从韩国「倒朴」运动反思台湾教会现况

6473

韩国总统朴槿惠因闺蜜崔顺实干政丑闻而遭停职,弹劾案审理进行当中,媒体舆论推测判决结果可能于下个月公布。2月11日礼拜六,首尔「倒朴」游行持续,主办单位宣称超过50万人上街,举起烛光高喊「逮捕朴槿惠」、「不要延迟弹劾判决」。另一边则是「挺朴」集会,约5万人,控诉弹劾总统案是恶劣的政治斗争,充满「北韩共党左派」阴谋,要求立刻撤案,恢复朴槿惠总统职位。

地狱朝鲜的七抛世代

自朴槿惠丑闻疑云爆发,韩国民怨四起,引起全球关注,日前公共电视「独立特派员」节目赴韩国采访,制播「地狱朝鲜」「朴槿惠的难关」 专题报导。其中,20~30岁年轻世代民调,朴槿惠支持率为零,执政者丑闻加上强大的升学压力、高失业率,让韩国青年自嘲身处「地狱朝鲜」,现在仿佛是恋爱、结婚、生子、人际关系、买房、梦想、希望都要抛弃的「七抛世代」!

年轻人踊跃参与「倒朴」,一方面是对总统闺蜜干政丑闻、政府勾结财团的不满,另一方面,「倒朴」反映了韩国青年对于前途和未来的不安,对韩国社会的「世代不正义」、财团经济,以及强烈的「相对被剥夺感」,发出抗议怒吼!

4年前,2013年2月25日朴槿惠宣誓就职第18任韩国总统,她在就职演说强调:「顺应民意,实现韩国经济复兴、国民幸福、文化昌盛的伟大梦想。」4年后的今天来检验她就职总统的承诺,从持续不断的「倒朴」集会与年轻人的焦虑来看,朴槿惠的执政成绩不佳,即使没有遭弹劾而撑到总统任期结束,恐怕将留下极为负面的评价。

2012年曾经阅读朴槿惠的自传《我是朴槿惠》,她自述2004年3月担任韩国「大国家党」最高委员(相当于党主席)的第一天,为了党的腐败向上帝忏悔,公开向国民道歉,还卖掉豪华的党部大楼,所得用来缴纳「非法政治献金」的罚款,部分资金退回给捐助者。朴槿惠自己揹著「大国家党」招牌,步行前往新的党部所在地,一个位于汝矣岛停车场临时搭建的帐篷,宣布在面积只有 45 坪的「帐篷」党部办公室,用谦卑、朴实、苦干态度与人民站在一起,重新出发,展现卧薪尝胆,大破大立的改革魄力。

搬进新党部的当天下午,朴槿惠先到天主教明洞圣堂忏悔告解,接着到曹溪寺磕108个响头,晚上到永乐长老教会参加祈祷会。之后几年,她时常参加永乐长老教会的周三祈祷会。8年后,2012年12月19日朴槿惠赢得总统大选,她当选总统后的第一个礼拜日,朴槿惠到永乐教会主日礼拜,感谢上帝和永乐教会长期的关心。

永乐长老教会的兴起

2013年,朴槿惠就任总统不久,有机会前往韩国,因为读过《我是朴槿惠》,对她叙述政党革新,以及从宗教当中,尤其是那几年在永乐长老教会参加祈祷会得到力量,感到印象深刻,特地造访位于首尔市明洞的永乐长老教会。

永乐长老教会隶属于「大韩耶稣教长老会」(Presbyterian Church of Korea,简称PCK),早在赵镛基牧师汝矣岛纯福音教会兴起前,1960年代曾经一度是韩国最大的教会,会友数万人。较为特别的是永乐教会历史,这间教会的设立跟二战之后的朝鲜半岛局势有关。

战后,身为基督徒的韩国首任总统李承晚倡导反日、反共、反迷信三大运动,间接有助于基督教发展。另外,二战时期,朝鲜半岛北部(现在的北韩)主要以长老教会为主,1945年,韩景职牧师与27位来自苏联占领区的难民,辗转来到南韩,建立了永乐教会。

1950年韩战爆发,有不少从北朝鲜的难民逃到南韩,永乐长老教会收容许多难民,在粮食与物资缺乏的情况下,实践基督的爱,照顾孤苦无依的人们。冬天寒冷,难民躲在教会里面饥寒交迫,彼此分享仅剩不多的食物、衣服,时局恶劣,没有任何办法的情况下,只好忍着饥饿「禁食」祈祷,靠着祈祷而度过最艰苦的岁月,包括,永乐教会在内的几间教会,逐渐壮大兴起,各教会晨间祈祷、祷告会相当热络,永乐教会更成为最大的长老教会。普世教会界曾经称韩国教会是「祈祷的教会」,跟这样的历史背景有关。

殉道纪念碑

当年,南韩在韩战与反共政策下,弥漫白色恐怖气氛,南韩政府和军方怀疑有北韩间谍与共党人士混杂在难民之中,教会涉嫌窝藏。

永乐教会在韩战时曾经被搜索,1950年,永乐教会的长老Eung Nak Kim(英文译名)为了保护教会和难民,年仅45岁的他因而被枪决殉道,永乐教会立碑纪念那位为爱牺牲的长老。

不知朴槿惠现在还有没有去永乐长老教会祈祷,二战过后,由难民设立的永乐教会有感人的信仰见证,用爱收容与照顾难民以及祈祷运动影响韩国基督教。

不过,虽然随着教会壮大,信徒人数、教会资产也不断增加,但面对现在韩国青年世代的困境、政局动荡、执政者弊案丑闻等,永乐教会的信仰实践,似乎不如二战后最艰苦年代!

人数增长却无法面对社会困境

近年来,似乎较少听到韩国教会界,包括永乐教会等急速发展的超大型教会(Mega Church)为社会处境发出信仰反省的声音,有教会还爆发弊案。韩国大型教会,大多是关注的是教会本身的扩展,还有类似「只要基督徒增加,一切就ok」的论调。韩国基督徒人口比例在亚洲,甚至世界都是名列前茅,却无法对「地狱韩国」的困境提出强而有力的信仰反省,以及带来改变与影响。

1970年代韩国发展「民众神学」,强调基督徒扎根于特殊情境下,重新拥抱自身历史、圣经诠释和普世教会经验之中,基督徒和受压迫者一起挣扎,寻求正义,当时教会参与工运、学运并与受压迫者站在一起。反观现在,某些成为当代增长典范的大型教会,似乎只成为某些政客、执政者取暖的地方,虽然人数众多,但只以「宣教增长」为主,失去更深刻的神学反省,面对当前韩国社会的困境,教会与基督徒似乎显得软弱无力,更值得反省的是,某些教会很可能与政客、财团站在同一边变成压迫者!

最近台湾教会界依然有股「韩风」,例如,高雄福气教会等以韩国丰盛教会主任牧师金圣坤推出的「双翼养育系统」,最近几年快速增长,之前还举行相关研习,吸引上千牧者信徒参与。教会人数倍增、福音事工进展当然是好事,不过,在「韩流」、「韩风」背后,台湾教会可以进一步去检视韩国当前社会局势,以及教会在韩国社会气氛低迷当中到底做了什么?

或许,台湾教会更应该效法与学习的是二战至韩战前后,以及1970年社会运动蓬勃年代的韩国教会,以耶稣基督的爱援助与收容难民,为爱和正义不畏强权,与受苦大众站在一起,勇敢走向十字架之路。当韩国青年面对「地狱韩国」的「七抛世代」的空虚,台湾也有类似问题,台湾与韩国的教会能够做什么,期待教会成为受压迫者、失业大众、无业青年的避难所,再退一步来讲,至少教会不要自甘堕落,沦为政客、剥削工人的财团等共犯或帮凶!

(封面相片为永乐长老教会,教会与纪念碑相片均由作者提供。)

1则评论

  1. 好文!让读者不仅看到韩国政治和教会的另一种面貌,也很深刻地从历史角度来介绍韩国政教关系的脉络。的确可以让我们很深刻地反思教会与社会的关系是什么?该朝什么方向调整?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