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世代的心,教会抓得住吗?

17181

今天的教会已经无力带领人类社会创造新局面,只能不断地被动的回应新时代,往往还因为错误解读而闹笑话,被社会上其他群体视为保守、反动乃至反智主义的象征。

举例来说,面对自动化科技崛起,即将造成成千上万人失业,落入贫困光景,教会有什么有效的应对与反制之道吗?Uber与计程车产业之争,教会能提出什么有效的建言吗?科技不断推陈出新,科学早已把教会这个曾经的对手抛到脑后,懒得理睬,教会毫无将科学拉回辩论场的能力。整个社会都沉迷于消费主义文化(马克思说的商品拜物教),都在拜偶像,教会除了斥责社会沉沦堕落,能提出什么有效的解决办法,挽回迷途羔羊吗?

当然,上述每一个问题,教会都能从圣经文本中找到一个标准答案,且说服教会中的小羊相信。只不过,充其量也只能勉强维持教会内部的向心力,对于影响社会的文化与发展,教会是毫无办法可言。

当教会面对新科技或新流行,只会禁止信徒阅读或使用。还记得当年网路刚开始崛起时,教会界一堆牧长如何呼吁禁止的吗?现在还有人能抵挡网路的洪流吗?

然而,当初许多教会对网路的抵抗与禁止,让基督信仰不能在第一时间在网路社会上发声,结果错失了影响网路文化形成的机会,甚至许多教会或福音机构到今天仍然无法有效利用网路宣扬事工,丧失了无数好机会,着实让人觉得可惜。当教会再三的错失正确辨认新事物并提出有效建言的机会,长此以往,教会对于回应社会公共议题乃至创新事物的成绩单,堪称满江红,根本不及格。

雪上加霜的是,当教会在各项公共议题上的表现被公民社会唾弃与厌恶,社会已然将教会视为保守与反动的同义词时,教会将彻底地被社会边缘化,甚至无视,是必然的命运。

我们当然可以用圣俗二分,沉沦者众而得救者少这样的答案自我安慰。反正我们就是对的好的神圣的,他们都是错的坏的邪恶的,当我们少而他们多时,这是很好自我合理化的说词。

问题是,教会如果继续以此态度面对世界的潮流,青年世代会怎么想?教会有能力留住青年世代的心跟人吗?愿意且能够留在教会的青年人,又会是那些人?足以承担起教会的未来吗?

许多教会只有事工需要青年世代的劳动力时,才会重视青年,至于青年内心的想法与困顿,从学历贬值、青年贫穷化到过劳血汗工作,被迫离乡背井出国工作,到晚婚、不婚、难以成婚等,教会根本搬不出有效的解决方案协助之,只有一堆反复诵唸,且不得质疑的标准答案。青年们内心困惑但是外表顺从,因为不想也无力再承担抗拒答案后的社会压力。然而,表面的顺服不代表真心相信,只是无力反抗下的一种妥协折衷。

过去的台湾,曾经有一段时间,我们必须老实承认,被差派去学习牧养教会的年轻人,多是无法在社会上竞争而淘汰下来的失败组。教会可以说,神使用软弱失败者,神的愚拙比人智慧,也的确有这样的情况发生。然而,从宏观整体的情况来看,我们不得不承认,无法好好领受上帝的话,无法好好解经,教会牧养出状况的也不少(近年来为了追求教会业绩成长而走上极端或偏离圣经教导的案例层出不穷)。当这些青年成了各个教会的栋梁后,结果是台湾教会发展日趋走上无可名状的混乱与不堪。

近几年的太阳花学运、性平教育,乃至年金改革等青年世代渴望公平正义能够落实的议题上,教会许多牧长与年长者的反应,更是伤透了年轻世代的心,无论是教会外的青年世代还是教会青年,越来越多人将教会视为必须打倒的高墙,教会被当成拥护高墙特权的同路人,而非疼惜弱势鸡蛋那一方的帮助者,教会中掌握权力的群体所思所想所行,明显与青年世代不同心,在在伤透青年世代的心,在这样的情况下,教会要如何传承给下一代而不至于进一步的溃败,也是让人忧心的大问题!

5 意见

  1. 暮鼓晨钟之言,说得好!
    教会对社会的影响力日趋衰微,这种现象是不争的事实,原因不外教会牧师传道人,在牧养的能力方面日渐薄弱,说重一点牧师传道人本身的灵命可能还是幼者,又如何能牧养使教会成为灵命成熟健壮,对社会有异象、有使命感的教会?甚至灵命是如何成长,还一知半解也说不定!或许会认为完成神学院所有课程再上研究所,灵命会随着学士、硕士、博士的学位而上升成熟?岂不知神学院是教神学是教「字句」而已,法利赛人与文士是这方面的强者,主耶稣并不欣赏。
    话说回「教会」对青年的关注一事,现在的教会,无论老、中、青的牧师传道人,都拼了命在作青年人这块事工,想尽办法吸引青年人进入教会如:在敬拜赞美上发展音乐、舞蹈,教青年人学乐器、学跳舞。台湾目前教势成长快的教会,大概都像新生命小组教会这类型的教会,因走时尚风格,故吸引许多青年人。然而教会依然是象牙塔,牧师传道人对教会的教势成长业绩视为首要工作,很明显教会对社会所存在的现实议题必然视而不见,社会对教会也必然不会产生任何共鸣,两造就因此没有交集。上帝的国度要在世上呈现的责任,最终该负责的是教会,教会牧师传道人该好好的省思!审思!沈思!

  2. 身为一个26岁的青年,我想说
    如果基督徒青年把自己视为教会的一部分
    而不是教会以外的一个评价教会的独立个体
    教会就能因为我们的竭力参与而转化

    青年也是教会的一部分
    我们对于建造教会也有责任
    我相信有一天上帝要问我们的
    不是我们对教会的不足说的多准确
    而是我们对于教会的建造
    实际贡献了多少

  3. 这篇文章的确说到了教会某些现象,是很值得深思的提醒。但是他的方向跟结论个人无法认同。近来台湾的社会运动包括太阳花、同运家庭婚姻议题的确让教会成为同运团体的攻击对象,但是也让教会觉醒,在社会议题上下功夫学习,建立论述能力。教会的回应能力比起这些训练有素的同运团体,的确相形见绌,但是我相信经过若干回合之后,并没有吃多大的亏。相对的,我觉得这方面教会守住真理原则,向这世代做了最美的见证。年轻人在这波攻防过程,难免造受不同程度的冲击,但是也更肯定圣经所楬橥的价值观。
    请不要以片面的观察做结论,是谁伤谁的心?是伤了谁的心更重要?这世代不是最伤神的心吗?更应该思想的是我们所做的合乎圣经吗?做对了吗?是合神心意吗?是行在光明中吗?新一代的年轻人在同运团体有计画的毁坏之下,受到许多的荼毒,应该帮助他们回归圣经真理之中才对,不是吗?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