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型正義」的生活日常

2662

最近與多年老友J餐敘,今年是二二八事件70週年,兩人竟聊起對於「轉型正義」的看法。J乾了一杯台啤說:「為了食慾和助消化,我講兩個發生在自己身上,藏在心裡15年的小故事,那也是我對『轉型正義』最簡單的體會。」

第一個故事,今年春節,幾個老朋友約J吃飯,席間有位大他6、7歲的友人。那位友人講到某件事情,恰好是J的專業,J聽出友人理解有些錯誤,於是提出修正建議,還提起在某一本書的哪個章節有資料。友人驚訝於J多年不見,竟累積紮實深厚的專業知識。

趁這個機會,J對那位友人說:「2001年春節,您曾經對我說過『你沒有工作、沒有錢,沒有學歷、沒有前途!』的『四個沒有』嗎?想起15、6年前您對我說的話,我還是覺得有點難過,今天才對您提起。」,年紀稍長的友人說:「我忘記了」,J就轉到其他話題,繼續聊天。

J對我說,15年前他在當兵,那位友人懷疑J想追求他的表妹,覺得J高攀不上,於是用「四個沒有」警告要J放棄。友人的話語,一直藏在J心裡,短短幾句話,當年像利刃在J內心劃了一道傷痕。直到今年,J才有機會當面向年長友人提起這件事,雖然友人早已忘記,甚至不曉得自己當年的話刺傷J的少男心靈。

不過,J今年在友人面說出「四個沒有」的往事,除了自我療癒,藉著在當事人面前重述故事,更是為15年前的往事,賦予新的意義。J沒有進一步向友人提當年的事情,也沒有要求友人為當年言語傷害道歉。反而是在餐桌的言談中,引導友人去自我察覺,不再以自我中心去看待他人。

「我這個『被害者』,可以在『加害者』面前,談起曾經受的傷,這是很重要的一步。如果友人依然無法自我察覺,我可以為他祈禱。」J夾菜,微笑說著。

第二個故事,J當兵經歷「老兵欺負新兵」。J分發到15人外派支援單位,剛報到時有14個「學長」,每天輪流「照顧」他,說是照顧,實則變相霸凌。外派單位幾乎很少長官視察,學長、老兵比總司令還大。經過一年半,14個老兵陸續退伍,J變成最資深的學長。

J說,那時他想起著名的「史丹佛監獄實驗」。1971年,實驗研究團隊挑選24名學生,一半演囚犯,一半演獄警,幾天後情況失控,演獄警的人暴力虐待囚犯,演囚犯的人被逼到接近瘋狂,大家忘了這是個實驗,六天後緊急停止。

這個爭議性的心理學實驗,顯示人們承擔自己被指派的社會角色,原本善良健康的人,一旦角色改變,被賦予某些任務或特權,就會無意間主動接受這個角色,包括一般人看待這個角色的刻板印象,例如,獄警變得嚴厲、專制,囚犯只能服從、屈辱。外在「處境」和「角色」賦予之下,原本善良溫和的人會變成殘忍霸道,濫用權力,好人變成壞蛋。因此,誰都可能在某種角色中迷失。

當年的J體會,那個編制不大的外派單位中的老兵欺負菜鳥,就是「史丹佛監獄實驗」的真實版,那批本質不壞的學長,在那個封閉的環境中變得霸道無理,加上以前被欺負,熬到老兵時就會變本加厲來欺負菜鳥,一代比一代嚴重。

依照單位的傳統,J可以像那批學長一樣對待學弟,但他看清了「處境」和「角色」,回到「大家都是義務役來當兵」的實況,跳脫依循慣例的封閉模式,很和善公平的對待新人,改變了單位陋習。J說,最近搭公車,覺得司機有點眼熟,瞄到司機姓名,他確定司機是曾經在軍中欺負過他的學長。J想對司機說:「你還記得我嗎?」,但他選擇安靜,默默站在,下車時對司機說「謝謝」。

我問J「遇到欺負你的人,你怎麼能夠如此淡定?」,J回答,因為知道那是類似「史丹佛監獄實驗」的效應,在某種角色、權力、環境和結構下,原本的人性被扭曲了。退伍15年後,那天在公車上他終於懂得,耶穌對虐待他的士兵所說的那句話:「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曉得。」耶穌的心情與那句話的意義。

J用他自己的小故事來詮釋「轉型正義」,被害者、加害者之間,包含著「需要真相」、「述說真相」、「追求正義」、「尋求和解」等面向,被害者能夠加害者陳述真相,這是最基本的心理安慰,能夠坦誠的訴說真相,才能進一步談正義與和解。瞭解真相才能伸張正義,邁向真正的和解。

J說,15年前當兵時期的他,遇到友人的言語傷害以及軍中霸凌,這些「小事」都深深烙印在心中,何況二二八事件、白色恐怖的受難家屬的傷痛與怨恨,遠比自己的傷更深更嚴重。J還能夠在15年後見到加害者,甚至在加害者面前談往事,那麼二二八受難家屬呢?至今,沒有加害者,只有受害者,那是多麼荒謬,多麼殘忍。

面對歷史傷痛,最近美國長老教會為曾經傷害原住民的歷史錯誤,向北美原住民公開道歉。南非政府為過去「種族隔離政策」傷害,1995年成立「真相和解委員會」(TRC),由聖公會大主教屠圖(Desmond Mpilo Tutu)擔任主席,他自己在會中首先坦白:「我不知道有哪一個教會,可以提供紀錄,說自己曾完全地反對南非種族隔離政策。」

屠圖代表並提醒教會,不分黑白膚色,教會要先為過去的傷害道歉。TRC聽證會上,加害人與被害者共同參與還原真相,受害者能夠沒有顧忌的說出個人與家族被迫害的經歷,獲得全體社會的支持,擺脫污名,重獲自尊。當真相被陳述,了解暴力產生原因和過程,才有共同面對傷痕,尋求和解的可能。

那天與J的晚餐,從J的小故事,南非和美國長老教會的經驗,我們有個共識,「轉型正義」除了政府、教會、社會的努力,「轉型正義」也是生活日常。存在每個人的生命故事裡面,人與人、人與社會、人與自己的關係和互動之中,可以誠實述說傷痛,看見真相,時刻反省,勇於認錯和道歉,寬恕與重建,而能夠伸張正義,邁向和解。

(封面相片來源:damiengabrielson.com / CC BY-NC-SA;台北二二八和平紀念公園。)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