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不愛讀書又怎樣?

3708

從事文字工作多年以來,認識不少出版先進,無論是一般的圖書出版界,還是教會出版界。堪稱共識般的結論是,台灣社會普遍不怎麼讀書,有固定閱讀習慣的人口,根據相關研究統計資料,約莫4%,也就是說,大概100萬人上下。假設基督教社群的閱讀人口比例也是4%,也就是說,基督徒有固定閱讀習慣的人口約莫只有4、5萬人。

這個數字可信嗎?我想,應該有一定程度的可信度。

好比說,只要是查經主題的聚會,人數就特別少。教會過去從推動一年讀完聖經一次轉變為兩年讀完一次,也許就是配合基督徒社群的閱讀能力之微調。或許有一些人會說,基督徒都會讀聖經,主日或聚會時也都會聽講道,平日也讀不少靈修小品文或是網路文章,只是不讀書又不是不閱讀,有什麼關係?

就算廣義來說,基督徒普遍還是多少會讀一點文章或書籍,但或許另外一個需要思考的問題是,就當前台灣基督教社群的閱讀狀況,足以支撐台灣教會界在神學或信仰反思上做出具體的成果嗎?個別基督徒不讀書,或許不影響其靈命或人生,但如果整個基督教社群中絕大多數的基督徒都不讀書,那影響就很大了。

好比說,負責牧養的神職人員若不太讀書(無論是沒時間或其他理由),那麼即便有很棒的聖經詮釋或神學見解誕生,都無法落實到基督教社群,因為沒有人閱讀與傳播。

說來弔詭,基督宗教是一個靠文字與出版品鞏固與傳播的信仰。早期基督教社群是靠閱讀來取得信仰根據和鞏固靈命,日後更是透過聖經與各種出版品將耶穌的福音傳播到全世界,聖經更是人類歷史上最暢銷的一部作品,然而,我們卻身處於一個不太看重閱讀的教會環境。

當神職人員與平信徒普遍都不閱讀,當基督教社群無法從閱讀中累積或傳播神學,久而久之,信仰的教導與傳播就會轉向倚賴神職權威或教會領袖的克里斯瑪,於是,演變成只要是信徒多的大宗派或教會領袖說的話就代表聖經,基督教社群無力考證其發言的真偽;就算有,也因為整個社群不具備分辨真偽能力而不被採納。信仰的證成與傳遞從詮釋聖經轉向跟隨克里斯瑪。

然而,除了耶穌基督,誰敢說自己對聖經的理解詮釋全然正確?聖經這樣一部成書於2000多年前中亞世界的作品,如果沒有深厚的神學與歷史教育作為基礎,單憑聖經字面意義自己解讀,是會出很多狀況的。更別說聖經成書於科學仍未誕生的前現代社會,大量借用文學手法來講述神學,若沒有精確的翻譯與理解,直接用現代人的實證主義科學腦來解讀,甚至硬要讓文學體裁組成的聖經文本與科學世界觀百分百相合,結果就是鬧出許多笑話。(好比說,創世記中的一天是科學意義的24小時嗎?受過一點神話學訓練的人都知道不是,聖經中的天更象徵的是一個階段)。

當一個基督教社群不讀書,結果是很恐怖的,得靠運氣來支撐社群的發展,如果社群中具領袖地位的人剛好發言都符合聖經根據不出錯,也許還能帶領社群往前走,如果明顯出錯卻無人可以糾正或提出質疑,將淪為某種一言堂事小,將整個基督教社群帶往冰山方向去就讓人感到憂心了。

曾經基督教社群在絕對一元獨大的時代,出現了贖罪券等各種荒謬的敗壞,基督新教才應運而生,馬丁路德更是鼓吹回到聖經,後來的基督徒進一步重視人人皆祭司,每個人都可以閱讀聖經並且解經。為何新教要走上多元解經甚至演變成教派林立?某種程度上是以多勝一,寧願多元辯論,在不斷的對話交流乃至衝突中慢慢學習成長,而不要太快的定於一尊,讓某種一家之言在信仰中獨大。別說人類根本不可能完全正確理解神,就算可以,卻也可能因為強行推動絕對真理而造成許多的不幸。

讀書,不是為了以最短的時間和最高的效率得到正確答案。那是填鴨教育考試造成的錯誤理解。讀書是為了解決個人內心的疑惑,決定自己透過知識文本的閱讀和思考,逐步推導出自己的想法,再與其他人的想法相互對照、交流與辯論,最後逼近一個比較接近真理的暫時性答案。

閱讀這件事情在台灣,許多人不證自明的承繼了太多來自過往華夏道統乃至填鴨教育與科考的錯誤觀念,造成對於閱讀的誤解,甚至有許多人因為求學時代的學習挫折而放棄繼續閱讀,偏偏我們的信仰又十分仰賴閱讀理解能力的支撐,最後的結果就是,基督徒的神學造就乃至靈命餵養出現系統性的偏差卻無力挽回。

近來更在一些公共議題上與社會上其他群體發生嚴重的對立,也因為無力分辨資料真偽,而支持了許多根本為假(只因為發文者是教會權威就接受)的文宣,導致社會上認為基督教群體是反智而不可理喻的一群,逐漸出現無視乃至排除基督教社群的聲浪,讓原本就已經是邊緣小眾的基督教群體更加地被邊緣化。

盼望台灣的基督教群體出現屬靈閱讀的大復興運動,讀聖經乃至查經成為基督徒最看重的信仰造就方法,且多數基督徒都能好好地闡述聖經真理,能夠靠自己分辨各種聲音的真偽,而不只是單單背誦主日聚會上的那些講道或見證,也許我們將更能抵擋那些作假見證卻說自己在見證上帝的,揪出那些在教會裡披著羊皮幹壞事卻假裝良善的,阻止教會被有心人竊佔,基督徒被惡者挾制乃至利用來分裂社會,也更能懂得如何和社會上的其他意見溝通而不至於失掉了和平之君的身分。

(封面相片來源:Adam Tinworth / CC BY-ND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