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正的事

5023
赞助本文

今年适逢台湾二二八事件70周年,随着政党三次轮替,以及越来越多过去二二八事件和白色恐怖时期的档案、史料曝光。使得台湾社会追求转型正义的呼声越发强烈;要求全面的真相,谴责真凶与加害者的声浪更是一次比一次高涨。

然而,当台湾社会对二二八事件的认知,以及该如何面对真相,进行续的处理,越来越趋向相同的共识和诉求时,对于「真凶」和「加害者」,以及过去所遗留下来的威权残余物,却似乎有着相当分歧且对立的声音。

这也是为何每年此时,「去蒋化」的诉求就会更明显地浮出台面。关于「中正纪念堂」的存废,各地方关于「中正」路名的更改,仍存在在台湾各角落的「蒋公」铜像拆除与否?总会在228和平纪念日的前后引发纷争和讨论的原因。因为,作为当时最高执政与决策者的蒋介石,对于这样的大屠杀事件,必然要负最大的代价。

只是对一些人来说,或许是基于曾受过其「恩惠」的个人情感,或是过去所接受的党国教育太过成功,缺少对过去台湾历史整全的认识;又或者是出于「拼经济」与现实利益的考量,甚至是缺乏对民主自由之所以宝贵、独裁威权之所以可怕的正确认知……从某种程度上来看,某部分的人之所以反对「去蒋化」,是因为这些因素让人将自我放大、投射在诸如铜像、纪念堂等这些「残余物」上,以致于无法更为全面地去思考这些「残余物」对于台湾的民主、社会,甚至是信仰到底意味着什么?

民主国家的「正常化」

不可否认,民主国家也保有许多纪念碑、纪念堂。这些「纪念物」不仅让人「记忆」,也让人「遗忘」。正是因为我们对于纪念物共同的「记忆」与共同的「遗忘」,使得这块土地的人民可以建构一个属于自己的民族,一个「想像的共同体」。

但是,对民主国家来说,什么该被记忆,什么该被遗忘?是需要经过公共舆论的检验和讨论的,而不是像中国那样的极权国家,由共产党一言而决,甚至查禁、逼迫那些和官方立场不同的声音和人。同样的,对于已经民主化,但还未全面实现转型正义的台湾而言,也就必须再次经由民主程序,按著多元的历史观点,公开且完整地去面对过去党国威权时期所遗留下来的「记忆」,讨论应该如何重新地,按著民主、自由和法治的观点重新厘清与定位。

应当持平的说,「去蒋化」不全然是将其「妖魔化」,而是「正常化」。对一个民主国家而言,不论领导者有功还是有过,都不应当将其「个人」当成某种「纪念物」。「纪念物」的存废无关乎个人对于国家是否有功,而是人本来就不应该被当成「物」,被「客体化」、「偶像化」,这不仅是对人曾经存在主体的抹杀,也是对于他过去实际存在的历史的不尊重。

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别的神

从基督信仰的角度来看,基督徒更应该反对这种「偶像崇拜」。若干年前曾听一位宗教学者谈到,所谓宗教的要素,无非是「教主」、「经典」和「仪式」。当时他意有所指的说,从某些政党的型态和政治活动看来,不正也是符合了这样的宗教要件。对我这样40岁上下,曾生活在要服从「主义、领袖、国家……」的年代,在所谓「光辉十月」时参加各样的纪念大会、敬礼与呼口号的台湾人而言,这岂不也正是参加一种宗教仪式。

曾庆豹教授在其《约瑟和他的兄弟们:护教反共、党国基督徒与台湾基要派的形成》一书中明白地指出,在台湾现代教会史中存在着一群「党国基督徒」,在他们的「神学」里蒋介石是他们的先知、使徒,他们以「爱国、爱教、爱蒋」作为判断信仰是否纯正的权威。在信仰的狂热中更多的是对政治势力的崇拜。遗憾的是,也正是因为这些人,相当程度地形塑了当今台湾教会,无论是国语教会、长老教会,甚至是泛灵恩运动的生态与格局。这也使得许多教会与信徒,缺少了对于政治上「偶像化」、「神格化」的辨别能力。

几年前曾偶然在某「祈祷院」中看到一间会堂的门口,引用出埃及记20章3~4节:「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别的神。不可为自己雕刻偶像,也不可做什么形象仿佛上天、下地和地底下、水中的百物。」以此清楚的告知要进入祷告的信徒,身上不可以穿有任何包括卡通图案在内,各种有「形象」的衣服或装饰。以免违背了上帝所颁布的律法诫命。

如果,我们的信仰,要求我们「拆毁」各样为自己雕刻的「偶像」、「形象」,那么为何今日的教会能够容忍在我们首都的中心地带,矗立著一座高大的殿堂,每天按时有仪队供奉,让人朝拜的「大金像」?还有那至今仍然遍布台湾各角落的「邱坛」?

除威权就是除偶像

或许我们需要重新认真地思考什么是「偶像」,所谓「偶像」,并不只是一般人以为供在庙里的木雕泥像而已。从出埃及记32章里以色列人拜金牛犊事件看来,就像前文所说,偶像往往就是人自我的投射,任何可见、可触摸,可经验,甚至是可操纵之「物」,都能成为自我的投射,好让人取代并抗拒那位「自有永有」的上帝。与其每天倚靠不可见的上帝赐下玛纳,倒不如那些可以实际捏在手里,积蓄在仓里,自己可以掌握的事物。这就是偶像,偶像给人虚假的,以自己在基督里真正的自由,换取那以自我为中心的安全感。

其实,不论是纪念堂还是铜像,除去这些威权的「残余物」就是除去偶像!没有任何的人、事、物,或是什么「主义、领袖、国家……」能高过上帝的主权。当我们容让心中有上帝以外更为重要的事物时,就是让自我所投射的偶像成为自己的王。

当然,不仅是个人,当整个国家与社会共同体在面对老我,以及追求不再以自我中心时,都必然是一个痛苦而漫长的过程。让我借用某种灵恩教会的术语做结:「当今的执政者需要『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正的事』,我们的社会需要认过去威权时期『祖先的罪』,需要与台北市中心,还有遍布全台的『属威权』的『像』争战!借着大规模的『除偶像』,将这地分别为圣,好让台湾可以成为一个正常的民主国家,追求上帝的和平与自由!」

(封面相片来源:Ethene Lin / CC BY-NC-SA

传扬论坛期待透过每篇文章激发更多基督徒思考信仰与社会的关系,不断重新理解上主在这个世代的心意。 面对艰困的媒体环境与难以质疑、反省的教会文化,我们没有教派包袱,愿在各个公共议题上与大家一同反思。 为维持平台运作,传扬论坛每个月需要15万元经费,祈请兄姐关心代祷及奉献,与我们同行,并向更多人分享。

赞助本文
已赞助人数:0人
已赞助金额:0元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