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事务小组:管浩鸣是林郑月娥肚子里条虫?

8254

宗教事务小组

香港行政长官选举已完成提名程序,选举将会在3月26日举行。候选人之一林郑月娥(一直有传闻指她是中央政府定意人选)在其政纲有这段话:

我会研究在民政事务局下设立「宗教事务小组」,专责统筹有关政策。

此话一出,天主教和基督教分别有公开信给她。天主教香港教区坚决反对设立「宗教事务小组」或类似机构。基督教协进会则较温和地要求林郑月娥仔细解释这小组的细则。其余四个在选举委员会宗教界别的宗教团体没有公开评论。

因应这两个宗教和一些宗教人的反应,林郑月娥于3月3日,承诺若当选,她不会跟进设立宗教事务小组一事。当以为这事暂可告一段落时,圣公会教省秘书长管浩鸣法政牧师接受传媒访问时,唱反调,批评反对者:

将良好意愿(指设立「宗教事务小组」)抹黑成干预宗教,讲到好似国家要管。

畀你都唔要,直情系良心(当)狗肺。

他(我)和圣公会大主教邝保罗对建议被搁置,感到失望和可惜。

林郑(月娥)只是想为宗教界出一分力,但有人觉得林郑(月娥)因为系中央钦点、西环支持(故倡设小组),但以我认识的林郑,一定唔会咁做。

我是一条虫

令人愕然之处是管浩鸣对林郑月娥建议设立的「宗教事务小组」一点意见和怀疑都没有,完全站在林郑月娥立场说话。难道这是他给林郑月娥的「死桥」吗?若不是,管浩鸣是否林郑月娥肚子里条虫,以致他完全明白她所想和所做的,甚至是她的传声筒?管浩鸣要透过媒体表达甚么?

第一, 对于林郑月娥宣布不会跟进「宗教事务小组」,管浩鸣和邝保罗真的可能很失望,甚至愤怒。或许,他和他们的宗派可能已游说政府多年,支持有关宗教用地政策。所以,当林郑月娥将设立「宗教事务小组」放在其政纲时,管浩鸣和邝保罗可能已唱出「哈利路亚」。但不足数天,林郑月娥的建议竟被圣公会的姊妹教会(天主教)狠批,最终导致「宗教事务小组」成为泡影。管浩鸣不气愤才怪。换一个角度看,林郑月娥反而是管浩鸣肚子里条虫,以致小小利益和方便已收买或控制管浩呜的心了。

第二, 当众人将矛头直指向林郑月娥,认为她缺乏智慧,对宗教无知时,管浩呜的回应表现出他护主心态。(管浩呜曾以主人与猫比喻中央政府与香港人关系,他说作为猫的香港人要听话。)4 他不但以宗教人身份証明林郑月娥的无辜(即只促进宗教活动,与干预宗教无关),更愿意牺牲主(耶稣基督)内友谊,将矛头指向质疑林郑月娥的宗教团体(天主教),甚至说,「直情系良心(当)狗肺(他们)。」管浩呜的护主可能是一种忠心,但实质是应声虫一条,甚至将上主与政权倒转了。

第三, 管浩呜的言论是要向政府表明,基督教和天主教不只得一种声音,还有圣公会的声音。更重要,圣公会声音不是少数声音,而是基督教声音。一方面,若政府日后秋后算帐,圣公会可以幸免。例如,不要影响现有跟圣公会在社会服务的合作关系。另一方面,若政府要找合作伙伴,圣公会是最忠诚朋友,最可靠的传播机器。更重要,圣公会成为基督教代表。所以,管浩呜的言论是政治表态,不纯是不同意见的表达。当教会沦为政治工具时,它是条可怜虫。

第四, 管浩呜的言论反映他圣公会的世俗教会观。一,兴建教堂是圣公会的关注,但对大部份基督教教会来说,这不但是遥不可及的事(经济能力),更不是重要的事。所以,管浩呜和邝保罗看不见跟政府交易后,政府干预宗教自由的可能性。二,圣公会一直与政府有配合关系(例如邝保罗大主教是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所以,管浩呜对「宗教事务小组」不会有太多怀疑,因为他已配合政府了。

说回来,我不是管浩呜肚子里条虫,所以,以上种种解释是可能,也是不可能。但从他对占中的言论和对行政长官选举委员会基督教界别的立场等,以亲建制、政治考量和欠缺宗教应有情操等来描述管浩呜绝不过份。

我要成为谁的虫

肚子里条虫不必然是贬义,而是以较形象化说出他人对我理解的程度或我对他人理解的程度。那么,我劝管浩呜和他代表的圣公会不要成为政府的应声虫,反而要成为争取民主和人权的香港人肚子里条虫。神学上,这是教会要成为被去权人民的教会,而不要浪费时间和精力争取宗教用地和政府认同。成为政府条虫只会被它蚕食教会的灵魂,但成为被去权者条虫会令人灵魂苏醒(即权力使人腐化的道理)。管浩呜和邝保罗等人明白这道理吗?

适逢今年是宗教改革500周年,香港圣公会正需要一场彻底宗教改革。Thomas Cranmer(1489~1556)是英国教会主要改革者之一,我期待他的改革精神燃点当下圣公会人改革的冲动,即不出售(出卖)福音,也不出售(出卖)香港人。这是管浩呜作为法政牧师应做的事(守护福音,守护人的尊严),而不是与政客们搅「团结香港基金」。

(封面相片来源:YouTube;管浩鸣法政牧师。)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