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买

1640

北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同父异母兄长金正男,上月13日在马来西亚吉隆坡机场当众遭到毒杀。然而,北朝鲜的官员在马来西亚吉隆坡北朝鲜大使馆的记者会上表示,在马国机场丧命的北朝鲜籍男子可能死于心脏病发而非遭到毒杀,甚至其极力否认当事者是金正男本人。我们局外人看,觉得北朝鲜极其可笑,马国政府都已经对外证实,死者是遭致命VX神经毒剂毒杀的金正男。北朝鲜怎能一再睁眼说瞎话呢?

1980年2月28日林义雄律师位在北市的住家,发生凶杀案,林母及七岁双胞胎女儿林亮均、林亭均被刺杀身亡,不少人认为此案为党国体制指导下的一场谋杀案,藉以动摇各地党外人士的意志。1984年10月15日,华裔美籍作家江南在美国加州遭到台湾情报局雇用的竹联帮首任总堂主陈启礼,率领吴敦和董桂森刺杀身亡。

国军建军时,为了抵抗国内分裂局面,孙中山考察当时苏联的党政军的「政工体系」,于军中设置党代表,加了一层直通党政的监督体系,也就是现在台湾军队的政战系统。解严前,在国民党长期执政下导致党政不分,也曾作为国民党在军中「党代表」的角色。台湾人当兵的记忆中,绝对少不了这些或许是对大兵很不错的「辅仔」政战人员,或是以及那些被政战人员收买的「抓耙仔」

新约圣经里面也有一个这样有名的角色,那个人让一块地名叫「哈刻达玛」,就是「血田」的意思。听说他买了一块田地,但是他却倒头堕下,腹部崩裂,一切脏腑都流出来而死。也有另一些人说他好像走向了自杀之路。

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被「收买了」,无论是有价的收买,或是无价的收买,或甚至让你觉得乐于付出。那几个以为在跟那个胖胖男子开个玩笑的两个东南亚籍女子,以为是在拍恶搞影片,据闻还收了点钱。林宅血案的凶手应该忠于党国,不知有没有收钱?

吴敦后来受访时说:「在那种教育之下成长的孩子,没有拒绝的能力和思考的判断,……,我们觉得我们去做了一件应该做的事……」。在军中的政战人员在拉人入党时也很骄傲的,自己的业绩不错!当然如果拉不够人也是会「见笑转生气」。更不用说抓耙仔,拿到的现实报偿绝对实用可靠!你看看犹大的那袋钱,日光下无新鲜事,不是吗?

对!日光之下无新鲜事,我们似乎也都很容易被收买。总有同学会当老师的抓耙子(老师也在找这样的学生),看看社群网路上的留言与发文,看看「哪个同学有『叛逆』思想」,可以让老师扮演好「辅仔」的角色,来辅导一下这个顽劣份子!

在教会中更不用说,各式流言、传言满天飞,不用花钱,多点异化他人的话,最后自然而然结党结派,就能有一群志同道合的弟兄姊妹!教会中的政治更不用说了,我们提某个案就是要洗谁谁谁的脸啦!你看他都怎样怎样,你要不要加入?我们大家都一起的耶!我们还在笑北朝鲜吗?政治、资讯的封闭让它们活在忠党爱国的虚幻泡泡中。你我身在的教会也是如此!活在「彼此相爱」的保护下,用爱掩盖了一切过犯!也遮蔽了那些丑事。

回到我们自己的生活,我们也被身旁的事物收买。脸书收买了我们,每天用短短的时间滑一下,但那短短的时间累积起来却占了一天多少的时间?忙碌的工作收买了我们,但你知道爱你的人正在等着你吗?过重、过多的教会服事收买了我们,我们还在那个虚幻的「喜乐」当中,有多少未信的家人曾用鄙视的眼光看着基督徒,耻笑他们连与家人的团契都做不到。忍不住想起那片叫哈刻达玛的地方,那是我们的代价。

那两个与金正男开玩笑的女孩没有回头路了,她们或许一开始真的不知是场阴谋;台湾戒严时代的那些杀手、政战官与抓耙仔或许在当时真的以为自己是在为党为国;犹大的出卖,或许为私利,或许为了逼耶稣,或许为了气耶稣为什么不成为他心中期待的那种弥赛亚。大家都被钱、物质或某种精神收买了。

然而,今日的基督教仍要这样做吗?神学院、学校、教会、机构、信徒间还这样操作吗?以上的例子的背后都是「自卑的」,北朝鲜对自己政局的不安,党国制度被自由声音的动摇,圣殿统治阶级的既得利益的岌岌可危。台湾教会继续操弄著「收买」策略,只突显出自己是不堪入目的软弱与缺乏,只能以利诱人成为共犯结构的一环。哀哉!哀哉!

(封面相片来源:cafecredit / CC BY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