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照自己的形象造人

1957

3月初台湾发生骇人听闻的刑事案件,媒体绘声绘影报导案发过程,一名22岁陈姓女模特儿遭好友梁姓女模特儿以工作为由诱拐外出,梁女伙同程姓男友将陈女劫财劫色后杀害,甚至在犯案后远走台中吃喝玩乐,还以被害人手机发出讯息误导家属。两人被捕落网后,程男称自己在梁女指使下犯案,梁女则冷血否认一切,引发众多网纷纷到梁女的脸书留言谩骂。

然而这件凶杀案却在两天后有了出人意料之外的发展。根据检警调查,各项证据都显示梁女案发当天没有步出家门,拥有明确的不在场证明,是程男刻意误导检方办案方向,于是将梁女释放静候调查。此时众网友才惊觉自己的留言谩骂可能已经涉及公然侮辱,连夜急删超过万笔的留言

这让我想起另外一位没有那么幸运的「前死囚」徐自强。当年台北内湖有一名富商被绑架撕票,徐自强因曾与绑匪有债务纠纷而无辜被牵连,即使拥有录影画面等明确不在场证据,却未被法官采信,仅因绑匪供词就认定徐自强涉案,20多年历经70多位法官审理,许多法官即使明知疑点重重,却不愿意挺身推翻前任法官的判决,徐自强因此被判处7次死刑、2次无期徒刑。

然而比一般死囚幸运的是,徐自强的冤案在家人及民间司法改革基金会的救援下,成功洗刷冤屈,终于无罪获释。他入监时孩子刚上小学一年级,20多年后出狱时,孩子都已经长大成人。如今徐自强成为司改会工作人员,四处分享自己的心路历程。他的经验也集结成书《1.368坪的等待:徐自强的无罪之路》,详细说明案发经过、诉讼过程以及申请释宪后对台湾司法判决产生的影响。

在参加新书发表会时,徐自强有一段话让我感触很深。他说许多法官在做出攸关性命的判决时,却像是应付功课一样,把之前的判决书抄一抄,连错误都一样,忘了他也是一个有小孩、有父母、有家庭的「人」,每一次死刑判决对他来说都是最沈重的打击。徐自强说,就连拥有明确的不在场证明、家属及司改会全力救援、甚至绑匪写下自白书承认诬陷的案件,要翻案都如此困难,可以想见其他不具备同样条件的冤案,恐怕永远没有人会发现。

台湾社会虽常被外国人称赞「最美的风景是人」,然而每当有让人惊骇的社会刑事案件发生,常可以看见许多人自诩「正义之士」,在真相未明之前,仅因接收了媒体片面报导,就聚集于警察局前表达「义愤」,甚至趁机殴打犯罪嫌疑人;在梁女的案件中,嫌疑人表达自己的无辜却被媒体形容为「冷血」,众网友也未审先判直接认定「妳有罪」!这样的画面经常在台湾社会重复上演。

创世记1 章27节说「上帝照自己的形象创造了人」,对基督徒来说,这是一段相当熟悉的经文。然而面对当年死囚徐自强的呼救、以及现今梁女的申冤,基督徒的反应又是否有别于想要「替天行道」的其他人,在嫌疑人眼中看见上帝的形象呢?理性的办案及舆论,有赖于整体社会素养的提升;看见别人身上上帝的形象,则需恳求上主赐下满有怜悯柔软的心。

(封面相片来源:作者提供,徐自强新书发表会现场。)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