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蒋化」无关党派,关乎人性尊严:先知阿摩司的提醒

2184

蒋介石的功过争议

刚纪念完二二八事件70周年,文化部长郑丽君宣布今年起每年二二八纪念日关闭中正纪念堂一天,同时宣布推动中正纪念堂转型。「去蒋化」的问题再度成为许多人争议的焦点:赞成者认为蒋介石作为威权时期的独裁统治者,有许多不人道的作为,理应在民主化后去除对其图腾的崇拜;反对者则主张应该对蒋的历史功过并陈,同时主张,去蒋化会伤害部分人对蒋的历史感情。

在现代民主社会,每个人基于自己政治意识形态的光谱而相信不同的政治价值及支持不同的政党,这是必须完全尊重的。然而,在不同的政治主张之间,难道没有属于人们共同的价值基础吗?当然有,「人道」(humanity)就是所有人应该承认的基本价值。人道最简要的定义就是,尊重所有人类所享有的基本尊严,凡是违反此精神的行为,都不可被接受。

蒋介石在中国近代史上的确有其功劳,如同那些拥护他的人所宣称的,他北伐统一中国、率领中国打赢对日战争,到台湾后,避免台湾被中共占领,其任内是台湾经济起飞的年代等。然而,同样不可否认地,作为一名独裁领袖,其统治手段也时常缺乏人道,如在1927到1928年国民党清党过程中对于共产党员的屠杀、在台湾发生的二二八事件、以及戒严时期的白色恐怖等。这些事件中,主要都肇因于最高统治者滥用国家权力,使许多无辜者牺牲性命。看起来,功过之间确实各有千秋。

危害人类罪

历史从来不是加减乘除,也不是用量化的方式把受统治者造福的人群扣除无辜受害的人群总数如此简单的公式。

「危害人类罪」(crimes against humanity)的概念在二战后的国际法原则「纽伦堡原则」中首次出现,那些「对平民进行谋杀、灭绝、奴役及其他不人道作为,或基于政治、种族或宗教的理由进行的迫害」的人都在此罪的定义之内。希特勒及其统治集团的成员,在纽伦堡大审判当中,首次适用此罪名。

在近代国际秩序形成以来,各个强权国家基于种族、宗教或政治等理由而发动的战争,为人类社会带来难以计算的死伤,死伤者都是无辜的平民百姓。二战后,国际社会为了避免这种悲剧再次上演,试图寻找符合人道主义的普世法则。「战争罪」和「危害人类罪」这类刑事罪名就是为此而设。

如果按照这个「危害人类罪」的标准,除了希特勒之外,20世纪的许多独裁领袖,包括曾对「人民公敌」进行大清洗的前苏共领袖史达林、造成大饥荒与文革十年浩劫的毛泽东、前利比亚领袖格达费等,都符合这个罪名的标准,是任何人都应该警惕的。

阿摩司预言中的古代版「危害人类罪」

基督教信仰的上帝,即使从旧约的启示中,也可以看出祂对人类社会的眷顾,超越不同的种族和国家。在先知阿摩司的预言当中,「危害人类罪」观念的古代起源极其明显。

在〈阿摩司书〉1章~2章3节之间,讲述的就是先知阿摩司指控当时尤太民族之外的周边民族犯下的罪刑,以及上帝将降下惩罚的预言。先知阿摩司所在的时间是西元前八世纪,当时希伯来民族分别有北国以色列和南国犹大。

作为一个小村落出生的牧羊人阿摩司,警告的预言居然是先对外族发出的,这些周边民族及其所犯下的罪名分别是:叙利亚人「用残酷的刑罚虐待基列人」;非利士人「俘虏了邻国的人民,卖给以东人作奴隶」;泰尔(腓尼基)人「不遵守跟友邦签订的条约,反而把邻国的人民放逐到以东作奴隶」、以东人「不仁不义,用刀剑迫害他们的亲族以色列人」、亚扪人「剖开基列地孕妇的肚子」、摩押人「把以东国王的尸骨烧成灰烬」。这些外族人的共同特色是:「违反人道」。

为了清楚对比,我们来看看阿摩司对犹大和以色列两个王国的警告(2章4~16节),仔细对比,就可以看出更清楚的不同。两者罪名分别是:犹大人「弃绝我的法律,不遵守我的诫命」;以色列人「贪图钱财,贩卖老实人,把无法还债的穷人以一双凉鞋的价钱卖给人作奴隶」,「践踏贫民,推开路上的穷人」,「在上帝的殿宇里,拿剥削穷人的钱买酒喝」等等。

从阿摩司对「外族」以及对「与上帝立约的民族」所发出的预言来看,明显的对比是:「外族」会受到上帝惩罚,都是因为其作为「违反人道」,只要是作为一个人都不应该如此被对待,因此,上帝的震怒及惩罚会临到这些外族身上。

相对于此,即使是面对「与上帝立约的民族」犹大和以色列,阿摩司的预言除了强调违背「与上帝之约」的重要性,同时更强调「约的精神」:尽管摩西律法有规定可以买卖奴隶,但强调必须善待他们,但以色列人却是为了金钱利益而卖奴。同样是强调上帝对受造人类所展现的人道主义。

先知阿摩司在旧约当中所呈现的上帝形象不仅是「公义的」,更重要的是基于「人道」的「普世精神」。那些违反人道精神的人(尤其是握有政治权力的统治者),都必将遭到上帝的惩罚。当然,在古代,这惩罚是透过天然灾害或其他异族之手,在当代,则是透过国际法体系来落实。

阿摩司的普世精神,在基督教世界主导欧洲文明的传统中,结合了西方文明中的不同元素,成了「自然法」(natural law)传统。当代国际人权法的许多基本价值,就承接了自然法传统的重要精神。

结论

如果我们真要用功过互抵的标准来看待蒋介石的话,那么纳粹领袖希特勒对德国的功劳可能比蒋介石更大,他带领一战后经济低迷的德国经济极为迅速地攀升、挽救即将破产的德国、大幅降低德国失业率,同时也给近代德国打下了工业发展的重要基础。

然而,如果我们去询问德国人,希特勒给近代德国奠下了这么重要的基础,为何不给他一个功过平衡的历史评价,而要执著于他犯下的罪行呢?相信「几乎所有」的德国人(少数新纳粹除外)都会认为我们这样的问题非常愚蠢而不屑于回答。为何如此?只因希特勒犯下了人之所以为人都不能容许的罪行,违反了人性。

先知阿摩司的警告,其声响居然回荡了将近3000年,在21世纪逐渐受到主流人类社群的普遍肯定,并形成国际法的规范。阿摩司眼中的上帝,并不仅仅是特定族群的上帝,而是全人类的上帝。上帝的公义即于全人类,那些以国家、种族或宗教的名义对其他人(不管他是什么信仰)进行惨无人道对待的,就是冒犯了上帝。早在创世之初,上帝就对全人类订下了一条诫命:「凡流人血的,别人也要流他的血,因为我─上帝造人是照自己的形像造的。」(创世记9章6节)这诫命,不是希伯来人民的诫命,而是属于全人类的。

如此说来,去蒋化的问题是一场关乎党派的政治斗争吗?绝对不是,是关乎人性基本尊严的善恶之争。

当然,「去蒋化」背后的「人道主义精神」只是台湾成为人权国家的起点而已。台湾社会仍有诸多极度违反人道的问题。例如:台湾远洋渔业对于外籍移工的不人道对待,时有所闻;近日也有高雄某知名老牌食品工厂被爆出软禁外籍移工。此等事件都证明了,台湾离人权立国仍有一段距离。先知阿摩司若活在当代台湾,必将再度发出警告之声。

(封面相片来源:Wiki / CC BY-SA;慈湖纪念雕塑公园内安置了大量台湾各地因去蒋化而移放的蒋公铜像。)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