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情緒勒索:失落的界限,唯有堅持選擇才能尋回

5835

在伴侶、家庭、職場、甚至教會的人際關係當中,那些重要的人,往往一句話、一個眼神,就能讓你就範。

「我為你付出這麼多,你居然這樣對我?」
「你這麼自私,還敢說自己是基督徒嗎?」

這些潛台詞或許早在我們生活中隨處可見,我們也在不知不覺間受到影響,明明不想做,卻勉強犧牲自己,甚至到失去自己的程度。由心理學家蘇珊‧佛沃提出的「情緒勒索」概念,可能也是你我的寫照。但這是神希望我們經歷的生活嗎?失去自己,難道就代表「捨己」或者「釘死老我」?其實,「愛人如己」的前提,是需要學會好好愛自己、活出自我價值,同時拒絕不健康的勒索行為,才能停止惡性循環,得以享受充滿愛、尊榮、彼此滋養的關係。關於我們與他人之間的界限,需要在一次次的選擇中堅持尋回。

情緒勒索的惡性循環

「你真的很難搞,大概只有我受得了你吧……都是因為你之前這樣對我,我才要知道你每個行程啊!難道你不應該花更多時間陪我嗎?要是你真的做不到,沒關係,那我們還是分手好了。」

近期出版的《情緒勒索:那些在伴侶、親子、職場間,最讓人窒息的相處》,甫上市便攻佔各大網路書店排行榜,正是在探討這種循環是如何形成、原因為何、哪些人特別容易被情緒勒索,還有要如何擺脫情緒勒索的枷鎖。

情緒勒索的互動循環,包括了三項環環相扣的元素:自我價值感、罪惡感與安全感。情緒勒索者透過貶低你或你的能力,讓你覺得自己很糟糕,同時放出誘餌:「只要你按照我的要求去做,我就會肯定你。」接著,引發你的罪惡感,暗示你有責任滿足他的需求:「如果你真的愛我,怎麼會這樣對我?」有些情緒勒索者還會剝奪你的安全感,威脅要奪走你在乎的事物,使得你在焦慮、害怕之中,只能按照對方的期望去做。

如同一個巴掌拍不響,只有一方是無法構成互動的,除了情緒勒索者本身對「拒絕」的高度焦慮與低容忍度之外(「拒絕我的要求就是拒絕我!」),被勒索者時常也習慣自我懷疑、過度在乎別人感受、想要當好人、希望獲得別人肯定,特別是「自我價值感」低落,使得情緒勒索逐步影響我們的內心以及關係的樣貌。

提升自我價值感:情緒勒索的解藥

如果我們對自己的價值不是那麼肯定,就需要從別的地方得到接納。只是,要是這個價值感的來源是他人,那麼對方的反應就足以左右我們的內心,還有我們的選擇。也因此,如果能夠從心底接納、肯定自己,那麼面對他人的勒索,也漸漸有可能不被影響。

那麼,要怎麼判斷自己的價值感,並且相信自己已經夠好了?或許可以感受一下:「你平常都是怎麼對自己說話的?多半是鼓勵的語言,還是指責、挑剔的語言?」在我這樣感受之前,曾經以為我的自我價值感還不錯,但仔細一想才發現,原來我的內心充滿這麼多批判自己的聲音,只是我下意識地選擇忽略不想聽。但「不想聽」不代表「不存在」,而這些話語,也早已影響了我對自己的看法。

真正肯定自己的價值,就如同周慕姿諮商心理師在《情緒勒索》一書當中的詮釋:「就算我有一些缺點,或是我還做不到什麼,甚至我有時候會失敗……但我都相信,這些事情,是因為我『沒做好』,而不是『我不好』。」

「我的存在,就是我的價值所在,我並不需要費力去證明什麼,做到什麼。我的存在,就是有價值、有意義的。」

這並不是客觀的外在表現能帶來的自信,而是需要對自己完全地接納。當我們開始重視自己的感受、學習了解自己、溫柔地對待自己,並且練習表達自己的感受與需求,為自己的情緒負責,同時也把別人情緒的責任留給對方、而非一肩扛起,才能開始相信:「我是夠好的。我很好。」

自我照顧等於自私自利?教會中的情緒勒索

身為基督徒,說到完全的接納,很容易聯想到神的愛,還有屬神的教會。或許你也期望,在教會當中能感受到沒有保留的彼此相愛,就像是預嘗天堂的滋味。遺憾的是,既然教會是不完全的人所組成的群體,那麼情緒勒索不只發生在伴侶、家庭跟職場當中,在教會也可以見到。

「連這麼簡單的服事都不願意,真的是很自私!」
「你不是牧師/小組長/教會同工嗎?為什麼連這些時間都不願意給我?」

我們應該滿足所有的需要嗎?對於所愛之人的要求,如果選擇拒絕,會不會代表我真的很自私?當我們在關係當中開始對自己產生懷疑,或許可以讓目光回到耶穌身上:祂究竟是疲憊不堪、有求必應,還是懂得根據界限做出選擇?

自我價值感的穩固來源:與神的親密關係

「為甚麼找我呢?豈不知我應當以我父的事為念嗎?」(路加福音2章49節)在耶穌12歲的時候,面對尋找祂的父母,清楚地回應了祂選擇要最親密的對象──天父。在祂開始服事後,即使忙碌,也從沒有忽略獨自禱告。其次,與耶穌關係最緊密的是12位門徒,特別是彼得、雅各及約翰,其中又以約翰是「耶穌所愛的那位」,他受到託付,在耶穌離世之後照顧祂的母親馬利亞。耶穌的親密關係有不同的層次,也有不同的優先次序,因為每個人能為關係付出的時間與心力都是有限的,而耶穌選擇讓祂心中的核心位置只保留給神自己。也因為祂與天父的緊密連結,耶穌對自己的身分有極大的安全感,不會受到他人反應而動搖。

「生命中最重要的呼召,會定義我們的生命。」

我相信這是耶穌之所以能有健康界限的關鍵,《一路愛到底》一書指出:「你若沒有將神放在生命中的首位,那麼你心中『神的位置』最後就會被他人佔據……這叫做拜偶像。」但是相反地,如果我們心中的首位,是那位完全接納我們的天父,你活在這個穩固的愛當中,那又會有多麼自由?

尋回失落的界限

當然,要持續將神放在心中的首位,一定會遇到挑戰。「當你對某件事情說『好』的時候,就表示你同時也必須對其他的事情說『不』。」《一路愛到底》一書指出了設立界限的困難之處,但同時也帶來盼望:「如果你持續地設立穩固的界限,只對該做的事說好,久而久之,那些你拒絕去做的事,對你而言也就不會再是可行的選項了……因為他們不再一直感到精疲力竭,所以現在反而可以去服事那些真的有需要、受傷的人。」

之所以會缺乏界限,用情緒勒索他人或者受到勒索,關鍵在於沒有以神的眼光看待自己的價值,沒看到自己有多麼值得被珍愛。當我們能夠看到神的愛多麼深厚、開始活出祂造我們的價值,我想,能夠以良好界限建立健康關係的時刻也不遠了。我們會能夠出於自願地選擇要做什麼、不要做什麼,能夠自由地去愛,而非出於恐懼的勉強去做。如同神也讓每個人自由選擇要不要回應祂的愛,真正的愛不是勒索能夠得到的,而是出於自由意志的選擇。

(封面相片來源:電影《控制》劇照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