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情绪勒索:失落的界限,唯有坚持选择才能寻回

9075

在伴侣、家庭、职场、甚至教会的人际关系当中,那些重要的人,往往一句话、一个眼神,就能让你就范。

「我为你付出这么多,你居然这样对我?」
「你这么自私,还敢说自己是基督徒吗?」

这些潜台词或许早在我们生活中随处可见,我们也在不知不觉间受到影响,明明不想做,却勉强牺牲自己,甚至到失去自己的程度。由心理学家苏珊‧佛沃提出的「情绪勒索」概念,可能也是你我的写照。但这是神希望我们经历的生活吗?失去自己,难道就代表「舍己」或者「钉死老我」?其实,「爱人如己」的前提,是需要学会好好爱自己、活出自我价值,同时拒绝不健康的勒索行为,才能停止恶性循环,得以享受充满爱、尊荣、彼此滋养的关系。关于我们与他人之间的界限,需要在一次次的选择中坚持寻回。

情绪勒索的恶性循环

「你真的很难搞,大概只有我受得了你吧……都是因为你之前这样对我,我才要知道你每个行程啊!难道你不应该花更多时间陪我吗?要是你真的做不到,没关系,那我们还是分手好了。」

近期出版的《情绪勒索:那些在伴侣、亲子、职场间,最让人窒息的相处》,甫上市便攻占各大网路书店排行榜,正是在探讨这种循环是如何形成、原因为何、哪些人特别容易被情绪勒索,还有要如何摆脱情绪勒索的枷锁。

情绪勒索的互动循环,包括了三项环环相扣的元素:自我价值感、罪恶感与安全感。情绪勒索者透过贬低你或你的能力,让你觉得自己很糟糕,同时放出诱饵:「只要你按照我的要求去做,我就会肯定你。」接着,引发你的罪恶感,暗示你有责任满足他的需求:「如果你真的爱我,怎么会这样对我?」有些情绪勒索者还会剥夺你的安全感,威胁要夺走你在乎的事物,使得你在焦虑、害怕之中,只能按照对方的期望去做。

如同一个巴掌拍不响,只有一方是无法构成互动的,除了情绪勒索者本身对「拒绝」的高度焦虑与低容忍度之外(「拒绝我的要求就是拒绝我!」),被勒索者时常也习惯自我怀疑、过度在乎别人感受、想要当好人、希望获得别人肯定,特别是「自我价值感」低落,使得情绪勒索逐步影响我们的内心以及关系的样貌。

提升自我价值感:情绪勒索的解药

如果我们对自己的价值不是那么肯定,就需要从别的地方得到接纳。只是,要是这个价值感的来源是他人,那么对方的反应就足以左右我们的内心,还有我们的选择。也因此,如果能够从心底接纳、肯定自己,那么面对他人的勒索,也渐渐有可能不被影响。

那么,要怎么判断自己的价值感,并且相信自己已经够好了?或许可以感受一下:「你平常都是怎么对自己说话的?多半是鼓励的语言,还是指责、挑剔的语言?」在我这样感受之前,曾经以为我的自我价值感还不错,但仔细一想才发现,原来我的内心充满这么多批判自己的声音,只是我下意识地选择忽略不想听。但「不想听」不代表「不存在」,而这些话语,也早已影响了我对自己的看法。

真正肯定自己的价值,就如同周慕姿咨商心理师在《情绪勒索》一书当中的诠释:「就算我有一些缺点,或是我还做不到什么,甚至我有时候会失败……但我都相信,这些事情,是因为我『没做好』,而不是『我不好』。」

「我的存在,就是我的价值所在,我并不需要费力去证明什么,做到什么。我的存在,就是有价值、有意义的。」

这并不是客观的外在表现能带来的自信,而是需要对自己完全地接纳。当我们开始重视自己的感受、学习了解自己、温柔地对待自己,并且练习表达自己的感受与需求,为自己的情绪负责,同时也把别人情绪的责任留给对方、而非一肩扛起,才能开始相信:「我是够好的。我很好。」

自我照顾等于自私自利?教会中的情绪勒索

身为基督徒,说到完全的接纳,很容易联想到神的爱,还有属神的教会。或许你也期望,在教会当中能感受到没有保留的彼此相爱,就像是预尝天堂的滋味。遗憾的是,既然教会是不完全的人所组成的群体,那么情绪勒索不只发生在伴侣、家庭跟职场当中,在教会也可以见到。

「连这么简单的服事都不愿意,真的是很自私!」
「你不是牧师/小组长/教会同工吗?为什么连这些时间都不愿意给我?」

我们应该满足所有的需要吗?对于所爱之人的要求,如果选择拒绝,会不会代表我真的很自私?当我们在关系当中开始对自己产生怀疑,或许可以让目光回到耶稣身上:祂究竟是疲惫不堪、有求必应,还是懂得根据界限做出选择?

自我价值感的稳固来源:与神的亲密关系

「为甚么找我呢?岂不知我应当以我父的事为念吗?」(路加福音2章49节)在耶稣12岁的时候,面对寻找祂的父母,清楚地回应了祂选择要最亲密的对象──天父。在祂开始服事后,即使忙碌,也从没有忽略独自祷告。其次,与耶稣关系最紧密的是12位门徒,特别是彼得、雅各及约翰,其中又以约翰是「耶稣所爱的那位」,他受到托付,在耶稣离世之后照顾祂的母亲马利亚。耶稣的亲密关系有不同的层次,也有不同的优先次序,因为每个人能为关系付出的时间与心力都是有限的,而耶稣选择让祂心中的核心位置只保留给神自己。也因为祂与天父的紧密连结,耶稣对自己的身分有极大的安全感,不会受到他人反应而动摇。

「生命中最重要的呼召,会定义我们的生命。」

我相信这是耶稣之所以能有健康界限的关键,《一路爱到底》一书指出:「你若没有将神放在生命中的首位,那么你心中『神的位置』最后就会被他人占据……这叫做拜偶像。」但是相反地,如果我们心中的首位,是那位完全接纳我们的天父,你活在这个稳固的爱当中,那又会有多么自由?

寻回失落的界限

当然,要持续将神放在心中的首位,一定会遇到挑战。「当你对某件事情说『好』的时候,就表示你同时也必须对其他的事情说『不』。」《一路爱到底》一书指出了设立界限的困难之处,但同时也带来盼望:「如果你持续地设立稳固的界限,只对该做的事说好,久而久之,那些你拒绝去做的事,对你而言也就不会再是可行的选项了……因为他们不再一直感到精疲力竭,所以现在反而可以去服事那些真的有需要、受伤的人。」

之所以会缺乏界限,用情绪勒索他人或者受到勒索,关键在于没有以神的眼光看待自己的价值,没看到自己有多么值得被珍爱。当我们能够看到神的爱多么深厚、开始活出祂造我们的价值,我想,能够以良好界限建立健康关系的时刻也不远了。我们会能够出于自愿地选择要做什么、不要做什么,能够自由地去爱,而非出于恐惧的勉强去做。如同神也让每个人自由选择要不要回应祂的爱,真正的爱不是勒索能够得到的,而是出于自由意志的选择。

(封面相片来源:电影《控制》剧照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