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南美經驗看北美下一代信仰可能

1643

「移民教會的未來」長久以來都是令人頭痛的話題。只不過,由於移民潮已過,所以多數台灣甚至大陸基督徒都未能將更多注意力放在這個議題上。

殊不知,在教會歷史上,宣教與移民息息相關,從舊約開始,神要在地上建立ㄧ個天上的國度就是從呼召亞伯拉罕移民開始,而舊約最偉大的領袖摩西與新約最有影響力的使徒保羅都有雙重身分,摩西學了埃及一切專業同時也由身兼奶媽的以色列母親撫養長大,保羅既是真猶太人也具有羅馬公民身份,熟悉羅馬高等教育與社會習俗。

可見,上帝總是在不同時代從當代最強大的國家中揀選許多「信二代」(信仰第二代或第三代)建造天上的國度,但以理又是一例。在此原則下,北美第二代的信仰未來確實令人期待。

北美下一代的信仰優勢

其實,北美基督徒的第二代與第三代的優異表現有目共睹,不但長春籐名校的畢業生到處皆是,而且個個身懷絕技,都是從小學音樂或是諸般技藝,可以說是允文允武,奇蹟打入NBA的林書豪就是代表人物,既是哈佛高材生,又從小學小提琴,還在NBA闖出林來瘋。

這樣的例子絕非特例,筆者這二年巡迴北美各州,聽聞無數華人子弟的傑出故事,這些華人子弟幾乎都在北美社會闖出一番名堂,在各行各業盡顯菁英。這番成就並不令人意外,因為早期的華人移民主要有二類,一類是奮力求生,一類是精英派遣。

不管哪一種,經濟條件普遍不好,所以勤奮知足,而且非常重視家庭與子女教育,其中有許多更是基因良好,文武雙全,最重要的是,基督徒比例很高,在海外信主的比比皆是,顯然,上帝對這批華人子弟一定有著特殊的託付與計畫。

當年的移民者不會料到今日的中美關係與國際局勢,他們做夢都沒想到,有一天,自己的下一代會成為中美關係的關鍵橋樑以及普世宣教的最佳推手。北美下一代基督徒的優勢就在於「學了埃及與羅馬的一切知識」。

在華人重視學業的背景之下,第二代以及之後的子弟在課業上確實名列前茅,大量從事律師,醫師,會計師與建築師還有教師等舉足輕重的領域,不然就是在藝術與音樂上令人刮目相看。他們最大的優勢除了能力過人以外還有品格高尚與信仰虔誠,這批人幾乎從小在教會長大,他們的教會生活甚至遠超原居地的同齡子弟。

當台灣孩子焦頭爛額地投入補習之際,這批北美青年卻沈浸在異鄉教會親密的肢體生活之中。他們除了具有多種語言能力,更要緊的是,他們熟悉華人文化,雖然被戲稱為「香蕉族」,外頭是黃種人,卻因從小在北美長大而有著內在白人思維,但是他們同時浸泡在二種文化中是不爭的事實,因此,北美華人下一代確實已經影響了全球華人教會,讚美之泉歷久不衰就是典型例證。

北美下一代的信仰危機

既是這樣,北美華人教會應該前途燦爛才對。若從「教會增長」這個角度來看,真相卻是令人頗為沮喪。這二年我走遍美國各州的華人教會,所到之處,盡是滿眼荒涼,不但教會人數大不如昔,而且年齡嚴重老化,同時又找不到傳道人,從傳統教會眼光來說,面對「人少,又老,無牧者」這三個無解的死結,前途只能說一片黯淡。

發生了什麼事?答案就是「自我認同錯亂」。幾乎所有移民都會遇到這種問題,在當地出生的華人子弟在心理上很自然認同當地,偏偏出外吃苦的父母都保有無比濃厚的原鄉意識,就這樣,二代之間若是協調不佳,確實也帶來相當大量的衝突矛盾,甚至帶來教會分裂與崩解,這是另類「移民學費」,處處血淚。

所以,北美各地的華人子弟絕少留在母會,不是去洋人教會就是加入最流行的「亞裔教會」,或是多種族文化的教會,這些教會鮮少白人(反正白人下一代也不上教堂了),多半是韓國牧師帶領著台灣,香港,韓國,日本,越南,印尼與新加坡等東南亞移民。

近年來,中國移民爆增,但是他們還在適應文化,成為移民教會服事的對象,有些不但沒有幫助教會解決青黃不接的困擾,反而因為他們期待從教會得到教育下一代的資源無形中加重了教會的負擔,所以如何看待國內新移民也就成了另一個棘手的問題。

南美帶來的另類觀點

簡單說來,北美下一代沒有離開上帝卻離開了他們父母苦心建造的傳統教會。這個問題若不解決,即使再多華人重啟移民風潮也解決不了第二代離開母會的宿命而讓移民教會無以為繼。這樣的無奈或許可以從南美教會這個鄰舍得到一點啟發。

南美的移民是另一種故事,當年離鄉背井的台灣人主要是為了生計,以巴西與阿根廷為主的南美環境主要語文是葡萄牙文與西班牙文,種族則是民族熔爐,主要還是葡萄牙以及歐洲昔日強權的後代。

南美與北美最大的不同在於「距離」,當年搭船過來的移民在海上搖晃了50天才抵達夢想之地,就算今天搭飛機也要超過24小時,路途的遙遠讓這群移民更加孤獨,資源更加短少,結果反而絕處逢生,台灣人建立的「南美華人基督神學院」本來是為了栽培華人成立的,如今卻成為南美知名的神學院,90%以上的神學生是巴西人,用葡語上課,還有專門向回教徒傳福音的宣教系,雖然十年來的兩岸華人畢業生只有30多位,但是無心插柳的結果卻意外栽培了巴西人的牧師。

巴西的華人教會也紛紛成立「葡語」崇拜,開始了類似宣教士的功能,將福音本土化。

移民教會帶動本地教會的宣教新風潮

北美教會當然也懂得成立英語部,只可惜,因著與南美的背景不同,服事對象主要還是華人子弟,北美居民很少參與華人教會的英語部,如此一來,二代之間的恩怨情仇一次爆發,後來英語部整團分裂的例子不在少數。

上一代移民太在乎「保持傳統」這種移民心情,對於「融入當地」五味雜陳,加上白人優越感不同於南美拉丁系統的親和性,北美移民吃了不少心理的虧。

然而,物換星移,2017的今日,北美環境起了很大的改變,川普的當選也意味著美國這個全球領航國家正在變化,中國的崛起對於北美移民的未來趨勢也有待觀察,然而,「21世紀是華人宣教的世紀」這個大方向卻不會改變,美國下一代在信仰上更倚賴華人下一代是非常可能的事。

所有的基督徒移民者都要覺悟:「移民是為了宣教而不是在異域建立一個同鄉會教會」。這就是移民下一代的解藥——讓他們充滿自信服事當地人,讓他們成為華人宣教的領航員。不管孩子們是否足夠優秀,他們是為了宣教而被上帝帶來的,上帝把這批子弟栽種在北美各行各業,他們待的時間夠久,足以落地生根,不要期待他們照我們的方式建立教會,而是相信上帝會讓他們走一條新的路,這就徹底解決了他們身份認同的問題——他們都是宣教士,在各個領域為榮神益人而活。

摩西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這就是第一代移民者的角色。約書亞遠遠不及摩西,是舊約「草莓族」,但是上帝卻吩咐他「剛強壯膽」,因為自始至終,上帝才是領袖。讓下一代在網路世界中自然開啟新的信仰模式,上帝會讓他們知道如何運用傳統教會資源建立新型態教會的。

教會不是建築物也不是組織,而是一種連結的「實體網路」。迦南就在前方,但是尚待征服。但願移民長輩效法迦勒,成全下一代,鼓勵下一代,減少批評抱怨,用肯定讚賞帶領移民下一代。新型態宣教就是透過網路結合實體,整合全球教會資源,把福音傳到地極,北美移民新一代責無旁貸。

(封面相片來源:讚美之泉FB粉絲團;2016亞洲巡迴於香港。)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