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與野獸》:童話故事所揭露的真實

3246

「愛不是用眼看,而是用心探。」

近期上映的《美女與野獸》夾帶著迪士尼影迷的期待、以及女主角艾瑪華森的高人氣,再度成為話題。為什麼童話故事歷久不衰、動人心弦?因為童話說出我們內心的渴望:我們都渴望被愛、跨越外表被認出內心的可愛,並且被給予自由回應這份愛。

世上固然沒有童話故事般的愛情,然而,如果以童話(或者神話)的角度去看,你會發現:原來我們身處在一個更驚天動地的愛情故事中,而你的生活,也不該只是現在所見的模樣。「世界上每個人真正的故事,不是可見的外在故事;真正的故事是人的心靈旅程。」

愛:來自內心、來自自由

很久很久以前,一位傲慢的王子被女巫施下魔咒成為野獸,除非在最後一瓣玫瑰掉落之前找到真愛,否則將無法變回人類。為了拯救得罪野獸的父親,少女貝兒留在城堡內,相處過程中,兩人逐漸受彼此吸引……《美女與野獸》的故事之所以歷久不衰,我想,是因為在童話的外表下,包裝著關於愛的真實。

在小鎮上,愛讀書的貝兒被視為怪胎;但在城堡中,曾是王子的野獸卻能與她討論莎士比亞。不僅有共同的話題,貝兒也漸漸看到野獸在冷漠外表下,那顆柔軟的心。她知道,「真正的美來自內心。」

而在兩人浪漫共舞,即將心意相通的時刻,貝兒透過魔鏡發現她的父親正陷入危險。「去吧,去找你父親,」野獸告訴貝兒。這個選擇對他來說,等於是放棄變回人類的可能,更是主動失去此生所愛。為什麼這麼做?一旁的茶壺太太對此做了最佳詮釋:「因為他愛她。」看似自私殘暴的野獸,為了愛而學著放下控制、讓對方自由。因為,真正的愛是出於自由意志的選擇。

某種角度來說,我們都是野獸,在渴望被愛、被接納的同時,努力學著去愛;同時我們也都可以是貝兒,看到對方外表下的真正內心,並且勇敢付出愛。

愛情做為最終的解答?

但是,愛情是我們最終的解答嗎?真的有一個人能夠接納我們所有的不可愛、「完整」了我們,在一起就能夠「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每個結過婚的人都可以告訴你,婚紗照拍得再怎麼登對漂亮,婚姻中要磨合的部分還是遠超過你的想像;每個孩子都可以告訴你,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即使是看起來完美無缺的幸福家庭,背後也有不足為外人道的問題。也因此,如果把幸福的期望寄放在別人身上,可以說是不切實際的幻想,最終也只會導致無盡的失望。更何況一般來說,愛上曾經監禁或威脅自己的人,不叫做童話故事的現實版,而是斯德哥爾摩症候群。電影這樣拍還可以,如果要照搬到生活上,那可大有問題。

並不是說我們就此要對愛情失望,相反地,男女之愛的深切、熾烈,在這世上沒有其他關係能夠比擬。愛情如此親密的關係,不僅是出於感性與情慾,更是觸及、反映了不屬於這世界的事物。要能夠看到這一點,就需要從「故事」的角度來觀看這個世界。

用「故事」的角度去觀看這世界

童話、故事或者神話,當談到這些的時候,你會想到什麼?「那又不是真的,只不過是天真的孩子會相信的東西」?那麼,為什麼耶穌總是用比喻來傳遞真理?「事實」對你的理性說話,但「故事」卻對你的內心說話。而我們整個人的中心,就是我們的心。

「生命的泉源是從心裡湧流出來的。」(當代聖經,箴言4章23節)

對於關注內心的作家艾傑奇來說,神話故事指的不只是希臘羅馬、北歐或者埃及的那些神話,而是使我們想起永恆事物的故事。就像《魔戒》、《駭客任務》或者《納尼亞傳奇》,它們的魅力不是合理或者有事實根據,而是因為這些故事觸動我們的內心。「神話這名字是一種觀看的方式,一種知道的方式……是從這世界的圍牆以外臨到我們的東西……它們是喚醒你的那種故事,突然間,你說,『對,對,這就是我一直過的生活!這裡就是我的意義和我的命運所在!』」(《起死回生》,頁43)

夜深人靜時,或許你的腦海也曾浮現過這樣的念頭:如果我有另一個屬於我的真實身分,就像一位流落民間的公主;如果我能夠脫離枯燥沉悶的日常生活,迎接一場偉大刺激的冒險……我們不滿足於現在的日常,是因為我們被創造時,原本應該過另一種生活。我們內心那些被壓抑已久的渴望,反映了某些永恆。

如同艾傑奇指出的:我們的生活,不該只是現在這樣,事情的表裡並不一致,這裡所進行的事,遠比眼睛所見的更多。我們不只活在看得見的物質世界,同時也活在看不見的屬靈世界;我們不只是某個公司的員工、某間學校的學生,同時也是神的兒女、子民與愛人;這個世界正在打仗,天堂與地獄時刻交鋒,有個重大任務等著我們與神一同完成。「受造之物切望等候神的眾子顯出來。」使徒保羅在羅馬書八章19節提醒我們所擁有的真實身分。

「除非你以神話的方式思考,除非你以心中的眼睛來看,否則你對自己的人生就不能思考得清楚。」(《起死回生》,頁54)

我們的真實故事

那麼,我們究竟活在怎樣的真實故事當中?

在「起初」,也就是我們熟悉的「很久很久以前」(故事常是這樣開始的),神創造天地,造了星星、蜂鳥、松樹與羚羊,也造了人類。祂造我們,是為了要與我們建立親密的關係,但不是因為祂孤單寂寞想要有人愛,因為三位一體的神原本就在完美的關係當中,祂本身就是愛。神這麼做,是為了給予愛,也期望我們回應祂的愛。

在地上,我們經歷深刻的相愛與委身,而神告訴我們:這就是祂要與我們擁有的關係。婚姻之愛,是基督與教會(就是你我)之愛的象徵。「正如聖經所說:『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結合,二人成為一體。』這是個極大的奧秘,卻說明了基督與教會合一的方式。」(新普及譯本,以弗所書五章31-32節)

宇宙主宰做為一個深情的愛人

在這個故事當中,神不是隱身幕後的冷淡作者、不是刻意讓你經歷痛苦的幕後主使者,而是一幕幕場景中的重要角色,試著與你共譜浪漫戀曲。如同《美女與野獸》當中,貝兒看到野獸隱藏在外表下那顆柔軟的心,神也告訴我們:「耶和華不像人看人:人是看外貌;耶和華是看內心。」(撒母耳記上16章7節)我們期望有誰能夠認出我們的心、接納我們的全部,正是因為那是神預備要讓我們經歷的愛。

同時,就像野獸給予貝兒離開的自由,神也同樣給我們選擇的自由。因為,真正的愛,必定來自自由選擇。艾傑奇與好友柯提斯在《永恆之戀The Sacred Romance》當中這麼寫道:「為了要有一段貨真價實的浪漫情愛,我們必須擁有拒絕祂的自由……祂沒有製造出魁儡,因為祂要的是情人。」即使這代表祂需要承擔風險,事實上,祂也確實遭到背叛。不只是在伊甸園當中,亞當夏娃選擇了魔鬼的謊言,對神投下不信任票;直到現在,每一天我們都在讓祂心碎。

但是神沒有放棄。在舊約聖經中,祂一次次呼喚百姓回轉向祂,彷彿一個被棄的情人:「你像一頭野驢,在發情的時候氣喘吁吁……你甚麼時候才停止奔跑呢?你甚麼時候才不再渴求其他神明呢?」「新娘會把她的結婚禮服藏起來嗎?然而多年以來,我的子民卻把我拋諸腦後。」(新普及譯本,耶利米書2章24~25、32節)

最後,祂選擇跨越神與人之間的鴻溝,實現了空前絕後的作戰計畫。「趁著夜色,微服潛入敵營;這位『亙古常在者』偽裝成新生嬰兒……道成肉身、耶穌的生與死,斷然回答了『神對我的心意如何』這個問題。」(《永恆之戀》,頁99、112)最終,祂渴望的是與我們共譜戀曲,深愛你的神正在等待你回應祂。

「世界上每個人真正的故事,不是可見的外在故事;真正的故事是人的心靈旅程。」(《永恆之戀》,頁19)

透過童話故事揭露的真實,你是否看到了屬於你自己的故事?

(封面相片來源:電影劇照)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