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流失羊群的省思

4017
Photo credit: Atomische * Tom Giebel / CC BY-NC-ND

在欧美,教会人口流失是一个普遍的现象。教会建筑物空荡荡,甚至转移作为餐厅、酒吧等功能者所在多有。佩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研究结果显示,仍然信上帝但拒绝教会/宗派的人在1992年约占整体受访者6%,到了2014年飙升到22%。更可观的是千禧年世代,相信上帝但拒绝教会/宗派的比例高达35%。

《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4月号刊登了纽约市立大学传播与政治学副教授贝纳特(Peter Beinart)的一篇文章,探讨教会人口流失对社会造成的严重冲击。贝纳特指出,几年前欧巴马(Barack Obama)胜选美国总统时,许多人以为随着年轻人越来越没有教会认同,美国社会保守派与进步派之间的「文化战争」(the culture wars)也将逐渐消失。然而川普(Donald Trump)与「另类右翼运动」(alt-right movement,批评者认为他们根本是极右翼,或是美国的新纳粹势力)的崛起,却显示教会人口流失的问题并没有解决「文化战争」的问题。

贝纳特指出,教会流失的人口并非如许多人想像那样都是左翼。根据「公共宗教研究所」(the Public Religion Research Institute, PRRI)的数据资料,共和党籍没有教会认同者自1990年代以来暴增将近3倍。而这个趋势正是川普胜选的重要原因。根据佩尤研究中心在去年3月美国共和党初选时的民调,在每周都到教会做礼拜的受访者中,川普得到的支持率落后克鲁兹(Ted Cruz)15%;然而在不作礼拜的基督徒受访者中,川普却赢过克鲁兹27%。这些人之所以挺川普,不仅是因为川普点出他们对现状的沮丧感,更是因为川普挑起他们的憎恶。

贝纳特引述社会学家威尔寇克斯(W. Bradford Wilcox)的研究,指出教会的失联人口往往也较容易遭遇婚姻、各种成瘾症和财务上的困难。而「公共宗教研究所」的数据也显示,很少上教会的人比较不会相信「美国梦」(the American dream)还是真的。

研究还显示,不上教会的人虽然和上教会的人在对待同性恋者方面差异无几,但越少上教会的人却越反移民。沃尔德(Kenneth D. Wald)和卡尔洪-布朗(Allison Calhoun-Brown)在《美国的政治与宗教》一书中曾指出,教会中最委身的人比偶尔来教会的人更容易因圣经经文中的博爱教导而消除偏见。另一方面,脱离宗教组织的人比较容易重划认同界线,不在强调道德,反而强调种族与国族。而川普不但是这个趋势的获益者,也是其推动者。

相关的问题还有待更多深入的研究来加以厘清,然而贝纳特所提的现象却值得所有教会界人士省思。

长久以来,教会界专注于「增长」,但对于人口流失的现象却没有赋予足够的重视。以台湾为例,虽然《台湾醒报》有乐观的数据显示「台湾教会基督徒比例从不到3%成长到2015年的7.62%,但这些年各教会到底流失多少羊?他们去哪里了?是前往其他的教会?还是从此不聚会?或者改信其他宗教?这些问题都很重要,但有人做研究吗?

事实上,我们连增长的报告都是土法炼钢的。长期调查基督徒人口趋势的朱三才牧师主要是靠蒐集各教会周报以及打电话询问等方式,逐一向各宗派联会与独立教会索取主日聚会人数资料。从社会科学的研究法切入,当然可以设计出更周延的调查。但有人做吗?那么,许多教会界人士所不愿碰触的流失人口,是否更欠缺认真的调查?

教会界人士当然也心知肚明,教会每年流失的人数未必比增长的人数少,而增长的人当中又有不少其实是别的教会所流失者。增长的人远比流失的人更容易得到教会的关怀,毕竟流失者很可能曾与教会领袖有所摩擦,彼此感到失望而谢谢再联络(或者不要再连络)。而流失的人如果长久没有得到关怀,很可能更加不愿回到教会。

美国的例子显示,教会人口流失的问题可能最后会冲击到社会。台湾也有必要认真面对相关问题。从事社会科学研究的基督徒学者应该重视这个问题,设计出可行的调查来加以面对。而教会界似乎也应该针对流失的羊群来做更有系统的追踪辅导,而不是眼不见为净,甚至觉得省了个麻烦更好。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