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阵妈祖吹的风

11964

农历3月是台湾华人宗教忙碌的一个月,特别是下半月,农历3月23日是妈祖生,而农历3月15日是台湾的医神保生大帝诞辰。而每逢妈祖诞辰便经常下雨,而保生大帝诞辰则常会刮风,也有一句民间气象谚语说:「大道公风,妈祖婆雨(台语)」或是「三月十五落帽风、三月二十三日胭脂雨」的说法。而在台湾民间相传着这样一段有趣的传说,跟这两位神明有关。

虽然保生大帝羽化成仙时已经58岁,但他扮相总是个头戴道帽的单身贵族。而妈祖虽然被我们称为妈祖婆,但她离世得道时也才约莫30岁。大家也就自然而然的把他们推做堆。相传保生大帝见到妈祖美貌天仙又端庄贤淑,便展开追求攻势,当然我们不知道保生大帝使出了什么绝招,妈祖看着这宅心仁厚,翩翩风度的医者,也萌生爱意,俩神情投意合,最后论及婚嫁。直到有一天,妈祖看到了母羊产子之苦,就断然决定跟保生大帝「分手」。

听到这里,大家应该觉得太瞎了!没错,保生大帝被这样可怜的被抛弃也就「见笑转生气」了!从此只要妈祖诞辰(农历3月23日)人间在遶境时,保生大帝就会施法下雨,想要把妈祖脸上的脂粉洗掉(我想一两次后,妈祖就知道要换防水彩妆);妈祖当然也不甘示弱,也在保生大帝诞辰(农历3月15日)神驾出巡时作法刮大风,要吹掉保生大帝头上的道帽。

今日的眼光,农历3月春季本来天气就不稳定,有时仍吹东北季风,又有西南风,华南云雨带有时也不留情的移入,就带来不小的雨势。先民对天气这样的观察,配合上神明的诞辰,孕育出了这样偶像剧式的神话故事。

近日,各地的妈祖庙又逢妈祖诞辰正在绕境,苗栗通宵白沙屯妈最为有特色,每年遶境时间、路线不定,抬銮轿的神轿班成员,必须全程禁语,全凭妈祖旨意行走,大甲妈的绕境最有规模,被列为中华民国(台湾)的文化资产,也被誉为「世界三大宗教活动」之一。

当然基督徒看了也就好不高兴,10天大甲妈祖遶境活动中部时就有个新闻,有一场联祷会在西海岸地区举行,说要呼求上帝的怜悯临到西海岸地区,希望洁净遮盖遶境所走过的城市及社区。我很喜欢基督教有这种雄心壮志,总觉得必须扛起整个世界,为这个世界负责,这也的确是基督宗教作为一个一神教应有个态度。

然而,我同时心中会升起一股凄凉的难过。有牧师表达,往年妈祖遶境都会特别经过有教会设立的地方及社区,因此呼吁教会能在在遶境队伍抵达前一天,在所在社区进行行走祷告,并抹油洁净祝福社区。有人戏说人家绕人家的境,基督教不要往脸上贴金,有着被害的妄想。的确,台湾几乎每个乡镇都有教会,而教会几乎都在热闹繁华的地方,我们真要感谢我们的信仰前辈,为教会的发展打下这样的基础,人家妈祖不用特别选路,就一定会经过教会所在的区域。教会实在不必做这样的过度诠释,反倒要感谢我们的信仰前辈。

然而,我会怎样看待妈祖绕境呢?首先,我非常钦佩一些宫庙主事者回应世代的能力,当人们在控诉环境污染的时候,有宫庙已经取消编列砲竹的预算,开始推广以掌声代替砲声,以鲜花代替香烛。高度张力的环保与宗教,是宗教选择俯就于台湾这块土地的需要。

同时,我也会特别去观察妈祖绕境对于土地跟人民的意义,以双脚走向祖庙谒祖,真诚的表达华人对于根源的重视,三进三出的阵式,表达华人重礼数的文化,在丧家面前快步离开或是由执事团掩护,为免打扰丧家并沾染晦气,呈现出对生命礼仪的重视(当然避秽也是一个重点)。如果你看过白沙屯妈曾为多少病、痛、老、苦的人停轿,甚至大改走向,有多少人为这种爱来感动。听到这些,若基督徒还只是几句话:「打这场属灵争战,求神捆绑恶者的作为。」我想,再多宣教的工作也是枉然!

妈祖的信徒看天气、看出巡,领悟到「三月妈祖雨」,那时的基督教在哪?还在那遥远的欧美。之后来台的早期宣教师们真实看见了人们的需要:医病与教育。因此早期台湾信徒真实经历人心改变,有无数得医治的台湾人民成为真正基督的信徒……基督信仰根植台湾约莫150年,我们作为一个外来的宗教信仰,却在这时代开始不愿去听人民的声音,而改以「殖民者」的口吻,在骄傲的传扬基督(而且你还只是个5%的小宗教)。

若是有人口如刀剑的指着你,你要改信吗?那将只是屈服。

真正贴近台湾人民的需要,与人民站在一起,方才是福音的大计!你看看慈济功德会的师兄师姐,在绕境队伍的后端做着环保的工作。这时,基督徒们正在声光效果一流的礼拜堂中祷告呢!妈祖的那阵风,不该吹向大道公(他真无辜啊!)而该来把当代基督徒的殖民者的心态吹走,别再装模作样!来把基督徒吹离教堂,更贴近土地,贴近人民,真让台湾能因基督的福音遍传而得福!

(封面相片来源:bravesheng / CC BY-NC-ND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