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與公民不服從

1157

南美產油國家委內瑞拉因為政府執政失敗,晚近幾年民生凋敝,經濟嚴重衰退,物資短缺,物價日日攀升。1瓶巧克力醬要用最低工資的一半才能買到。更慘的是貨架上空空如也。社會治安也一蹋糊塗,每天都有人慘死街頭。該國總統馬杜洛(Nicolas Maduro)沒能力改善經濟與秩序,只知道效法前任強人查維茲(Hugo Chavez),對外把責任全部推卸給「美國帝國主義」,對內打壓反對黨與企業家。

儘管如此,看破他手腳的委國人民越來越多。去年新國會宣誓就職後,反對他的力量已經過半,開始積極推動罷免。馬杜洛則利用各種手段阻撓罷免案。3月29日,委內瑞拉最高法院宣佈,國會處於「非法狀態」,將以司法權來取代立法權。

早在2015年底國會改選局勢不利於執政黨之際,國際媒體就指出,受馬杜洛控制的司法體系是其手中的王牌:一旦立法權與行政權衝突,司法權的動向至關緊要。新國會選出,還沒上任之際,舊國會便搶先一步,一口氣通過總統任命的人選。當時的國會議長卡比洛(Diosdado Cabello)宣稱此舉合憲,但在野黨堅持,這項任命案沒有2/3多數通過,根本是「立法政變」。

由馬杜洛政府以非法手段通過的大法官人選組成之最高法院所通過的凍結國會裁定,自然引起極大的爭議。不但該國檢察總長奧蒂嘉(Luisa Ortega)立即譴責理應護憲的最高法院此舉根本違憲,國會抨擊此舉是「政變」,連委內瑞拉天主教會主教團也於3月31日發表公開聲明表示,教會應該採取「公民不服從」的手段來面對這個惡質的政權。

委內瑞拉天主教會主教團在聲明中說,面對這種局勢,基督徒不可以保持被動、害怕和無助;相反地,必須挺身而出捍衛自己的權利和他人的權利。主教們說:「此際應該非常嚴肅地、負責地問自己:公民不服從、和平示威、訴諸全國與國際公權力,以及示威抗議是不是比較有效而且有機會的措施。」

委內瑞拉天主教會主教團在晚近幾年,多次公開譴責馬杜洛總統當局的施政不當。馬杜洛的支持者也屢屢攻擊主教和神父,並且搗亂彌撒。儘管受到暴力威脅,主教們並沒有因此噤聲。相反地,主教們提醒基督徒,在受難週來臨時紀念舊主耶穌基督所受的苦難,在在提醒我們在面對掌權者的猛烈攻擊時要採取和平但是堅定有力的方式來行動。

主教們並沒有用尊重在上掌權者等經文來教導信眾逆來順受;相反地,他們在聲明中說鎮壓國會是忽略了主權在民,此舉在道德上無法被接受,並警告這樣一來會導致更多暴力行為。

委內瑞拉大主教帕多隆(Diego Padron)也在媒體上公開說,「如今面對掌權者的惡行,委內瑞拉的教會如果沒有一種抵抗的態度,那就是沒有真正的屬靈。」他表示,教會必須傾聽人們的哀號,他們的尊嚴與權利必須被尊重。教會不可以只用嘴巴講講,必須以行動加以回應。

委內瑞拉天主教會主教團此舉,為我們上了寶貴的一課。事實上,公民不服從正是基督徒必須學習的一個重要的功課。對於基督徒與政府的關係,許多教會通常是以羅馬書13章1~7節為原則,主張順服「在上有權柄的」。然而,我們也必須重視的是:當政府的要求與上帝旨意牴觸時,基督徒基於「順從神,不順從人」的原則(使徒行傳5:29)的原則,「不但可以反抗,而且是必須反抗」。

教會應該正視聖經中有關公民不順服的案例。

在波斯帝國的大利烏王(大流士一世)時代,奉准回耶路撒冷建城的以色列人遭到河西總督的阻撓,以色列人並沒有就此聽令,反而搬出波斯律法來論證,波斯先王古列(居魯士大帝)所下的諭令,是後代君王不可更改的(以斯拉記第5、6章)。

在第一世紀,具有羅馬公民身分的保羅於腓立比城被當局胡亂毆打、拘禁,後來官員說放他們走,保羅卻沒有聽話乖乖地走!「保羅卻說:我們是羅馬人,並沒有定罪,他們就在眾人面前打了我們,又把我們下在監裡,現在要私下攆我們出去嗎?這是不行的。叫他們自己來領我們出去吧!差役把這話回稟官長。官長聽見他們是羅馬人,就害怕了,於是來勸他們,領他們出來,請他們離開那城」(使徒行傳16章37~39節)。

這兩個案例顯示,聖徒不是用聖經去對抗當局,而是用各該國的法律精神去對抗當局。

政府不可以違反法治精神。如果他們違反了法治精神,被統治者有正當的權利拒絕當局的要求,並且採取必要的措施,使法治精神得以恢復。

有時,當局會要求人違犯 上帝的律法。在這種情況下,不服從當局的旨意,是基督徒的義務。是義務,不是選擇!但以理的三個朋友因為不向巴比倫王的金像下拜,國王要把他們丟進火堆前曾最後一次問他們說,你們不聽我的話,哪個神明能救你們呢?他們的回答是:「這件事我們不必回答你;即便如此,我們所事奉的神能將我們從烈火的窰中救出來。王啊,他也必救我們脫離你的手;即或不然,王啊,你當知道我們決不事奉你的神,也不敬拜你所立的金像」(但以理書3章16~18節)。

歷來有不可勝數的人為了這種事情,在各種政權和惡人手中大受逼迫,死的也不少。但拒絕向當權者的不義指令妥協,是我們的義務,不是選擇!

委內瑞拉大主教帕多隆說得不錯,「如今面對掌權者的惡行,……教會如果沒有一種抵抗的態度,那就是沒有真正的屬靈。」教會是該好好面對公民不服從這個主題了!

(封面相片來源:Wiki;委內瑞拉總統馬杜洛)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