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婴教会

24058

中国心理咨商师武志红的著作《巨婴国》,以心理学角度解读与诠释中国的国民心理与性格,对中国社会提出反思,2016年12月出版后,引起热烈讨论,最近遭中国强制下架,网路书店则标示「已售完,无法购买」。《巨婴国》提出,中国社会大多数的成年人,心理上是婴儿,这种成年人是「巨婴」,巨婴成为群体,成了「巨婴国」,用这样的概念诠释人性心理、国民性格和社会现象,显得既讽刺又清晰。

《巨婴国》上市不久,很幸运购买入手,阅读后惊觉,如果将武志红的「巨婴」和「巨婴国」套在教会,尤其若干台湾或华人教会,似乎有「巨婴基督徒」与「巨婴教会」的现象。

「巨婴」基本上是全然自恋的心理,却要不断找妈妈,成熟个体却要他人照顾,无法自立,形成矛盾!明显特征是无法断奶的「共生」,亦即表面的合一,实则扭曲的「集体主义」。婴儿期前6个月处于共生期,分不清「我」与「外界」,特婴儿觉得自己和妈妈是共同体,两人宛如一体,婴儿的世界只有娘亲,娘亲属于我,我就是娘亲。对婴儿来说,这样的「共生」,不只独占,更是维持生命的来源,离开妈妈,就会死亡。

于是,巨婴有几个「扭曲的合一共生」现象:1.到处找妈;2.集体主义;3.统一思想;4.反对独立;5.没有界线。尝试以武志红《巨婴国》的分析视角来检视,若台湾、华人教会的「巨婴教会」现象。

1. 巨婴教会 到处找妈

巨婴,无法照顾自己,不能自理生活,总想着找人照顾,要妈妈喂奶和擦屁股。

多年来,台湾与华人教会界流行一波波的增长策略或各类特会,敬拜赞美、G12、双翼策略、幸福小组等,像是婴儿般急着吸奶,可是再怎么吸,还是奶,虽说母奶最好,但只吃奶,不知所以然,如果再进一步探究其中的神学观点,谈圣经诠释,或与社会和各种学门对话,可能就被妈妈打屁股,小孩子问那么多干嘛(注:怀疑是脱离巨婴的第一步),吃就对了!

教会犯错,特别是喂养奶水,如同众教会和信徒集体的信仰之母,就是最常强调「要顺服权柄」的教会领袖们,一旦犯错出事,换成整体教会替他擦屁股,因为,巨婴总是护着妈妈,妈妈保护着巨婴。教会界,经常是巨婴和全能妈妈角色轮流扮演。

倘若巨婴觉醒,觉得奶水不足,可能不是检讨本身要进步,通常是换另一个妈来喂奶,信徒依赖全能妈妈一般的牧者,牧者把自己塑造成无所不能的妈妈,巨婴要乖乖孝顺,吃奶就好,不要质疑。

即使教会形式上「自传、自养、自立」,却是巨婴与母亲的共生模式,无法进入真正的独立,没有真正对上帝负责,没有直接与上帝对话,只是自我中心的膨胀,到处找妈,有奶便是娘。

2. 巨婴教会 集体主义

《巨婴国》指出「集体主义,不仅是一种理念,也是种活法。并且,常常是,如果是一个巨婴,您只能活在共生般的集体中,而不能独自一人去面对外部世界,你只能选择集体主义的活法,而不能选择个人主义。」依照武志红的说法,集体共生之下,会不自觉的划分疆界,巨婴与妈妈的共生区域就是好的,界线以外,就是坏的,就是敌对的。

处于这种扭曲的集体主义下的合一,不断划分「我们」和「他者」,我们就是真理,是好的;他们就是恶者,是坏的。仿佛教会一切的传统与信仰型态,就是好的,而「他者」的存在都是「异端」。当巨婴教会祷告「甚愿你赐福与我,. 扩张我的境界」,无论境界扩张到哪里,大都在追求以教会为中心的共生,甚少且很难与「他者」共存与对话,更难以实践什么「拥抱的神学」。

如果超越了集体主义的共生心理,世界观、信仰观就会不同,我们、你们、他们……等的存在都是合理的,都是上帝看为美好的。

3. 巨婴教会 统一思想

大家习惯统一在某个观点与思想里面,这是建构教会共同体的关键,害怕与拒绝不同的圣经诠释、神学立场、信仰光谱,或不敢提出另类的看法。大家畏惧「破坏合一」,像是抢著吸奶的婴儿,既敏感又脆弱,小小的一个举动,就容易使共同体产生裂痕,说穿了,就是害怕抢不到奶喝。殊不知或忘了,合一是接纳多元,在基督的爱里共存共荣,而不是大一统的霸权主义。

4. 巨婴教会 反对独立

部分的巨婴教会、巨型(MEGA)教会很可能压制了个人思考与独立性格,特别是害怕动摇属灵领袖的权柄,担心信仰崩盘。另一方面,巨婴基督徒拒绝长大,离开妈妈,就活不下去了,身体已经成熟,脑袋与性格还是婴儿,只懂吃奶,哭就有奶。这样满足了某些属灵领袖乐于当妈的权威心理,如果婴儿长大,就会叛逆哭闹,最好都是当婴儿。巨婴们,顺服权柄,好教导、好带领!

5. 巨婴教会 没有界线

《巨婴国》强调,人际关系中,亲密与界线,同等重要。但界线,是中国式人际关系的难题,中国家庭与社会,太强调作好人,太强调要听话,那些听话又懂事,为别人着想而不能主动划出界线的人,可能有特殊的应对方式:不听、不看、不说。

部分台湾或华人的教会,某些最活跃、最热心的信徒身上,看似「全然放下自己」,可能却陷入「没有界限」的巨婴危机,只能顺服权柄,否则无奶可喝。一切要照着教会的安排,从清晨用LINE回报QT与读经进度,服事聚会排得满满,交男女朋友要报告小组长、区牧到牧师,私生活、私领域要完全透明,一旦跨出界线,很可能视为离经叛道,变成边缘人,或顿时失去信仰的依靠。最好听话顺服又懂事,不要质疑,不听、不看、不说。

武志红在《巨婴国》提出:「心理健康,是需要付出代价,而一个常见的代价是——不再是众人口中的好人。」守住界线,不当滥好人!可惜,部分教会恐怕只是一群没有界线的滥好人「巨婴」集合体。

藉用《巨婴国》的观点,检视若干教会现象,总归一句,误解「合一」,变成「巨婴」!

跟随耶稣 不做巨婴

今年的受难周、复活节即将到来,耶稣就是打破了当时集体奴化、被控制、被迫害妄想的信仰与生活偏差,他自己在十字架牺牲换来觉醒,使人们不再是被律法、传统、权威的压制与共生的「巨婴」,得到解放与真自由。反观,现在的「巨婴教会」呢?是制造更多的巨婴,还是跟随主耶稣,勇于反省,不断改革?

《巨婴国》的作者武红志在书的最后祈愿「每个人都能活得饱满自在,愿我们都能做到这一点:生命是为了『更好地成为自己』,而不是『成为更好的自己』,因为,你自己本身,就是最好的。」换个角度看,就是能对自己的生命负责,勇于活出自己,并欣赏和尊重别人的生命。期盼,教会要摆脱「巨婴」的集体主义和焦虑,不在「假合一」里共生取暖,而是「爱邻舍如同自己」,在基督里彼此拥抱,活出成熟又自由的新生命。

(封面相片来源:B612星球 / CC BY-NC-ND;岳敏君插画《挪亚方舟》)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