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家信徒在遶境,教会却在洁净?

5516

被视为三大宗教盛典的妈祖绕境活动,在每年的春冬之交上场。各大公庙的妈祖在信徒的拥护下,展开自己的遶境活动。媒体也配合妈祖遶境活动,做了很多即时连线与专题报导,希望让更多人认识妈祖遶境活动。

台湾的教会面对越来越盛大的妈祖遶境,(除了极少数牧师愿意以某种方式的参与,寻求一种连结与对话管道的建立),态度似乎都一样,洁净祷告。反正每年你遶祢的境,我就做我的洁净祷告。在一神信仰中,耶和华以外的神都是邪灵,至今教会关起门来也仍然如此宣称,基督徒也大多接受。

不过,我们毕竟生活在非基督教国家,无论是基督徒的总体人口还是社会文化背景都是非基督教信仰脉络的社会,在这样的社会型态中,作为少数一神教体系的基督徒,在日常生活中乃至信仰观念上该如何和整体社会中的非基督徒对话、沟通、交流?对话该使用什么样的语言?是否可以像相对强势的基督宗教国家对待非基督信仰一样,都是应该深思的问题。

好比说当妈祖信仰正在举行遶境活动时,基督徒跑去人家的场子宣告洁净祷告真的好吗?如果这种作法值得推广,那么是否星期天教会做礼拜的时候,妈祖信仰的信徒都可以来教会外面遶境?身处多元信仰的社会环境中,彼此尊重各自的场子正在进行的活动,不用自己的信仰仪式强行介入或碰撞以制造冲突或事件,应该是基本的礼貌。

基督徒想宣扬基督信仰,那就努力在生活中做见证,向人传扬福音,甚至写书写文章进行信仰观念的推广,在思想上和其他信仰进行理性论辩,在生命见证上感动人心,而不是用自己的正义去攻击其他信仰,以为这是在彰显神的公义与大能。

很多基督徒跟牧师都没有观察到,近年来台湾的妈祖遶境之所以越来越兴旺背后的结构成因,仍然以过去的态度对待妈祖信仰。近年来,妈祖信仰和台湾人发展国族认同挂勾,在台湾社会逐渐被上升为国族神的层次,用以排除其他来自中原的信仰系统,建构专属于台湾的妈祖信仰脉络。

基督教信仰虽然在台湾落地生根超过150年,然而,由于当年来东方的历史时机敏感,加上台湾近代历史的诡谲多变,乃至战后从中原来的教会系统多半亲近国民党(仅长老会与本土政权较为亲近),在在因素下,都让基督信仰在台湾社会眼中始终是个外来宗教,而且相当程度跟「殖民」与「迫害」勾连。

在这样的社会脉络下,某些教会的牧师带着信徒前去妈祖遶境的场子做洁净祷告,所引发的并不只是两个信仰的冲突和对决,还有东方与西方、国族与外来者的对决的象征意涵,只会引爆非基督信仰的台湾社会更强烈的反弹。

更别说近年台湾教会参与公共事务的态度和作为不及格,早已激怒很多非基督徒。然而,让人忧心的是,台湾教会界依然故我,仿佛听不到外面的声音,用着不合时宜甚至会引发对立的方法传讲福音、介入公共议题或劝人改宗。

过去的台湾,有多少人一信主之后,马上被牧师要求处理家里的牌位和偶像,所引爆的家庭纷争乃至决裂?除偶像是基督信仰中的核心关怀,不过,更重要的是除心里的无形偶像而非外在的那些有形偶像。然而,我们却常常画错重点,把有形具体的除偶像看得太重要,且非要执行的过程中造成了许多冲突与创伤,不免让人觉得遗憾。

当西方教会开始反省过去积极向全世界传播信仰时所犯的错误和造成的伤害,选择改以更柔软而不造成对立的方式传扬福音时,在台湾身为少数又还被视为外来宗教的基督教会,又怎么能够不更加审慎小心的选择回应其他宗教信仰中我们不认同之事的态度与方法?

难道我们真心认为只要自己信的上帝是对的,就可以任何我们觉得是对的方法去消灭看为错误的事情吗?反同婚如此,反性别平等教育如此,反妈祖遶境也同样如此吗?

果真皆是如此,只怕最后被排除出台湾这个共同体的不是同志或妈祖,而是教会与基督信仰!

(封面相片来源:Chi-Hung Lin / CC BY-SA;云林北港朝天宫)

1则评论

  1. 可以用现代欧洲人看待亚典娜、维那斯的态度,来看待台湾本土的妈祖、观音。去掉宗教意义,转化成艺术。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