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叫被掳的得释放?

3758

台湾非政府组织工作者李明哲,自从3月19日取道澳门进入中华人民共和国后,失去音讯至今,依然没有获得自由。李失去消息后十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暨中共中央台湾工作办公室(简称国台办与中台办)新闻局局长暨新闻发言人马晓光表示,李涉嫌从事「危害国家安全活动」。

事件至今,李的妻子李净瑜试图在4月10日赴中营救,却被当场吊销「台湾居民来往大陆通行证(通称台胞证)」,另外又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声明指出,其业务下辖之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峡两岸关系协会(简称海协会)已透过台湾有关团体转交李的亲笔信,据称是透过国民党政策会执行长蔡正元特助、前情报员、海峡两岸人民服务中心执行长李俊敏转交。

据各方报导,对李的逮捕可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于今年元旦生效的《境外非政府组织(INGO)境内活动管理法》的执行作为,同时也有论者指出,这次逮捕是对〈两岸共同打击犯罪及司法互助协议〉的践踏,毕竟协议[第一章:总则]就规定了相互提供送达文书的合作,这文书至今并未送达。

这件事情与基督徒有关吗?

如果无关的话,那显然基督徒对于世俗政体毫无瓜葛,只要世俗政体对基督徒无所干预,一切都可保持静默,闭口不言。然而,这会在下述情况产生矛盾:当世俗政体对基督徒有所作为(好比说,在几天后的受难日晚上逮捕了某个基督徒),基督徒群体便突然间又要求世俗政体必须有所回应,这显然变成「只管自己人」,从而与耶稣爱邻人的教导相违背:基督徒关切的对象必然延伸到基督徒群体之外,不然怎能算是爱邻人?

然而,这件事情很复杂。台湾基督徒未必全都不认同中华民族。但是我们是否可以说,台湾的基督徒,至少都以耶稣的跟随者作为自己的第一身分?果真如此,那我们就可以撇开民族认同,来谈基督徒的主张。而基督徒对政治的主张,显然是政治必须顺服于信仰,问题在于,信仰在此指的是什么。

如果按照欧洲的历史,那自从奥古斯丁提出上帝之城与世俗之城的区分之后,世俗之城一直都是罪人的代表,并不享有终极的权威。而到了启蒙之后,虽然政教分离成为避免宗派战争的作法,但这从来不代表基督徒从此便认为地上之城就是上帝之城了,差别在于,我们究竟是力图避免地上之城更进一步的堕落,还是掩面不看地上之城的一切,只专心祈求地上之城在启示录般的终末,在新天新地的临到之前消弥于无形。

果真基督徒掩面不看地上之城,那非但违背了爱邻人的教导,甚至还是任由按照上帝形象所造的邻人,遭到与自己一样有罪的罪人的践踏。如今我们都说现代化的世界是世俗化的世界,这并不取消基督徒相信神的创造,于是也就不取消基督徒相信受造的人应有的尊严。

尽管一切对人权的保障都不援引基督教(或任何宗教)作为正当性基础,但基督徒出于信仰,不能在人性尊严上让步到不如普世人权的程度──事实上,国际人权文书的草拟,背后并不缺乏基督教的参与。正是因此,马丁.路德.金恩当年可以一手拿圣经,一手指著美国宪法,呼吁美国公民秉持信仰,起身捍卫黑人的权利。

因此,不论台湾的基督徒对两岸关系未来的期待如何,以基督信仰的立场出发,我们都应该要求台湾公民得到符合基督信仰要求的尊严的对待,这要求不能低于我们宪法的保障,也不应低于我们的政府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以正式协议所规范的保障。

换言之,如今在李明哲下落不明、被剥夺一切联络方式、被剥夺我方政府符合协议的「互助」要求所能提供的司法协助、被剥夺与伴侣接触、被剥夺与刚动过手术的岳母、以及自己老迈的父母交换一点安慰的情况下,基督徒最少可以参与人权团体发起的行动,表达支持。说到底,耶稣的受难与复活,是要给人自由,而今李明哲的被捕,已经剥夺了许多他认识与不认识的人,心灵的自由。

补充资料:寻找李明哲网站,内有个人如何追踪事件发展、表达关心的资讯。

(封面相片来源:自由亚洲电台;李明哲太太李净瑜接受媒体访问。)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