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焰火》:我们都不该活在平行世界

3352

「亲爱的大海,谢谢你,你是唯一不需要签证就接纳我的地方;亲爱的鱼,谢谢你们,你们对我的宗教和政治倾向不加过问就把我吃了。」这是2015年盛传于网路上的叙利亚难民遗书,亦收录在描写从各地远渡重洋前往欧洲的难民的《请带我穿越这片海洋》一书中。凶险的波涛,却是这群难民的唯一出路;而对于「难民」,世人所先想到的或许都是叙利亚,但此书不只记载叙利亚、伊拉克、阿富汗等中东难民的故事,也记录了同样为生存飘洋过海却身处镁光灯之外的北非难民。

近期将在台上映的纪录片《海上焰火》(Fire at sea),也是这样一部关注各地难民的电影。

地中海小岛上的平行世界

兰佩杜萨岛(Lampedusa),是义大利南端地中海上的一座小离岛,总人口约6000人,岛民以观光业维生,清透见底的蓝绿海水、乐于浮潜的人们、在海滩上产卵的海龟,一幅幅宛似旅游杂志的画面,叫人心生向往。12岁男孩Samuele从小在岛上长大,本该继承家业、成为渔夫的他,却容易晕船,总在每个无所事事的下午虚掷光阴、闲度日常——他不知道的是,这片为兰佩杜萨岛带来欢乐与美好风光的海洋,同时有着极其沈重与黑暗的一面,只因,它是另一群人险中求生唯一的出路。

自2013年来,不时有难民船翻覆在兰佩杜萨岛近海,罹难人数多达数百人;每星期,都有上百位中东和非洲难民试图抵达这座小岛。每当小岛登上国际版面,几乎都是因着难民新闻。而2012年出任兰佩杜萨岛市长的妮可里尼,一直积极参与难民的相关人道行动,甚至要求政府提供协助,她被许多国际人权组织视为英雄,联合国难民署称她为典范,甚至连教宗方济各也公开表扬她的贡献;然而,并非所有岛民都以这位「英雄市长」为傲,许多居民不满难民议题占去政策与福利的空间,更怕赖以维生的观光产业受到影响,怨声四起。

兰佩杜萨岛的确挣扎于没落边缘,这里的旅游旺季仅限夏天,一到淡季,整座岛就陷入冷清与萧条之中。于是,成人纷纷离开小岛谋生,只剩老人跟小孩留下来生活。在这样百无聊赖的日子里,一个12岁小男孩,活在风平浪稳的一端,从不知道岛屿的另一端,狂潮汹涌、波涛不平。一座小岛,却存在两个平行世界。

看见与看不见之间

片中,男孩与难民唯一的交集点是一位服务移民与难民25年的医生,他曾安稳坐在诊间,帮男孩视力检查、愉快闲谈,也曾在救援前线,直视一具具从难民船上运来的罹难遗体。因为「看见」,他再也无法对这群人视而不见。

2016年,此片获奥斯卡最佳纪录片提名,亦获柏林影展最高荣誉「金熊奖」以及评审团主席梅莉史翠普的赞赏:「这是这个世界最需要的作品,一定要去观赏。」更是史上第一部拿下此奖项的纪录片。导演吉安弗兰科.罗西(Gianfranc Rosi)曾被誉为当代最有影响力的导演之一,2013年以《一条大路通罗马》(Sacro GRA)成为首位以纪录片夺得威尼斯影展「金狮奖」的导演。他虽是义大利籍,实则生于非洲的厄利垂亚,也是一个难民的大宗来源国。

这次,他在兰佩杜萨岛蹲点一年,完成《海上焰火》,不似过往一般难民纪录片聚焦于难民本身的脸庞与故事,而是透过12岁男孩的眼睛,带领观众看见两个平行世界和交会的可能,进而思想我们在这个世界的位置。

在预告中,医生为男孩进行视力检查,隐喻男孩最终看见了另一个世界。身为基督徒,如果我们相信上帝创造全世界,又怎么能容许自己掩面不看见某些角落?此刻,在全球的难民国家和各地难民营里,都有无数受苦的人和基督徒工作者,如果我们无法去到苦难之地,至少,为他们祷告,只因在上帝创造的这个世界里,我们的心中都不该拥有平行世界的存在。

【影片】为各国难民祷告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