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转化,Yes, but HOW?

5925

近来常听到教会内不少贤达与前辈在呼吁:要转化国家。这个词汇的意义,应是指福音在台湾这块土地上广传,台湾人对耶稣的态度,从冷漠、敌视,转而成为拥抱与顺从。若能如此,真是感谢主,我自己也一直期待台湾人能大规模归主,多年来读神学、研究宣教,无非是为此目的。然而,该怎么做国家才能转化呢?

有教内先进提出一些非典型的宣教新方法,目标很远大,倒是蛮吸引人的。虽说新方法还没在历史上验证过,有效与否还不得而知,然不试过一二回怎么知道?即便事后无效,但花费不高,总是努力过了;然而,若花费高昂却无法预期有效与否,就应再三考虑了。

参与政治法

比方说,有些人积极推动基督徒参政,组成联盟竞选村里长、立委。言下之意,若基督徒担任这些职务(攻占政治山头),国家就会转化了。(这样的话,若由基督徒担任总统、行政首长,岂不更彻底转化?)

因此,有基督徒组织了号称是「基督教政党」的参选立委,透过教会系统动员,将宣传品直接寄到各教会,不只周报刊登、祷告会代祷,甚至牧师讲道时为该党背书,该党的竞选布条直接挂在教会门口,而教会的「福音」车四处宣传拉票。

也有某宣教机构举行「感恩礼拜与餐会」,邀请了数百人参加。结果,宣教议题的异象分享每一讲次5分钟,另外安排两位某政党的候选人「做见证」,一人15分钟。第一个候选人讲「大家把票投给我,让我进国会为主/大家服务。」

以上种种手法,不只踰越了教会与政党的份际,实际上,是将教会变成了该政党的附随组织了。我常想不通,若要说基督徒参政能使国家转化,其他政党明明也有不少基督徒,怎么就不支持?

历史上有基督徒入党,也有基督徒组党,但没有「基督教政党」这回事,因为,一旦成了政党,就把基督教之所以为基督教的灵魂给颠覆掉了。

掌权的诱惑

根据尤达的观念,这种作法其实是一种「撒督该人的诱惑」,因为这做法假设了历史方向掌握在政经领袖的手上,而不是在上帝手上。因此,「基督徒若要对社会的更新有所贡献,他们就必须和其他人一样(事实上,必须跟其他人竞争)设法让自己成为国家和经济的主人,以便运用那种权力来达成他们认为必须达成的目标。」(《耶稣政治》,161页)

Franklin H. Littell在1960年代评论美国教会一厢情愿的作法,在21世纪的台湾竟然毫无违和感:「教会里的政客往往想借助国家的法律来达成他们想要求他们的会友做,却不能如愿的事。他们以为这是明智而必须之举。……然而,新教的这种作法缺少了真正有纪律的见证,这种反其道而行的作法终究自取其辱:以致教会至今还无法在大众心目中恢复地位。」(引自《耶稣政治》,169页,注十一)

攻占政治山头的提倡者显然极富热情。有热情是好的,但还需要知识。正如箴言19章2节所说的,It is not good to have zeal without knowledge. 即使有善良的动机,行出来的不一定是善。有道是:通往地狱的路,是以善意铺成的。基于公共事务的多面性与复杂性,连马丁路德都说过,宁可要一位会治国的土耳其人,而不要不会治国的基督徒担任国王。(看看教会与基督教机构吧,所有成员不都是基督徒吗?决策时按照「教会内政治」而行,有比非基督教机构更善良吗?好像也不一定。)

每当我思考堕落世界中权力使人腐化的能力时,总不禁毛骨悚然。权力好像两刃利剑,若有人想拿来挥舞,就先伤了自己。唯一办法:装上剑柄,然后谨慎地行使。问责制度是权力之剑的「剑柄」。

权力又好像强力迷幻药,一下子就会使人上瘾。主任牧师在台上一呼,满场会众回应,这么强大的话语权,是否令人陶醉?

因此,每个人都需深刻地觉醒:「我」是个罪人、「我」亟需监督,并且服在一个问责机制之下,按照正当程序行事。否则,一旦赋予权力的那一刻,就开始败坏了。基督徒不能以为可自动免疫,以致于作恶,却仍自以为在行善。电影魔戒里,想以魔戒之力摧毁魔王的影响力的,就被魔王的宰制。实在是适时的提醒。

遶境祷告法

另外,还有一种宣教新策略:绕境。以前基督教没在遶境的,台湾民间信仰的神明才遶境,定期出巡到统治领域宣扬神威。20多年前有人以圣经古代以色列人攻打耶利哥、而非攻打艾城的经文,主张绕着城市边走边祷告,是谓「行军」,即可使福音广传。

刚开始是绕着庙宇「行军」,这二年更有邮轮绕台湾。某主办单位如此宣称:「台湾的复兴,必须连结以色列及恩膏。神国奥秘将被启示出来,荣耀起航,进入命定。邮轮绕行台湾海域祷告,为台湾筑一道火墙,点燃复兴烈焰。……」因此要号召1500人,3天2夜,绕台湾一圈,完成台湾陆、海、空的洁净祷告。

20年不少教会施行绕境,有效吗?根据中研院社会变迁基本调查的数据,台湾基督徒占总人口比例长年一直在4%左右!这样能算有成长吗?姑且不谈「绕境」在圣经诠释的问题,这个做法主张绕境即可洁净,亦即只要透过特定操作程序,即可产生某些特定的结果。这种思维与操作方式,其实是法术。

传福音是要「将各样的计谋,各样拦阻人认识神的那些自高之事一概攻破了,又将人所有的心意夺回,使他都顺服基督。」(哥林多后书10章5节),这场非属血气的争战里,重点是「心思」。因此,传福音之前需要了解当地人心。

掌握现况

就以近日暴红的戏「通灵少女」所反映的宫庙文化为例,我们看得见的,是庙宇、神像、仙姑,以及某些法术行为,在这些看得见的人事物背后,是「人心需要」与「社群互动」彼此纠缠、相互构成。在泛灵式世界想像中,期待着能即刻解惑的功利心态之信众,根据「所视即所是」(直觉、异象)的知识论,对特殊宗教经验的向往、以及对特定操作手法(法术)的有效性之深信不疑。若不先了解这些,怎能领人信主呢?话说回来,基督教里某些流派也蛮宫庙的。

再者,台湾的快速都市化,仅仅在一个世代之间就发生了。国家软硬体建设的经费大量投入都会区,尤其是大台北(高铁、高速高路、都会捷运、高中大学教育机会、服务业以及商业活动等等),吸引各地人口移民大都会。所以都市教会之奋兴现象,产生许多「亮点」,其实社会力要占一大部分原因。

在都会区上班,久而久之大多数成了「都市中产阶层」,影响所及,都市教会的信息、组织与聚会型态也针对都会中产阶级的口味与需要,导致教会里同质性很高。那些缺乏社会政经资源、文化资本的都会区中下阶层未得之民,以及地理距离都遥远的「偏乡」教会,流失了自立、自养、自传的能力与资源。

偏乡教会缺的不只是钱,也不是沾酱油式的短宣队,而是人:能长住当地,活在当地人中间。若是都会中大型教会有计划地鼓励会众,每12~15个家庭支持一个家庭返乡,在当地教会做「会友」,定期探望、差短宣队长期合作。这样,一个中型教会可以差派4~5个家庭,而一个大型教会有能力支持25个家庭投入这个基督教版的鲑鱼返乡专案,是否更能够让台湾转化呢?

返乡?那么小孩升学没了明星国中、明星高中,怎么办?这会是问题吗?不是有父母亲吗?况且,人生的重点也不在于读过哪一所大学而已,而在于有基督!

我想,国家要转化,基督徒的价值观要先转化。

后记:以每人2万元计,1500人搭邮轮,3天2夜3000万。这笔钱,我可以组织一个10人研究团队,每年到全台湾各地举行100场以上宣教专题讲座,一连10年!

(封面相片来源:i.gunawan / CC BY-NC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