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界的李國華們

11633

女作家林奕含之死至今仍餘波盪漾,事件持續發酵,讓社會大眾再度直視存來已久的「狼師」問題。「權勢性侵」長久以來欠缺應有的關注與適切的處理,於是世界上各個藏污納垢的角落裡存著不少暗自哭泣的「房思琪」們,與為所欲為的「李國華」們。

令人遺憾的是,藏污納垢的角落也包含教會界。根據澳洲「機構對性侵兒童事件回應皇家調查委員會」(Royal Commission into Institutional Responses to Child Sex Abuse)的一項調查,1950年至2010年這60年中,全澳洲天主教的神職人員裡高達7%被指控曾有性侵兒童的行為。神職人員若用愛心牧養群羊,理應值得教友信任,但竟有這麼高比例的事奉者犯下權勢性侵之罪,實在令人義憤填膺。

獲得第88屆奧斯卡獎最佳影片的《驚爆焦點》(Spotlight)根據真人真事改編,描述《波士頓環球報》(The Boston Globe)六名記者揭發天主教會在波士頓性侵兒童的醜聞,控訴天主教當局對受害者的漠視。2001年《波士頓環球報》調查報導小組針對過去幾十年來波士頓地區層出不窮的神父性侵兒童案進行深度調查,調查後發現,波士頓總主教區的樞機主教羅賓納(Bernard Francis Law)為了保護被指控性侵的神父,選擇冷處理。這位樞機主教從不革除不適任神父,犯案的神父接受諮商輔導後,被調往另一個教區繼續任職,新的教區對有神父曾犯下兒童性侵毫不知情,結果,這些神父在新的教區依舊犯罪

電影中的律師對記者發出一句萬分沈痛也發人省思的話:「如果養育一個孩子需要整個村落的力量,那麼要侵害一個孩子也同樣需要整個村落。」(If it takes a village to raise a child, it takes a village to abuse them.)的確,權勢性侵不是零星、孤立的單一事件,而是整個社會體系欠缺作為,才導致悲劇不斷重演。

有些弟兄姊妹或許以為新教的牧師無須守天主教神職人員的獨身律,所以認為基督新教類似的情形會好很多,但根據美國提供新教教會保險服務的三家保險公司的數字顯示,多年來每年至少都會有超過260件以上青少年被牧師或行政同工性侵的案子,顯見基督新教和天主教存在同樣問題。

臺灣的教會界也曾出現令人髮指的案例,十幾年前基督教仰望福音之家的林姓牧師利用輔導收容行為偏差的青少年之便,性侵多名少女,最後遭法院判刑4年。

權勢性侵的被害者不單單是兒童與青少年而已,加害者利用自己年齡、職位或輩分的優勢,以哄騙、恐嚇等方式包裹虛情假意的愛意對被害人進行侵害,因此被害者不會只侷限於特定性別與年齡,以成年人為例,加害人與被害人關係以上司對下屬最多。

2016年歐洲的基督教界爆發一則令人震撼的新聞(但在總是報喜不報憂的華人教會圈幾乎未被報導,即使常關注普世教會新聞的基督徒也大多未曾聽聞此事)──《服事可以不流淚》的作者阿得拉加(Sunday Adelaja)牧師被女會友指控曾與不少會友發生性關係,受害人數或許遠超過30人,但確切數字恐怕連阿得拉加牧師自己也不清楚。

阿得拉加1986年從奈及利亞前往前共黨蘇聯留學,畢業後留在蘇聯宣教,1993年移居烏克蘭,隔年創立神國大使教會(Embassy of God Church)。該教會剛開始聚會時只有7人參加,不到8年時間,阿得拉加就讓會友數快速增長到1萬7000人,至今已在世界各地拓植幾百間教會。阿得拉加本身為量產作家,著作破百,他不可思議的教會成長與宣教經驗,讓他所著的《讓你的教會轉化世界》、《服事可以不流淚》等書被翻譯成多國版本,在華人教會界也受到相當程度的歡迎。

一個服事深具果效的知名牧師,卻控制不了自己的肉體情慾,濫用自己的屬靈優勢,他所宣稱不流淚的服事卻讓受害婦女以及他們的家人流淚,這是極大的荒誕。根據阿得拉加的屬靈導師塔夫(Apostle Ulysses Tuff)表示:「我曾與許多女性(已婚和未婚)以及她們的丈夫見面,他們與我分享了所遭受的痛苦,描述了阿得拉加如何監督她們,如何操縱她們……所有的故事同樣可怕,噁心和令人沮喪。」

阿得拉加曾在書中分享,其服事的祕訣就是讓神來建造,要懂得依靠神,花大量的時間禱告、與神獨處。有些問題不是花時間與神獨處就能解決,隨著事奉的規模不斷擴增,服事者贏得越來越多的掌聲,如果沒有一個透明且公正的問責機制或監督或制衡服事者,擁有過多權力的教會領袖若遇上人性弱點的試探,有可能發生憾事,於是有些牧者在金錢上跌倒,有些牧者則在肉體的情慾上跌倒。即使是合神心意、蒙神所愛的大衛王也不例外,他和拔示巴行了姦淫讓她懷孕,後來又藉敵人的手把拔示巴的丈夫烏利亞給殺了。

截至目前為止,阿得拉加不曾關閉他的臉書與部落格,在神國大使教會的網頁上,阿得拉加仍然是教會的主任牧師,否認他曾經犯下這些姦淫。據說他原本想要離開烏克蘭一陣子,回到奈及利亞宣教。考量阿得拉加以往的貢獻,以及教會不想面臨分崩離析的危機,我們恐怕不會有機會了解真相究竟為何。

臺灣幾年前曾有知名牧師和女同工發生「婚外情」,犯錯的牧師不得已只好出國避風頭,讓原本的教會冷處理。一年後牧師回臺灣之後,高調宣稱已經悔改,重新開拓了一間新的教會,許多人不了解為何牧師必須「被消失」一陣子。相較於美國神召會當年將金貝克、史華格牧師開除會籍的嚴厲懲處,重視人情與關係的東方社會似乎較不擅長處理類似事件。

為了顧全教會所謂的「大局」,為了給加害者一個再次出發的機會,有些人選擇忽略與打壓事實真相。然而,正是這種忽略與打壓的失當舉措變相提供加害者一把保護傘,讓加害者躲在傘下不受雨淋。對於教會裡較弱勢的受害者,如果教會裡的各種環節沒有提供足夠的支持,這些人為與非人為的缺漏都將成為共犯結構,這些憾事也將不斷重演。

勿忘電影《驚爆焦點》中發人深省的台詞:「如果養育一個孩子需要整個村落的力量,那麼要侵害一個孩子也同樣需要整個村落。」

(封面相片來源:seven_resist / CC BY-NC-SA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