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界的李国华们

13081

女作家林奕含之死至今仍余波荡漾,事件持续发酵,让社会大众再度直视存来已久的「狼师」问题。「权势性侵」长久以来欠缺应有的关注与适切的处理,于是世界上各个藏污纳垢的角落里存著不少暗自哭泣的「房思琪」们,与为所欲为的「李国华」们。

令人遗憾的是,藏污纳垢的角落也包含教会界。根据澳洲「机构对性侵儿童事件回应皇家调查委员会」(Royal Commission into Institutional Responses to Child Sex Abuse)的一项调查,1950年至2010年这60年中,全澳洲天主教的神职人员里高达7%被指控曾有性侵儿童的行为。神职人员若用爱心牧养群羊,理应值得教友信任,但竟有这么高比例的事奉者犯下权势性侵之罪,实在令人义愤填膺。

获得第88届奥斯卡奖最佳影片的《惊爆焦点》(Spotlight)根据真人真事改编,描述《波士顿环球报》(The Boston Globe)六名记者揭发天主教会在波士顿性侵儿童的丑闻,控诉天主教当局对受害者的漠视。2001年《波士顿环球报》调查报导小组针对过去几十年来波士顿地区层出不穷的神父性侵儿童案进行深度调查,调查后发现,波士顿总主教区的枢机主教罗宾纳(Bernard Francis Law)为了保护被指控性侵的神父,选择冷处理。这位枢机主教从不革除不适任神父,犯案的神父接受咨商辅导后,被调往另一个教区继续任职,新的教区对有神父曾犯下儿童性侵毫不知情,结果,这些神父在新的教区依旧犯罪

电影中的律师对记者发出一句万分沈痛也发人省思的话:「如果养育一个孩子需要整个村落的力量,那么要侵害一个孩子也同样需要整个村落。」(If it takes a village to raise a child, it takes a village to abuse them.)的确,权势性侵不是零星、孤立的单一事件,而是整个社会体系欠缺作为,才导致悲剧不断重演。

有些弟兄姊妹或许以为新教的牧师无须守天主教神职人员的独身律,所以认为基督新教类似的情形会好很多,但根据美国提供新教教会保险服务的三家保险公司的数字显示,多年来每年至少都会有超过260件以上青少年被牧师或行政同工性侵的案子,显见基督新教和天主教存在同样问题。

台湾的教会界也曾出现令人发指的案例,十几年前基督教仰望福音之家的林姓牧师利用辅导收容行为偏差的青少年之便,性侵多名少女,最后遭法院判刑4年。

权势性侵的被害者不单单是儿童与青少年而已,加害者利用自己年龄、职位或辈分的优势,以哄骗、恐吓等方式包裹虚情假意的爱意对被害人进行侵害,因此被害者不会只侷限于特定性别与年龄,以成年人为例,加害人与被害人关系以上司对下属最多。

2016年欧洲的基督教界爆发一则令人震撼的新闻(但在总是报喜不报忧的华人教会圈几乎未被报导,即使常关注普世教会新闻的基督徒也大多未曾听闻此事)──《服事可以不流泪》的作者阿得拉加(Sunday Adelaja)牧师被女会友指控曾与不少会友发生性关系,受害人数或许远超过30人,但确切数字恐怕连阿得拉加牧师自己也不清楚。

阿得拉加1986年从奈及利亚前往前共党苏联留学,毕业后留在苏联宣教,1993年移居乌克兰,隔年创立神国大使教会(Embassy of God Church)。该教会刚开始聚会时只有7人参加,不到8年时间,阿得拉加就让会友数快速增长到1万7000人,至今已在世界各地拓植几百间教会。阿得拉加本身为量产作家,著作破百,他不可思议的教会成长与宣教经验,让他所著的《让你的教会转化世界》、《服事可以不流泪》等书被翻译成多国版本,在华人教会界也受到相当程度的欢迎。

一个服事深具果效的知名牧师,却控制不了自己的肉体情欲,滥用自己的属灵优势,他所宣称不流泪的服事却让受害妇女以及他们的家人流泪,这是极大的荒诞。根据阿得拉加的属灵导师塔夫(Apostle Ulysses Tuff)表示:「我曾与许多女性(已婚和未婚)以及她们的丈夫见面,他们与我分享了所遭受的痛苦,描述了阿得拉加如何监督她们,如何操纵她们……所有的故事同样可怕,恶心和令人沮丧。」

阿得拉加曾在书中分享,其服事的祕诀就是让神来建造,要懂得依靠神,花大量的时间祷告、与神独处。有些问题不是花时间与神独处就能解决,随着事奉的规模不断扩增,服事者赢得越来越多的掌声,如果没有一个透明且公正的问责机制或监督或制衡服事者,拥有过多权力的教会领袖若遇上人性弱点的试探,有可能发生憾事,于是有些牧者在金钱上跌倒,有些牧者则在肉体的情欲上跌倒。即使是合神心意、蒙神所爱的大卫王也不例外,他和拔示巴行了奸淫让她怀孕,后来又藉敌人的手把拔示巴的丈夫乌利亚给杀了。

截至目前为止,阿得拉加不曾关闭他的脸书与部落格,在神国大使教会的网页上,阿得拉加仍然是教会的主任牧师,否认他曾经犯下这些奸淫。据说他原本想要离开乌克兰一阵子,回到奈及利亚宣教。考量阿得拉加以往的贡献,以及教会不想面临分崩离析的危机,我们恐怕不会有机会了解真相究竟为何。

台湾几年前曾有知名牧师和女同工发生「婚外情」,犯错的牧师不得已只好出国避风头,让原本的教会冷处理。一年后牧师回台湾之后,高调宣称已经悔改,重新开拓了一间新的教会,许多人不了解为何牧师必须「被消失」一阵子。相较于美国神召会当年将金贝克、史华格牧师开除会籍的严厉惩处,重视人情与关系的东方社会似乎较不擅长处理类似事件。

为了顾全教会所谓的「大局」,为了给加害者一个再次出发的机会,有些人选择忽略与打压事实真相。然而,正是这种忽略与打压的失当举措变相提供加害者一把保护伞,让加害者躲在伞下不受雨淋。对于教会里较弱势的受害者,如果教会里的各种环节没有提供足够的支持,这些人为与非人为的缺漏都将成为共犯结构,这些憾事也将不断重演。

勿忘电影《惊爆焦点》中发人深省的台词:「如果养育一个孩子需要整个村落的力量,那么要侵害一个孩子也同样需要整个村落。」

(封面相片来源:seven_resist / CC BY-NC-SA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