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让圣经成为道德方程式

4416

不知道您身边有无如下情况:

当您正在跟友人或其他弟兄姊妹「讨论」某个生活伦理上的议题时,只要一旦有人说出「不符合圣经教导」的见解,便会有其他人跳出来,背出圣经上的经文,仿佛宣告标准答案一样,指正那些「不符合圣经教导」的见解,要求在场的人听上帝的话,不容异议?

甚至更夸张一点的,在背完答案之后,还会对那些说出和自己圣经见解不合的人贴上「下地狱」、「异端邪说」的标签,然后心满意足地离开,留下的人则是一脸错愕。

如果没有,那您的运气真的很好,因为我在网路上的教会版论坛中,不时会碰见将圣经当成道德方程式,直接背出一段圣经经文当标准答案的道德方程式达人。

能背经文还算好的,有一些根本只是论点,连圣经佐证都没有,像是读书这件事情,有一些道德方程式达人会先问,「这本书的作者是不是基督徒?」好像不是基督徒写的书,就完全没有阅读价值了?!如果按照这个逻辑,这些人恐怕有很多东西都不能用,因为并不是每一样东西都是基督徒发明或生产制造的。

有一些弟兄姊妹耐性好,会试图引用各种神学观点或不同的圣经见解与其「沟通」、「讨论」,不过,既然是道德方程式达人,则是无论如何都听不进别人的意见,只会不断地跳针坚持自己的答案是正确的,别人都应该听从,不听的就是悖逆,都是假基督徒,都该下地狱,末日承受烈火审判。

背标准答案是很填鸭教育思想的学习方式,是台湾社会长年以来学习知识的方法,对于思辨能力的培养却不见得有帮助,甚至是很大的伤害。然而,让学生背标准答案却是对老师和学校来说十分便利的教育方式,检核学生程度只要看答案的背诵正确率即可。至于是否确实理解,无关紧要。

遗憾的是,这套将圣经化约分拆成问答集,让弟兄姊妹背诵各种问题的标准答案式的填鸭教育思维却也渗透进台湾教会,甚至透过某些「属灵权威」的加持,在教会里更加被巩固。所以,在教会里有不少像参考书式的灵修教材,信徒们只能背入标准答案。聚会时背圣经,背讲道内容,背牧师或传道宣讲的教义和生活伦理指南,甚至会后还要抽考。

受洗前获前婚前先上基要真理造就班,把教材上的标准答案背下来,牧师或传道会抽考,背得正确才能通过考核,才能受洗/结婚。培养弟兄姊妹传福音,也有标准化的教材(好比说,早年最流行的四律),把一套制式福音背诵下来,就可以差派出去。对于某些弟兄姊妹来说,世界上所有的问题都能简单对应到一个圣经上的标准答案,对于这个答案,不须怀疑或不容质疑,「不要怕,只要信」。

过程当中,有人想举手问问题不是可以,只不过,通常只会得到标准答案的回复。纵然有名为讨论的过程,结论却仍然只能指向某一个单一的答案。

对个人来说,听见就信了且能确实遵守,是很幸福的事情,也的确是属天的恩典,更是个人属灵的悟性。然而,自己可以,却未必代表全世界的每一个人都可以。你能够听了就信固然很好,别人听了有疑惑想要讨论或有不同意见也很正常,真理未必是越辩越明,也未必就能说服对方接受,但却能在理性的沟通讨论中让对方看见我们的真心诚意,让彼此看见双方的异同处,试图求同存异,让福音的种子更多的扩散出去,我以为才是和不同意见者沟通讨论的真正目的。

不是每一件事情都像数学方程式一样,找到一组公式呈现结果。再者,就算最后的答案果然是圣经教导没错,但在过程中抱持开放讨论的态度,就好像在解方程式时可以加入很多自作假设的辅助变项,方程式也是透过一连串的推导而得出,并不是一开始就存在且不用证明。

对某些已经信了的弟兄姊妹来说,圣经真理也许无须证明,但对于未信之人或抱持审慎态度的人来说,圣经真理必须在不疑有他处存疑,凡事得透过自己推敲思考后确认无误才能接受,甚至引入魔鬼辩护士来反向检核。

怕的是未经自己思考就相信/接受,习惯被豢养而失去了独立自主思辨能力时,哪天碰上披着羊皮的狼,以九真一假的方式操弄圣经,断章取义,偷渡错误观念,迷惑我们偏离正道时,我们也因为失去分辨能力而将貌似真理的错误方程式全盘接受下来,反倒成为了使人远离上帝的魔鬼方程式的代言人而不自知。

为何西方基督教社会戮力发展神学,戮力考察圣经?

因为真理对人类来说乃是奥秘,人类只能以当下的智识理解,并不必然正确。从历史上来看,当年被视为正确后来被推翻的神学教义也不少,教义之所以能够修正甚至推翻,靠的就是在不疑有它处存疑,靠的就是敢于冒大不讳的进行思辨,靠的就是不将任何圣经教导化约成不可动摇的道德方程式强迫接受或遵守,而是对上帝抱持信心,以真诚但开放的心检视圣经,让证据说话,而不是将自己的主观透过圣经经文包裹之后再以教会权威的身分强力放送,且杜绝对话、沟通、交流、质疑或思辨。

(封面相片来源:chefranden / CC BY

1则评论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