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一届香港政府,给教会的信息

1145

新一届香港特区政府上任了。有人建议社会应放弃昔日与政府对抗心态,给新政府时间和机会。用相同逻辑,新一届政府也应放下成见,开放地与泛民主派相遇。教会如何看待新一届政府?它要向新一届政府宣告甚么福音?我想到圣经一段话:

「学生不高过老师,仆人不高过主人。学生所遭遇的与老师一样,仆人所遭遇的与主人一样,也就够了。既然有人骂一家的主人是『别西卜』,更何况他的家人呢?」「所以,不要怕他们,因为掩盖的事没有不显露出来的,隐藏的事也没有不被知道的。我在暗中告诉你们的,你们要在明处说出来;你们耳中所听的,要在屋顶上宣扬出来。那杀人身体但不能灭人灵魂的,不要怕他们;惟有那能在地狱里毁灭身体和灵魂的,才要怕他。两只麻雀不是卖一铜钱吗?你们的父若不许,一只也不会掉在地上。就是你们的头发也都数过了。所以,不要惧怕,你们比许多的麻雀还贵重!」「所以,凡在人面前认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认他;凡在人面前不认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不认他。」「你们不要以为我来是带给地上和平,我来并不是带来和平,而是刀剑。因为我来是要叫『人与父亲对立,女儿与母亲对立,媳妇与婆婆对立。人的仇敌就是自己家里的人。』爱父母胜过爱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爱儿女胜过爱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不背自己的十字架跟从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得着性命的,要丧失性命;为我丧失性命的,要得着性命。」(马太福音10章24~39节)

杀身体的政府

这段圣经没有具体引导我们思考要向政府宣讲甚么的福音信息,反而提醒教会,要有勇气宣讲上主的福音,因为上主的福音往往是一个令当权者不舒服的福音,以致他们要用杀身体恐吓和对待宣讲福音的教会(节28)。杀身体应是黑社会的作为,但现实是,政府也杀身体的。近日例子是北韩政府不仁道对待美国22岁大学生瓦姆比尔(Otto Warmbier)。事实上,政府跟黑社会的分别不是前者维护治安,后者破坏社会秩序,而是前者是合法杀身体,后者是不合法杀身体。那么,杀身体的政府不只是北韩,更包括中国政府、美国政府。为何上主福音往往令当权者不舒服,以致他们要用灭声方式对待上主福音?当权者害怕甚么呢?

福音是公开宣讲

第一,因为耶稣基督的福音是一个公开宣讲的福音,拒绝卓底协商和静稍稍宣讲的福音。耶稣说:

我在暗中告诉你们的,你们要在明处说出来;你们耳中所听的,要在屋顶上宣扬出来。(节27)

有些教会选择不问世事,但更多教会选择对社会不公义事不公开表态。理由一,因为公开表态太政治了;理由二,因为公开表态太激进了;理由三,若以改变对方为目的,私底下劝告比较有效;理由四,要给对方面子。但问题是:不公义的对方是当权者,不是受害者。在以上逻辑下,怪不得有人认为1989年的北京学生是错的,因为他们公开指出中国政府贪腐、拒绝私底下劝告中国政府。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揭穿豆腐渣工程的谭作人等人是错的,因为他们公开这事,不给中国政府面子。2014年的香港占中是错的,因为他们公开表达不满,不体谅政府。不要忘记耶稣说:

你们不要以为我来是带给地上和平,我来并不是带来和平,而是刀剑。(节34)

令人难过,教会满足于筹备不会有杀身之祸的公开活动(例如,香港福音盛会的公开布道会),但对社会不公义事选择沉默。教会或许会批评政府的不是,但却拒绝公开宣讲政府的不义。当教会习惯了卓底协商和静稍稍宣讲时,他们已忘记了耶稣的教训。

福音挑战偶像

第二,因为耶稣基督的福音挑战一切看自己为绝对的制度和人。在耶稣时代,绝对不只是统治者,更是家庭。前者对人操杀身之权,后者对人的身份和感情(归属感)有绝对影响。对于统治者,耶稣说:

  那杀人身体但不能灭人灵魂的,不要怕他们。(节28)

至于家庭对人的操纵,耶稣说:

因为我来是要叫人与父亲对立,女儿与母亲对立,媳妇与婆婆对立。人的仇敌就是自己家里的人。爱父母胜过爱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爱儿女胜过爱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节35~37)

耶稣基督的说话不是反政府和反家庭,而是拒绝他们被视为绝对,不但因为绝对是偶像崇拜,更因为偶像带给人不是自由,而是羁绊。所以,将自己绝对化的制度和人倾向以暴力使人不敢与他们作对。在绝对性下,中国政府不容许被挑战和质疑,并以爱国建立其偶像性。至于家庭,有人以维护家庭为由(将家庭绝对化)伤害了很多人际关系。也有人以爱子女为由,忘记了子女不是上主。

不用惧怕

面对门徒受迫害的可能,耶稣不觉奇怪,并说,「学生所遭遇的与老师一样。」(节25)但耶稣安慰门徒,重复三次向他们说,不要惧怕,并用了一个比喻,

两只麻雀不是卖一铜钱吗?你们的父若不许,一只也不会掉在地上。就是你们的头发也都数过了。(节29~30)

这安慰是对那些履行耶稣基督吩咐的门徒说的,而不是不带条件,任何场景都适用。意即,当投资失利者,失恋者等以此话安慰自己说,「上主必看顾我」时,这可能是一厢情愿,因为这段话不是对他们说的。问题是:这安慰的话是否等于没有殉道的可能?但现实是殉道者是有的。那么,安慰的重点不是逢凶化吉,而是在危难中,上主与受难者同在,受难者不会被忘记。再者,上主是「那能在地狱里毁灭身体和灵魂的」(节28),即上主是审判者,带来公义和拯救。

选择

若宣讲福音会带来被迫害的结果,耶稣问:「愿意背这十字架跟从我吗?」(节38)即是否愿意公开宣讲福音,是否有勇气不向那将自己绝对化的制度和人屈服吗?丹麦哲学人祁克果曾说,倾慕耶稣者主要会为世界、人和历史投诉,但真正跟随耶稣者明白耶稣在世上的十字架,并以此作为门徒之路。

(封面相片来源:Labour Party Image Channel / CC BY-SA;香港2017.07.01 七一大游行。)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