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vs.压榨、教育vs.奴化:反思「劳作教育」和「服务学习」的背后

20909

最近大学指考结束,暑假过后,有批大学新鲜人即将入学,不少大学,大一新生全年必修「零学分」的「劳作教育」或「服务学习」课程,内容以清扫校园环境为主,这是台湾特有现象。

全国私校工会与学生代表,6月28日公开呼吁:「大学应停止『假学习、真压榨』的服务学习课程!」批评部分学校为了省钱,以「爱校」为名,强迫学生为打扫校园,毫无教育性,仿佛「结构性诈骗行为」和集体奴化,指出「强制性的校园清洁劳动可以培养美德和情操,那么奴隶应该是品格最高尚的人,政府应该行奴隶制度!」。

DCARD网路社群论坛,有网友回应「这种没有技能的重复体力劳动,根本就只是浪费生命和时间而已啊!」;「这样的服务学习与免费劳工无异,学校是教育机构,教育机构以零学分的方式强制学生沦为免费劳工,应该不是教育的表率。」

究竟「劳作教育」或「服务学习」是怎样形成?则需回顾首创「劳作教育」东海大学的创校。

根据2005年东海大学发行《东海大学劳作教育50年》,1952年「中国基督教大学联合董事会」(联董会)秘书长芳威廉(Dr. William P. Fenn)来台考察和筹备创设大学,提出「不只以培育领导人才为唯一的目的,同时希望造就一些『仆人』。」,强调「这所大学不是白领阶级的养成所。不论男女同学都要训练劳动的习惯,有朝一日出了社会才不会怕脏物沾身。劳动意味学校用最少的服务人员,师生过著俭朴的生活,同时意味着对校外社区提供实际的社区服务。」将「劳作制度」列入东海大学创设目的与方针之一。

1955年,东海大学正式设校招生,首任校长曾约农聘吴德耀担任劳作指导召集人和遴聘多位委员。练马可教授(Dr. Mark C. Thelin 1933-2014/12/1)与7位新生,开学前志愿打扫整理校园环境。11月2日,首任董事长杭立武(教育部长,东海大学创校筹备处主任)主持创校典礼,随即推行「劳作教育」(Labor for Education)制度,修习基本劳作时间为2年,每周5小时,一、二年级学生均需参加。

有趣的是,东海大学设校才短短几个月,竟然登上TIME《时代周刊》,以The Pioneers(拓荒者)为题报导东海创校开学,特别提到「劳作教育」强调「学生还得劳动服务,这在东方可视为破天荒的观念,因为传统的知识份子是劳动为低下的工作。」,文末引用曾约农校长的期许:「开创将是我们的格言。」

曾约农曾说:「在过去的封建社会里,所谓『读书人』的『士』,在『庶人』之上,成为一个较优越的阶级。后来,封建制度虽然已经没落,而社会上仍然保持着所谓士大夫阶级的优越感与潜势力。」并指出士大夫阶级通病:一、「四体不动」(视劳动为贱役);二、「不辨菽麦」(不治生产);三、「独居孤陋」(脱离人群),东海要培育「身心平衡,手脑并用」人。显然,东海大学在设校时即以「劳动教育」塑造形象。

1988年,东海大学以法律系为主的大一新生曾经「罢工」反对劳作教育,后来,东海大学在简章中都会注名「本校实行劳作教育」,杜绝抗议。以后,越来越多大学参考东海陆续实施劳作教育、服务学习,东海是制度开创者,形成风潮。

「劳作教育」看似立意甚佳,但最大的问题在,「劳作教育」是由于「联董会」与创校元老「由上而下」的政策性作法,而不是「由下而上」草根性的启蒙、觉醒和实践。

回顾历史,试问,东海创校董事长党国大老杭立武、校长曾约农(清代名臣曾国藩曾孙),以及参与创校的外国人士(联董会代表)、国内教会人士(主要是长老教会),这些大老、牧长究竟有没有先放下「士大夫」阶级身段,自己成为「仆人」来实践「劳作教育」?还是「劳作教育」只是成为要求学生的制度,对外塑造形象的宣传招牌?讲得再多,那些大老们都不如与当年学生一起打扫校园的练马可教授!

「劳作教育」、「服务学习」发展超过60年,是否已经变质?反省当今的大学「劳作教育」(Labor for Education),大学生清扫校园获得必修学分,却没有进一步教育大学生思考劳动本质、劳动权益、认识与尊敬Labor(劳工),让劳动意识深植心中。更没有教导「专业的打扫」技能,至少读《世界第一名清洁妇》羽田机场清洁员,日本国宝级清洁妇新津春子的书,如此,难免令人感觉得浪费时间!

当私校工会和学生批评「劳作教育」和「服务学习」存在变相压榨学生等问题,难道大学生、年轻人就是不事劳动、不爱清扫与服务吗?事实上,如果动机对了,青年学子就会产生认同感,不用「零学分必修」,自己就会主动去做,2014年太阳花学运就是鲜明的例子,占领立法院的学运现场,学生主动清扫、垃圾分类,维护环境整洁。

反思「劳作教育」、「服务学习」,最佳典范是为门徒洗脚的耶稣,耶稣说:「我是你们的主,你们的夫子,尚且洗你们的脚,你们也当彼此洗脚。」(约翰福音13章14节)耶稣自己为门徒洗脚。希望推行「劳作教育」、「服务学习」的大老,想想耶稣的实践,不见得是打扫清洁,而是有「彼此洗脚」的胸怀,回到「服务」、「劳动」本身的价值,调整「打扫换学分」或「当志工换证明,方便申请学校」的扭曲现象,尊重、尊敬伟大的劳动者。

(封面相片来源:Stin Shen / CC BY-NC-SA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