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年/跳脱成功模式的「作见证」

6301

在一次探访后的某一天,与那位被探访者的家庭成员相遇,又再次聊起家人在忧郁的笼罩中十分艰难,但仍然愿意努力试着往下走,甚至愿意一起祷告、唱诗等等。聊了一会儿,我便回应说:「这么大的难处,还愿意努力活着、愿意再试试看、愿意一起祷告……,这就已经很不简单,是很难得的见证!」此时这位弟兄很客气地回答说:「唉~觉得还没好起来,还不够好,没有什么资格好作什么见证的……。」

当然我不觉得每个人都非得要公开作见证,也不是每个见证都适合公开分享,只是这驱使我再思什么是「好的见证」?怎么样才是「有资格」作见证?借着这次的对话,让我想再次检视「作见证」这件事儿;若是教会里的「作见证」,总是听到「好的」、「成功的」,到底会产生什么问题呢?

我试着从以下几点来提出一些浅见:

1. 在实际的教牧处境上—这类「成功的」见证,经常带给还在困境中的人更多且更大的沈重感。因为似乎有些人被上帝眷顾的同时,而有些人是被上帝冷落,甚至可能是被忽视的。

其实有一种很美好的见证,是让苦难中的人也感到「原来有人跟我一样……」。 有一位师母是这样陪伴一位想自杀的姊妹的;这位姊妹来找师母说:「师母,我实在受不了了,我想去死…」。简略的描述这位师母的教牧技巧其实只有三个字:「我也是……」,接着两个人深度的分享生命的沈重,最后一起相拥、哭泣,在哭泣中祷告。

需备注一下,这需要考量个人的恩赐和人格特质,并不鼓励直接粗糙的套用。我想表达的是,有时候在台上的见证者正兴高采烈地分享「成功案例」时,也许正拉远了与听者的距离,并且在别人的担子上又多加了一斤的沈重。

2. 从群体的视野来看,这样类型的见证容易传达出一种偏斜的资讯,就是「上帝比较喜悦我、有挺我,你们还没得到上帝垂听的,要自己多注意、要自我检讨、要更敬虔、要更努力祷告、要……」。纵使说者无心,但教会中的见证案例若经常充斥着成功型的见证,那难免听者有意。

许多教会可能还风行此类「模范生式的宣传」,先不谈信仰和教会了,就连教育也都渐渐撇弃这类的教育模式时,教会要不是低估了听者的智商,要不就是高估了这种方式的效用。更不用提,想用这类见证来证明或加强上帝是伟大的内在信念,这是一种愚昧。

3. 若深究到人生命内在的景况上,也就是人心的复杂度和黑暗面……等等时,这类「成功的」见证在生命议题上是很表皮的、是虚的,因为在无形中它扁平了、简化了苦难议题的深度和复杂度。

要知道,有些来到教会的「寻者」,可能已经玩过好几轮的「成功」和「一战成名」的世俗游戏了,这些失落的「寻者」可能正想要从「成功」与「胜利」的杂讯中窥探或侧耳听见真实的「呼召」,但来到教会竟却又嗅到自己最厌腻的气味,尝到有如味精般的人造鲜甜。这是对福音的辱蔑,更是在上帝面前不可开的玩笑和戏谑。

4. 从上一点伸向福音的核心,到底「作见证」是什么?教会若推崇这类成功型见证时,那么很容易模糊了「罪与圣洁」才是我们生命该正视的核心议题和真正的见证。马可福音2章5节「耶稣见他们的信心,就对瘫子说:小子,你的罪赦了。」面对一个瘫痪多年的人,耶稣吩咐的不是你的病得痊愈、起来行走,而是说:「你的罪赦了」!

从这处经文不正是让基督徒了解,是!生病、失恋、失业、破产……是问题,但不是最核心的问题。纵使让你病得痊愈、事业成功、爱情得意,你的快乐不会因此满足;名利双收后你会有更深的虚空、病得医治后你会有更大的渴望、爱情之路则经常出现失望、摩擦、需要长存忍耐……。耶稣指出我们生命中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将最深切的渴望放在祂自己身上,而这正是福音的核心「悔改」,回转、并将一切的渴望转向祂!

5. 教会若让「作见证」走向这类成功模式之路,也许能一时让「新进成员」觉得很有朝气,但同时也正让风行这类「成功型」行销式教会中的「长期听众」越来越无感,也越来越无共鸣。因为在更内在的生命角力的议题上,这种见证毫无发力之处。常见这些会众在饥渴真道的失落感中,常有无奈和无助。

6. 最后,则回到神学的角度。若我们只能在病得医治、事业有成、爱情得意时才能作见证,其实在无意之间,我们正定规、也限制了上帝心意的呈现。这样的见证限缩了上帝工作的深奥与超越性。以赛亚书55章9节「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当只有成功、只有好、只有卓越才能成为见证时,上帝与阿拉丁神灯有什么不同?一个不留意我们很可能把上帝关在一盏神灯里。

不好的神学会带来不良的副作用,若「成功模式的见证」太多时,最可惜的是,那些其实在心中,在一些微小的心灵角落,所发生最具震撼的改变、扭转和得胜的见证,很可能被淹没埋葬掉了。从世界的眼光来看,这些「微小的见证」可能根本起不了什么影响力,但事实上那些许多在泪水和挣扎中的经历,却正是上帝用祂那浩瀚的大能大力(以弗所书1章19节)所做在人心深处的。上帝如何使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照样祂正是用这能力使人心回转、诚心悔改。这些微小但具绝对震撼的见证,若是被教会忽略而消没,那必是教会莫大的损失。

以上提出一点观察和分享,绝对无意说日后我们就不能跟别人分享病得医治、升官发财、心想事成。而是当我们作见证时,是否能多想想,这些说出口的讯息于主和我有什么关系?又,我的见证是否能使仍处困境中的人得着安慰?并且这信息是否能将人更紧紧钩向主自己?

基督信仰最特别之处,不是成功案例!而是当我们软弱时、仍处病痛时、失意时、消沈时…甚至是濒临死亡之际,我们却向主存著指望,这就是好见证,甚至应该说这才是见证!正如保罗所说「他对我说:我的恩典够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所以,我更喜欢夸自己的软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哥林多后书12章9节)

若教会所推崇的见证,很难与复活的主或主的复活产生共振,那么这样的见证正是教会世俗化最明显的例证!愿主怜悯祂自己所生的教会!

「我们若活着,是为主而活;若死了,是为主而死。所以,我们或活或死总是主的人。」(罗马书14章8节)

(封面相片来源:SimpleSkye / CC BY

作者简介/光年
神学院道学硕士毕业,目前于教会职任传道。喜欢电影、爵士乐和料理,时常与挚友畅聊神学,偶而卷起袖子下厨烹饪,吃喝之中体现信仰和教会。最在意的是教会讲台的传讲,并于神学上持续精进中。

2 意见

  1. 是的!以前我也以为「成功」才是好的见证,然而多年过去,我渐渐明白,在自以为的苦难中,仍能倚靠神跨越困境(自己的心),虽然实际问题未解决,但能有喜乐的心,坚持不放弃,那就是美好的见证了。

    太常听到“成功”的见证,似乎会容易轻忽神给人的信息。还有带来自我怀疑或自责,譬如:为什么别人的病得医治,我的没有?是不是我的祷告不够?是不是我不够虔诚?是不是………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