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爱的智慧有多可怕:反驳某些「基督徒」在刘晓波逝世之后的言论

24591

刘晓波被中共虐杀之后,全球有良知的民主人士无不表达同情和愤怒,惟有少数自称「基督徒』(耐人寻味的是,又都自诩为「改革宗基督徒」)的人士居高临下、自以为义地发表某些自以为是的言论。这些言论不仅有害于社会公义的彰显,而且也有害于基督福音的传播。因此,我有必要提出商榷和反驳的看法。

有一名北京基督徒李岩在微信上说:「没有来自上帝的真理,就只能是道德主义的受苦。我很敬佩王怡牧师,站在真理上批评晓波老师是道德主义的受苦。」

台湾静宜大学教授柯志明在脸书上发文指出:「作为一个基督徒,我坚定地相信,若没有那位为刘晓波及所有中国人而被判死刑钉十字架流血而死但又复活的耶稣基督,离开了祂,刘晓波的死将毫无意义,与其他世人的死无异。」

当我发布台北济南路长老教会和台湾基督教长老教会总会将在本月30日晚上7点至9点为刘晓波举办烛光追思礼拜的消息之后,在上海牧会的年轻牧师谢昉在我的脸书上留言说:「借教会为之举行追思礼拜则极为不妥,也向世界传递干扰福音的资讯,似乎让人觉得只要『行公义、好怜悯』或从事符合圣经伦理的活动就可以得救,这是有违福音的。望深思熟虑。」

这三种标榜改革宗神学的论调,让我感到相当难过和遗憾,尤其是三位发言者都是跟我熟悉的主内肢体。然而,吾爱吾友,吾更爱真理,不得不撰文与之商榷。我遗憾地看到,他们貌似神学正确的言论,毫无爱心与悲悯,无非是为了显示自己「神学正确」或高人一等。他们对刘晓波的轻视乃至蔑视,间接地跟共产党对刘晓波挫骨扬灰的暴行相配合。他们否定上帝普遍恩典的教义,自以为是天堂的守门人,任何人都得跟他们购买一张门票,才能进入天堂。

近年来,改革宗神学在华人教会的复兴,是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然而,我越来越发现,有一群人将改革宗神学推向极致,比赛「谁更改革宗」,或者「谁是百分之百的改革宗」。假如加尔文来到今天他们主持的教会,恐怕也会被排斥在壁垒森严的「改革宗」之外。某些一旦戴上「改革宗神学家」的面具便不可一世的人物,其实是极端不宽容的原教旨主义者,他们将爱和公义相平衡的福音加以意识形态化、教条化,沦为耶稣所痛恨和谴责的法利赛人。

这一次,这些「改革宗代表人物」关于刘晓波的言论,在社交媒体上受到教会内外普遍的质疑。

首先,刘晓波是否为基督徒,我想只有他自己知道,当然上帝也知道。其他人多年无法接触到狱中的刘晓波,对此难以下定论。即便我们暂时认为刘晓波是非信徒,关于教会是否可以为非信徒举行追思礼拜,在基督新教内部似乎并无定论。然而,谢昉牧师轻率地对教会为刘晓波举办追思礼拜下了一个「干扰福音」的严重定罪,让人感到莫名惊诧。

对此,此次纪念活动的举办方、台北济南路长老教会的黄春生牧师在脸书上留言说:「本质上都是为自由民主价值在奋斗的人,自由民主也包括自决权。如果刘晓波活得更久,他也会有更多民主自由的体悟与论述。为一位勇敢的中国人权斗士举行追思会,是我们可以做的事。」

而教会公报社的总编辑方岚亭牧师也留言说:「我现在最大的领受,是他为他那被奴役的同胞们能获得自由受苦受难,而我自己很惭愧在身心自由下灵魂是那般囚禁。」

主流出版社总编辑、为刘晓波出版文集的郑超睿弟兄在脸书上指出:「我当然了解不同的宗派对于追思礼拜、丧事礼仪有不同的见解,这部分我绝对尊重。但别的宗派有不同的做法,也请尊重,宣教的方式有很多种,不要随便指责别人『有违福音』。我忍不住要说,对于一个被独裁政权压迫至死,并且从著作中很明显可以看出这人至少是一个慕道友,然后呢,有一些基要派的信徒议论纷纷,究竟可不可以帮这人举行追思礼拜。我只看到神学,看不到爱。我闻到一股浓烈、不带馨香的法利赛人味,有些人重视的是神学正确,像纠察队一样检查大家有没有守律法。……余杰当年受洗成为基督徒的时候,亦师亦友的刘晓波先生就在旁边观礼,余杰曾经告诉我,如果有一天刘晓波先生出狱后,他很希望也有把握要作刘晓波先生受洗的观礼人。很遗憾的是,刘晓波生前的最后几年就在狱中被囚禁至死,最后还被强迫火化、海葬。我不会去论断谁是不是基督徒。最后我想说,追思礼拜有一大部分其实是为了还活着的人所举办的。」

对于其他两种认为刘晓波不是为耶稣基督而死,其死亡就毫无意义的论述,在北美牧会的王志勇牧师评论说:「丧失基本常识和良心,刘晓波就是因为见到此类的神棍而不愿意到教会中受洗的!」

台湾基督徒学者、传道师洪圣斐在脸书上也留言指出:「上帝是不是外邦人的上帝?当然是!上帝有没有兴起外邦人在祂的计画中扮演角色?当然有!上帝有没有跟外邦追讨过他们实施暴政的罪?当然有!那凭啥说拿刘晓波的死说嘴?……某位基督教界有名的大学教师拿刘晓波的不幸作文章。真的该去读一下耶稣在《启示录》中对以弗所教会的责备。」

还有一些弟兄姊妹也在脸书上留言。有人说:「那位大学教师也是基督徒吗?若是那真是太不该了,中国拆教堂的行为那位教师没看见吗?还是视若无睹?如果是视若无睹还替这种不公不义的政权歌功颂德,那他根本不配为基督徒。」还有人说:「也许可以用《沉默》来作为回应,耶稣用自己的生命向世界递出橄榄枝,是要让所有人都能被他的爱所拯救,无论认不认识祂.何况说不定其实刘晓波比很多人都要来得更认识神,只是还没有受洗.耶稣的爱是宽容的,这个时候应当与哀哭的人同哀哭。」

刘晓波为公义和爱而献身,此事至少彰显出上帝在这个世界的普遍恩典。在上帝宏大得超乎我们想像的救赎计划中,上帝并非单单使用基督徒,也使用非基督徒。很多不是基督徒、甚至是「异教徒」的伟大人物,也在用生命践行某一个层面的上帝的真理,比如甘地、哈维尔、达赖喇嘛等人。他们都不是基督徒。然而,我在精神上与这些追求公义和爱的人的相通性,超过了跟那些将圣经经文和基督教教义当作砖头砸人的所谓「基督徒」的相通性。

我阅读过刘晓波的很多文字,发现刘晓波研读过圣经和许多神学著作,内心深处充满了对真理的渴慕,甚至比很多「教主式」的专横独断的基督徒更接近圣经真理。刘晓波在〈铁窗中的感动:狱中读汉斯‧昆《论基督徒》〉一文中写道:「基督教信仰的最伟大之处在于:人之为人,首先是爱,其次才是智。无爱的智慧越卓越,就越有可能作恶多端。绝对的爱无条件地构成人性的必须条件或前提。」愿刘晓波的这句话能让那些缺乏爱心、冷漠怯懦的基督徒们反省自己的信仰真貌。

(封面相片来源:ryanne lai  / CC BY-NC

19 意见

  1. 当有基督徒连最基本对人性的尊重也没有时,他们的基督徒身分就跟撒旦分别不大。再者,基督徒身分不是用来判断他者,而是对自身的检视。

  2. 从基督信仰的正统教义来看,全世界的义行再加上全世界的世界级奖项都不能等同于耶稣的宝血,非基督徒当然不认同,但真正的基督徒都会阿们感谢上帝。全世界历来都有很多赞扬耶稣甚至会去作礼拜的慕道友,却不愿认罪悔改称耶稣为主,若加上他是个了不起的伟人、绝世英雄、高尚人格者,这样就可以等同是认罪悔改、被耶稣宝血救赎、因信称义、称上帝为父、能通过最后审判有永生吗? 当然不可能! 不然就是越过圣经的教导了,想要在上帝的话之上创造人自己的标准了。
    当然,这都无法否定有太多太多基督徒的生命见证远远不如许多非基督徒,基督徒应该常常为此反省及惭愧,但即使如此,也不能因此反证那些具有高尚人格的非基督徒的义行就等同于耶稣的宝血,即使他们是多么令人尊敬、或与我们多么亲近,甚至,即使他们尊崇耶稣。这突显的不是基督徒有多么高尚,相反地,这突显的是人是如此的不配上帝的恩典,与上帝的慈爱是如此长阔高深。
    虽然上帝的慈爱是如此长阔高深,虽然事实上我们不能确定谁才是真正的基督徒,但这不代表我们可以越过上帝的教导。上帝是轻慢不得的,上帝的教导当然也是轻慢不得的,而那些想要越过上帝而为自己所偏爱的所发明出来的教导,就是偏离上帝的爱的智慧,也是想立自己的义,更仿佛当初想如上帝一样决定善恶而越过上帝命令的夏娃。

  3. 唉!你们都是信主时间长过我,根基牢固过我,圣灵在你们身上结出的果子多过我的人。但在人里面有灵,全能者的气使人有聪明。 尊贵的不都有智慧,寿高的不都能明白公平。 因此我说,你们要听我言,我也要陈说我的意见。

    为什么不把人家的原话完整地贴出来呢?我恰巧看到过谢昉的这个评论。那是一个提醒,是针对今次追思礼拜是不是传扬基督的名的一个提醒。善意不善意,我想主一定会判断。但是这样一个提醒就是没有爱了,这本身是不是论断呢?“刘晓波为公义和爱而献身”这话没错,但是这公义是基督的公义吗?这爱是基督的爱吗?或是可以见证基督的公义,还是可以见证基督的爱吗?我就弄不懂了,我们这些基督徒不是应该在世上做盐做光吗?看到我们这篇文章的世人会是一个什么体会呢?会因为我们这篇文章就多认识基督一点吗?会因为看到我们这篇文章就开始考虑自己的信仰问题吗?我们竟然举著圣灵的宝剑互相间杀来杀去的;圣灵的宝剑不是用来抵挡魔鬼的吗?现在,魔鬼恐怕在旁边窃喜呢。

    “有人看这日比那日强;有人看日日都是一样。只是各人心里要意见坚定。 守日的人是为主守的。吃的人是为主吃的,因他感谢神;不吃的人是为主不吃的,也感谢神。”‭‭罗马书‬ ‭14:4-6‬ ‭CUNP-神‬‬

  4. 代Monica Augustine Chen转贴他的回应:
    我在华神听过余杰先生演讲,后来也读他的书,追踪他的脸书。虽然不见得同意余杰先生所有观点,但迄今仍尊敬他的勇气,也欣赏他的才华。对于余杰先生发起追思刘晓波的活动,我也乐观其成。
    不过,对于余杰先生就柯志明老师7月14日〈这些世俗之子都无法真明白生命的意义〉(柯老师原文无标题)一文的指教,自己有如下观察,提供大家参考:
    (1)柯老师其实在文中强调:「刘晓波,一位公开盛赞耶稣基督及其启示之真理与精神的中国人,他被囚而死令我们哀恸与敬佩」,这「哀恸与敬佩」,说明了柯老师的出发点并不是要对刘晓波有所贬抑,或因为刘晓波「是或不是基督徒?」否定他曾经的贡献。
    (2)我认为柯老师此文并不是要讨论刘晓波「能否得救?」。正如余杰先生所说的:「他最后在狱中的八年,与上帝的关系,无人知晓,所以不能妄自论断」。
    (3)我所读到柯老师文章的关键句是「你是哪种人,决定了你哀恸义人之死是否有意义」,「只要你是一个无神论者、唯物论者、人本主义者、现世主义者、反基督者,你为义人的死哀伤与『义怒』最终都是无义的,而且是虚伪的(虽然你绝不这么认为),因为你完无法为受害人的义人平反、主持正义、恢复生命、给予永恒的赏赐」。
    (4)换句话说,是柯老师、余杰先生和您我共同的基督信仰,相信余杰先生口中被「虐杀」的刘晓波先生,终有被平反的一日。
    (5)对柯老师这篇文章的理解,应该回到他文中所引用他2008年发表在《独者:台湾基督徒思想论刊》第十五期(2008年春夏)的这篇〈耶稣的复活与人的死亡〉。
    (6)柯老师其实只引用了一小段:「死亡不只不能限制上帝的生命主权,死亡也不能限制上帝的义」、「如果死亡彻底否定了生命,那么也将彻底限制上帝的义,这样,死亡将成为罪恶的避难所。一旦死亡临到,恶人的恶将无法被追究。这将是最荒谬与最不义之事」。
    (7)但这已经点出他这文章的「核心关怀」,那就是:「死亡不会是恶人的永恒避难所,也不会是义人的永远葬身地。基督的上帝会从死亡中将恶人叫起来审判、定罪与报应」。
    (8)这也就是柯志明老师2008年这篇〈耶稣的复活与人的死亡〉所强调的:「行善的,复活得生;作恶的,复活定罪」(约五29)、「复活不只关乎生命,更关乎上帝的义」。
    (9)也因此,我认为柯老师强调「耶稣基督是我看待刘晓波的唯一视角与座标,对我而言,也只有从这个永恒的视角与座标才能看见真正的他,评价他,并纪念及哀悼他的死」,是要带出「神的公义必将彰显」此一结论。正如柯志明老师在〈耶稣的复活与人的死亡〉一文所说的:「上帝很清楚地在耶稣的复活中向我们启示,祂的义必定不受任何不义势力的限制,尤其死亡。因此,谁会渴望复活呢?那些爱生命的人;谁会厌恶复活或否定复活呢?那些伤害生命又不在乎生命的人」、「耶稣的复活不单意指他个人的复活,而更意指上帝公义的彰显,意指行善是有意义的,意指遵行上帝的旨意是不会徒然的。这就是道德之盼望所在。在耶稣的复活里,道德虚无主义没有任何存在的可能」。
    (10)对世俗之子来说「死亡彻底结束了生命及其一切」,但对基督徒来说,死亡不是结束。我们「纪念及哀悼刘晓波的死」如果有意义,是因为有一天「神会从死亡中将恶人叫起来审判」、「神的公义终将彰显」。希望以上的说明,有助于大家理解柯老师此文的关怀,也减少基督徒间不必要的误会与龃龉。

    出处: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485246228505268&id=100010596846352&pnref=story

  5. 耶稣说:「莫想我来要废掉律法和先知,我来不是要废掉、乃是要成全。」
    然后耶稣因那摆在前面的喜乐,就用无条件的爱走向十字架,在十字架上「成了」!
    而如今我们却仍然迷失在律法的十字架里?

  6. 余的这篇文章……难道不是赤果果的偷换概念吧?大家反对的,明明都是一些zz基督徒仿佛如丧考妣一般的表现,更有牧师称呼其是真理的明灯啥啥的,然后余强行瞎扯为教会是不是缺乏公义和爱……
    还好教会里,民运基督徒和民运牧者是少数群里,感谢神。联想余杰在fb提到,不祭奠刘先知的华人都是辣鸡,嗯,感谢主,我们宁愿做这种辣鸡,也不愿意让神的“公义”成了手里的凶器。
    最后引述一句这段时间流传很广的话:这把空椅子不是这个时代的盼望,那座空坟墓才是。

  7. 还有一点,余的文章全部在胡说八道
    不同意以教会名义的哀悼,就是等同于不哀悼刘?
    反对牧师利用讲台为明运份子背书就是没有爱和公义?
    指出刘并不是因为基督而受逼迫遇害的事实就是居高临下的自以为是?
    跪求你们这些明运份子,明运基督徒啊,省省心吧,哀悼就干干净净的哀悼,不要扯上基督,你哀悼他的勇气,观点,遭遇都可以,但是不要扯上基督,圣经里可曾有为奋锐党这么背书的时候?

    秀才造反,三年不成,连奋锐党都算不上。

  8. 这篇文章引述的三个资讯重点都不是定罪什么人,而是在讨论真理;但这篇文章只认为他们在定罪别人,却提不出所引述者违反的圣经或真理原则在哪里,却用许多自己想像的假设性内容来解释他们的文字,这样合乎逻辑、合乎真理吗?

    如果本文作者只是要偷渡自己的意识形态,实在不需要假借智慧之名;写一篇文章抨击别人定罪作者所尊敬的人,但别人也可以用同样的论点来质疑本文,这样的文章根本毫无意义。

    本文更严重的问题在于如上面几位网友提供的资料,作者不仅定罪别人,甚至还明显地断章取义误导读者,这是更恶劣的态度。当本文作者想要别人反省他们的信仰真貌时,请先以同样的标准来检视自己。

  9. 不敢相信我的眼睛。这篇以爱的名义发布的文章,竟然是在抨击主内弟兄。作者的心思完全用在了辩论本身,论点论据再充分,也只不过是证明了自己的骄傲。难道基督徒所传讲的“谦卑的心”就是这幅模样吗?

  10. 谢昉牧师在你的脸书上留言,你没有回应他,却在这边发表公开文章抨击他「居高临下、自以为义地发表某些自以为是的言论」、「毫无爱心与悲悯,无非是为了显示自己『神学正确』或高人一等」,请问余杰先生,你这样做就是有爱心吗?为何不直接在人家的留言下方回应呢?这种不屑的态度,不也是「居高临下、自以为义」吗?

    说不定人家的意思根本就不是你解读的那样呢!

  11. 竟然用普遍救恩来合理化又易于个人意见的立场皆非爱的态度吗?余弟兄其实表明了,和我不同意见者皆不出自真理,他其实体现了「吾爱真理但吾更爱好友」的立场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