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要先求祂的国和祂的义

4183

最近有机会与长期在地方深耕的民主前辈黄昭凯长老聊天,许多当年的历史故事从他口中道出,在我这个1980年代出生的小孩耳中听来简直是乡野奇谈,忍不住要鼓掌叫好,其中包括了1988年的拉倒吴凤铜像事件。

当时台湾学校教育延续日治时期虚构的故事,讲述汉人吴凤是如何牺牲自己的生命来教化原住民,革除猎人头的陋习云云,甚至在嘉义火车站前立起了吴凤铜像以资纪念。这样虚构的故事不仅无视原住民的文化传统,更容易成为汉人歧视原住民的源头。

为此,当时在台南参与「城乡宣教运动」(URM)草根组织训练的第9期学员决心「打破吴凤神话」,筹划了一场惊天动地的「拉倒吴凤铜像」行动。黄昭凯回忆,吴凤铜像比想像中坚固,甚至拉断了两条铁链铜像仍文风不动,大批警察闻讯赶来,将铜像层层包围,让众人无法接近。

在就此时,一个原住民青年背着临时买来的钢索,出乎众人意料之外一个飞身竟越过员警跳上铜像基座,在几乎没有角度的状况下,将钢索一甩不偏不倚套上吴凤的脖子,前方连结钢索的车辆驾驶见机不可失,大脚油门一踩,吴凤铜像应声倒地,下方的员警为避免遭到砸伤纷纷走避,林宗正牧师跳起来振臂兴奋高喊「哈利路亚」,此景正巧被相机拍下,成为永恒的历史画面。

然而令人感到无奈的是,转眼间吴凤铜像已被拉倒近30年,30多年前被弃置在兰屿的核废料如今依旧躺在原地。今年8月4日一场反核音乐会中,当地达悟族青年就上台高呼,兰屿的核废料,不单单只是核能议题,更是原住民转型正义的问题。

当天晚会中,兰屿第一位出身本地的牧师董森永,更道出当年政府在达悟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将核废料放置于此,甚至觉得达悟族人口稀少因而计画将他们集体前移至台东大武。若对达悟民族稍有认识者便知,达悟族的生命与文化,千万年来与这座岛屿紧紧扣连,每个部落海湾、每一道潮汐鱼讯、每一个传说故事,都离不开与土地的连结。将他们集体迁移,无疑是最傲慢无知的国家暴力。

面对各种利诱与分化,有些达悟族人不免动摇,觉得既然无力改变就只好消极接受。然而许多兰屿的牧师却愿意挺身而出,表达坚定反核立场,分享一路走来心路历程,从年轻至年老不改其志,不禁让人动容,背后需要忍受多少压力,不足为外人道矣。有牧家子女就表露,自己过去也曾怀疑过父亲为何不安安稳稳当个传道人就好,为什么要出来反核?甚至部落里有些人也是这样想的。

在对教会生态有一定了解之后,会发现类似的看法在教会里其实很常见,希望牧师「安安稳稳当个传道人就好」,其实是多数基督徒的期待,那些关于弱势、压迫、出外人、被掳者等等教会围墙外的事务,不应该是牧者献身的对象。古今许多在社会运动中站上第一线的牧者,在社会上赢得了尊重与认同,在教会中却是毁誉参半,被认为外务太多,这些都与福音无关。

小时候常唱一首诗歌:「你们要先求祂的国和祂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哈利路亚。」长大后发现,现实世界里的基督徒嘴里呼喊著渴慕上帝国,对公义却没有同样的渴望。上帝国与上帝的公义,原来不是一体的两面:上帝国是标配,带给我平安喜乐;上帝的公义只是选配,因为那是别人家的事。不同基督徒间所期待的「上帝国」,其实是天南地北的两个世界。

然而,没有公义的上帝国,还能够叫做上帝国吗?

(封面相片来源:munch999 / CC BY-NC-SA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