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社会不公义,如何与哀哭的人同哭?

1567

8月15日下午发生全国各地大停电的事件。起因于中油人员与承包商未依照标准作业程序施作,导致电脑自动控制系统发出异常讯号,关闭气阀,天然气供应中断2分钟。以天然气为燃料的大潭发电厂的发电机组,因着接收不到供气,导致六部机组同时跳脱,无法发电,电力瞬间减少438.4万瓩。负责输送的电力系统,一时之间少掉大量供电,为了维持电力供需平衡与维持安全运转频率59.5Hz,避免造成电网的崩溃、导致更大规模停电,电脑判断启动「低频卸载」模式,中断用户电力、减少用电量,让系统能够恢复到安全运转频率。估计当天受影响的停电户数达160多万户。

高效率却高风险的现代社会

一个中断供气2分钟的小状况,却演变成达160多万户停电的重大事故。这看似不可思议的现象,其实一点也不令人意外。早在 1984 年美国耶鲁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查尔斯 · 培罗(Charles Perrow)就研究了美国当时发生的三哩岛核电厂意外、石化工厂事故、太空梭爆炸等重大意外事故的发生原因与影响,提出了「常态性意外」(Normal accident)理论。理论指出现代社会与产业的效率,高度仰赖集结了众多人员、技术等系统组件的大型系统之运作。

不仅如此,为了达到分工效率,不同系统之间也往往存在着彼此相依的关系。当组件越多,因组件失灵而导致系统停摆的风险也越高。而原本仰赖系统来维持某些需求(如电力、粮食、安全性等等)的人或机器,也就暴露在受灾的风险当中。以这次815大停电来看,供气系统的自我保护措施(断气),让发电系统受到断料的影响,因而电力系统也启动自我保护措施(断电),以免电网崩溃。也因着仰赖集中式电源的用户们规模庞大,使得断电的影响也借此进入到社会各层面,成为广泛性的影响。

系统带来惊人的效率,相对的,一个微小的错误,也会借着系统而放大灾害。这就是系统结构所带来的加成效果。要降低系统失灵致灾的风险,就需要先了解整个系统的运作,重新设计系统,增加系统承受风险的韧性,以降低意外进一步扩大的可能。

理解他人痛苦与制度压迫

从信仰的角度来看,当圣经上称「罪已经进入了世界」,我们称这个世界是充满罪的堕落世界,这里的意思并不仅仅指称个人的罪性,以及某些个人的恶行而已,更细致地来谈,也含盖了人际互动所建立起的社会结构与关系。这个社会结构与系统一样具有加成的效果,能将个人罪性的影响放大,也使得某些人受害而深陷在各种痛苦当中,找不到出路。当面对这些受苦者时,有些基督徒往往很直观地说「你需要福音」。是的,人人都需要福音,这句话没有错。但对受苦者而言,他需要的不是有关信仰的教条或把信仰当成心灵寄托。受苦者更需要的是得到解决问题的帮助。而这一点,往往是基督徒想成为安慰者时的挑战。

在罗马书12章5节保罗说「与哀哭的人要同哭」。在个人层次上,这是教导基督徒应该同理受苦者的感受,与他一同承担忧虑。但更进一步来讲,这也是指基督徒需要能够真正理解对方的痛苦、困境所在。放到社会层次,这也不仅仅只是同情,更是看见那造成痛苦来源的结构困境何在,理解压迫的结构,并且看见个人的微小罪性如何透过结构成为巨大的压迫。然后,尝试透过制度的改革,以减少受苦。

举例来说,像是「贪婪」。每个人都想要多赚一点钱,想要累积财富,为自己的未来做打算,这是合理的。但当人将赚钱摆在第一位时,保罗说「贪财是万恶之根。有人贪恋钱财,就被引诱离了真道,用许多愁苦把自己刺透了。」(提摩太前书6章10节)事实上,贪婪不仅是让我个人被愁苦刺透,更重要的是,贪婪会被结构所放大,让其他人因着个人的贪婪而受苦。而这个结构是甚么呢?就是资本主义的运作逻辑。

看见资本主义中的每个「人」

社会学家大卫‧哈维(David Harvey)在其著作《资本社会的17个矛盾》当中提到,资本社会是以货币来衡量价值,也包括劳动价值。然而在资本体系当中的主要运作逻辑,乃是以资本来集中更多的资本。因此在实际运作上,大资本企业会不断地透过投资、金融交易、压低营运成本、减少损失等方式,撷取更多的利润。因此企业会寻找各种能够降低成本的运作模式,将内部成本外部化。

例如转往环保要求不高的发展中国家,减少环境设备的投资;透过压低劳动条件的方式,减少人事成本的支出,如减少正式员工,改聘派遣人力或契约人力,以降低劳保等成本。甚至透过大数据的方式计算精密的人力需求量,来进行弹性排班,精准控制人事成本。

然而对员工而言,弹性就意味着不确定,直接承受变动的成本。不断变动的班表,就是劳工必须牺牲自己的私人生活、家庭生活等时间,来配合公司的运作。劳工过劳乃至致死的情况,也不断地在新闻上出现。甚至有些公司会刻意降低帐面上的工作时数,以减少劳保、加班费等的支出,这是将安全与健康风险转嫁给员工承担。更不用说当资本指向生活中的其他领域,如房市,拉高的房价与租金,将迫使劳动者连安居的住所都不可得。

面对社会结构所放大的预期外的恶事,不能仅止于道德性的劝说或谴责。乃必须从制度结构的角度,来进行调整,设下阀门关卡,以阻挡恶化。若以劳动条件来说,就是需要订立工时上限、减少过劳的班表安排(如航空业的红眼班机)、加强劳动检查等等保障劳动条件的措施,以阻止纯粹的资本逻辑侵入私人生活领域当中。

在信仰中,我们若相信每个人都是上帝的创造,都存有着上帝的形象与身而为人的价值,那我们就会期盼这个社会能够给予一个人基本的生活需求,经由公共投资(如医疗、教育等),建立基本有品质的生活基础。同时也能够给予边缘群体有发展的实质机会。透过建立公共性,为这个社会带来盼望。

X X X

我们在教会中,相信都会遇到因为弹性班表而导致聚会不稳定,甚至连小孩都没有时间去接送,被生活压得喘不过气的弟兄姊妹时,除了为他祷告,也为他的处境感到同情外,是否能够更进一步地想到「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是否能够再多往前一步,去协助避免更多的人落入这般光景之中?这就是「与哀哭的人同哭」的积极实践。

(封面相片来源:presidential office / CC BY;蔡英文总统视察「林口发电厂」新一机汽机厂房,并听取厂方简报。)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