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辨别有人在胡说八道

7841

最近各大专院校已经陆续开学,也不知是从何时开始,各个大学都会在邻近开学前举行「新生『家长』座谈会」;新生座谈可以理解其必要性,但实在难以想像为何连家长也如同小学班亲会一样踊跃出席大学的座谈?甚至在我所知道的学校里,很多时候家长对于学校,对于科系的提问要比学生自己多出许多。

这些提问除了像是宿舍的管理如何、系上软硬体设备如何之外,更多的还是在于关注学生未来的就业发展。这些问题很大一部份反映了台湾家长对于子女未来的焦虑,特别当少子女化成为台湾社会未来不可逆的趋势时,家长对小孩的期待,以及对子女未来的「干涉」程度想必也就越来越高。

只是,许多时候大学教师们也落入这些问题的逻辑里,于是在座谈会上这些教授们成了大学新生的保姆,除了嘘寒问暖之外,还反复地叮咛他们要注意身体健康,出门在外要注意自身安全云云。家长们关心学生未来的就业,大学就努力地为学生们画出一个未来可能美丽的想像,好的「位子」,多又稳定的「银子」。

可以理解,为了让学校在少子女化的海啸中不至灭顶,许多学校早已使出浑身解数招揽、留住学生,只是不免让人欷嘘的是,在台湾的公共场域中,教育的目的早已是一个不再被讨论的理想。

或许这也是为何日前哈佛校长德鲁·福斯特(Drew Faust)一段对新生的谈话,之所以会在网路上广为流传的原因。在演讲里她不仅清楚地表示:「教育的目标是确保学生能辨别有人在胡说八道」,她更借着对近来哈佛大学遭指控在招生过程「涉嫌歧视亚裔」事件的反省;指出大学教育的意义在于对真理的追求,而保持多样性是追求真理的重要前提。

「教育的目标是确保学生能辨别有人在胡说八道」,乍看之下十分简单的道理,但很多时候却是华人教育里常常被忽略的初衷。有太多的时候我们所重视的并非求真,亦不求善,甚至不求美。我们其实并不在乎是否有人在胡说八道,所在乎的其实只是我能从这得到什么「好处」、「用处」。

在某种程度上这其实也是今日教会与教牧的问题;许多时候不论是教会的讲台还是主日学,其目标并不是确保会友能「辨别讲台上有人在胡说八道」,甚至其目标往往也不真的在乎是否教会领袖所传讲的,在对圣经与信仰的认识上,有「按著正意分解神的道」?有更多的时候,教会里要求的是「顺服」;这样的信息与暗示,藏在弟兄姊妹的言谈间;主日学的故事里,小组的分享中,主日讲台的设计里:要顺服权柄,因为顺服带来蒙福!

如果我们的信息绕来绕去总不脱这样的主题:顺服、蒙福,不抱怨,正向积极……我们又怎能期望会友们能建立起分辨的能力?如果教会里的教导摆脱不了总是轻轻柔柔的「心灵鸡汤」式的主题式讲道,而不愿意扎扎实实地带领会友面对经文真正要告诉我们的意义,让神的话语真实地刺穿我们生命的虚假与老我,那么不论是领袖还是会友,终究,我们还是只是为了自己的好处,在聚会,在服事,在日复一日的聚会中虚度生命。

正如德国神学家杜乐蒂・左勒(Dorothee Solle)在其著名的《想像与顺服》一书中所指出的:顺服是致命的,只有想像能带来幸福。一昧的顺服只会让我们失去判断的能力,不再能够辨别讲台上的人是否胡说八道?然而只有想像能带出美德和幸福,能让我们在邻舍的脸上,发现上帝!

(封面相片来源:Wiki,哈佛大学校长Drew Faust。)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