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年/谈全职传道人的待遇——尼希米时代的再现?

4336

此篇针对的对象是—主张传道人必须是全时间服务的教会/堂会。若同意传道人可兼职或部分工时模式的教会,不在此篇之探讨。

首先想说的是,在教会众人才之中,我并非财务金融专才,只盼望借此抛砖引玉,盼望有财务金融专才的弟兄姊妹可以为教会中全职事奉者(领一份薪水),来拟定合理且让传道人无后顾之忧的待遇。

从小在教会圈子里长大,在我所认识许多的传道人中,还没有任何一位是为了想过「优渥一点」的生活而投入此呼召的。虽然偶有一些在财务上出现缺失的负面案例,但绝大多数的传道人并非如此。当然我们不排除有一些带着「敛财」动机者;极少数可能在装备期间就带着这样的动机,大多可能是在事奉中陷入试探,也有不少是因着薪资待遇制度的不健全,而落入金钱的试探后而失脚,这些当然惹上帝的愤怒,但同时是否也是你我应该忧伤、并且教会全体应当一同负起的责任?一方面要有健全的薪资制度和监督机制,另一方面要主动避免教会的传道人能免于这类试探。

有几次亲自听闻台北市的教会传道人薪资待遇落在28K(2万8000元)甚至更低,并且都不是发生在财务弱小的教会,而是在千人教会(主任牧师的待遇可能都在80~90K上下的教会)。这不禁让我想到尼希米时代——「供职的利未人与歌唱的都各奔回自己的田地去了」。这背景同时也能指向玛垃基书中,关于献供物给耶和华有重大的缺失,并被定位成这是偷窃上帝之物。

有一句话很精准地反映出奉献的真义——「一个教会的财务反映出来的是属灵生命的景况。表面上是财务问题,但其核心却是信徒爱神以及爱教会的心。」虽然这句话很好,但无奈的是,同样的话却也能成为教会敛财的工具。当然背后必有上帝的震怒和最终的审判,但积极的作为方面,教会要制订健全的制度。

而谈到制度面时,大多教会和信徒,一方面受到过去「传道人就是要吃苦」的时代印象,一方面也矫枉过正,深怕传道人可能贪财,而只重于严格的监督,却忽略了应当为传道人的身家有周全的规划,以让一位事奉者得以安身立命、无后顾之忧地被培植和养育成为将来成熟的牧羊人。这不仅仅只在谈论财务问题,乃关乎下一个世代的牧养环境的健全,更是直接关乎教会的大未来!

接着让我们好好来想想关于「贪财」或「奢侈」。以今日教会中那么多具有财务金融专才的兄姊,是否可以试着不再使用过于模糊的用词,而是能从专业的角度、数字来标定清楚的界线呢?若教会的监督者、长老、执事只要稍微多花点心思,许多财务的水准线是很清楚的;例如,主计处在2015年的计算,在台北市最低每月支出是2万7216元,全台湾平均每月最低消费支出是落在2万0421元……,这些数字是非常清楚的。今日的职场青年若落在此区间,就可被称为是「贫流层」。试想,贵教会传道人的薪资若落在此区间,我们又比尼希米或玛垃基时代的处境好在哪里呢?

上述都尚未谈到传道人家庭、生病、意外、退休养老、居住问题……,更多时候我知道,有些传道人还经常掏腰包为许多人或事工奉献。「贪财」或「奢侈」对绝大多数的传道人距离甚遥远,今日有很多传道人的薪资水位事实上是落在「贫流层」,却碍于教会「古老传统」——传道人不要谈钱、要训练吃苦、忍受贫穷……。但最后经常的结果是人才流失、一堆流浪传道人、甚至劣币区良币,导致教会真理、教导、讲台混乱,那不就非常可以理解今日教会的乱象吗?

盼望教会有专才的兄姊,务实地、数字化地拟定出属于该教会适当的给薪制度,从财务面一定很好界定什么是「太过富裕」,又多少是「太过贫穷」;如何是让一个传道者能「安稳」、「无后顾之忧」的薪资水位,这在今日应当不会是个太困难的题目。另外,谈到待遇也必须简单谈谈「聘任」的问题;仍然还有许多教会(例如地方教会、浸信会……),都还有一年一聘或两年一聘(最夸张的有半年一聘),到期限时就要再次召开会议,同意或否决一位传道人的聘雇与否……。这样的制度先不谈「安身立命」了,这到底要如何让一位牧者确立牧养关系,营造出牧养场域基本的健康,我想都是问题了。

必须再强调一次,这不仅仅只关乎财务问题,更关乎教会的健康和未来!

后话:
1.传道人自身当然需要好好督促自己,上进、用功,带着向着主的热情专心事奉。
2.若教会仍坚持传道人就是要贫穷,那基本上就不可以禁止该传道人兼职或部分工时,不但不合经训,基本上也违法(生存、工作、居住……是基本人权)。

「申命记二十五章4节:牛在场上踹榖的时候,不可笼住它的嘴。」

(封面相片来源:MTSOfan / CC BY-NC-SA

作者简介/光年
神学院道学硕士毕业,目前于教会职任传道。喜欢电影、爵士乐和料理,时常与挚友畅聊神学,偶而卷起袖子下厨烹饪,吃喝之中体现信仰和教会。最在意的是教会讲台的传讲,并于神学上持续精进中。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