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旅人生的人生课题

2403

「搬家」总是让人五味杂陈,大抵而言它是一个辞旧迎新的过程。因为购屋、异地求学、异乡就业、返乡等原因搬迁,本质上都是非常令人期待的事,但搬家前最重要的前置工作,不仅耗时,而且劳心劳力,如同黎明破晓前的黑暗,是一段必经的艰辛历程。

犹记多年前在一间主内机构任职的往事。该机构终结多年到处租屋的日子,准备搬入一栋新盖好的大楼。当时的董事长要求同工,不可以因为准备搬家而耽误工作,同工平日的工作已经繁重,还要另外拨出时间打包杂物,许多人忍不住抱怨连连。

当时负责全机构搬家规划的总务同工提醒大家,搬家对基督徒而言应该是一件喜乐的事,新居所是上帝为你我预备的,的确值得欢欣鼓舞。搬到新大楼不久后,这位负责执行搬家大计的同工因劳累请假休养,正值壮年、身体向来硬朗的他竟被诊断出肝癌,不久后就蒙主宠召,搬迁到永恒的国度,再也不必为搬家忙碌。

我认识的某个基督徒家庭,父母在台湾是平凡的上班族,家境虽称不上富裕,但养育独女绰绰有余。后来他们为了给女儿更好的教育环境,变卖他们在台湾仅有的房产,移民到北美。几年下来,这一家人的生活并不顺遂,小女孩从高中开始便必须打工赚钱,高中毕业后也没有顺利申请到一流大学。他们不计一切代价搬迁到北美,但后来的日子却不如他们当初出国前想像般美好。

十几年前我结婚成家,婚后两年第一次搬家,我和内子只需几天时间整理,就可以连络搬家公司完成后续的搬迁行程。随着工作变动,这些年来,我们陆续搬迁至苗栗和新竹,目前落脚宜兰。这十几年来已搬了七、八次家,后面这几次搬家,打包工程越来越浩大,累积的箱子大大小小越来越多。每一次搬家,在装箱与拆箱之间,心中总会响起张艾嘉的歌《箱子》:

箱子的大小是旅程的长短,
箱子的多少是路途的远近。
每一次开箱,
将岁月留在不同的地方。

箱子的大小是旅程的长短,
箱子的多少是路途的远近。
每一次关箱,
体验了许多不同的成长。

历经多次搬家,在不同县市居住,在不同教会聚会,这些经历都大大丰富了我和内子的视野与人生,如同歌词所陈「体验了许多不同的成长」。最近考量妻子上班以及女儿上学的便利性,我们又搬了一次家,搬到距离车程20分钟远的隔壁乡镇。这次搬迁的距离不算远,但却是历次搬家中最辛苦的一次。

搬家真是人生中一次的断舍离,断舍离的不止是物品,更多的是回忆。家中每一件不起眼的物品背后都有些故事,多年来舍不得丢弃,于是随着我们飘移,从北部到南部,又从西部到东部。这次的新居空间只有旧居的一半,意谓着我们必须舍弃大量物品、割断回忆的脐带,于是我们不得不采取较为激烈的整理方式:先整理出最重要的家当,再请搬家公司将它们搬到新家,剩下的杂物或送人,或当垃圾处理。

搬家这件事带给我的重要信息是,我们必须把最重要的物件优先放进新家。如同坊间许多教导时间管理的书籍都会提及「鹅卵石的比喻」,我们必须先把大的鹅卵石放进瓶子里,然后再放入较小的石头,最后再放入沙子。如果我们先放入沙子和小石头,大块的鹅卵石就无法挤进瓶子里。

作为基督徒,我们必须体认,我们在这个世界上只是客旅,只是寄居,搬家到地上的豪宅,或移民到欧美先进国家,并不是我们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最主要目标,我们应该渴慕主的应许,盼望并等候天上更美的家乡。既然基督徒在地上只是客旅,生活中实在不需要太多杂物,如果有些物品2、3年都未曾使用,只是堆著惹尘埃,就尽量断舍离吧!

对基督徒而言,什么是生命中最优先该放入的东西?什么是我们生命中的鹅卵石?这些人生课题不应只有在整理物品时浮现心头,在每个心平气静的时刻都值得我们思索。

(封面相片来源:Daniel Dionne / CC BY-SA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