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参政,不要假公义之名偷渡个人好恶

37015
OLYMPUS DIGITAL CAMERA

近日有一事件颇引起讨论,问政算是犀利,不少网路乡民公认认真监督政府的立委黄国昌,竟有人发动罢免,且连署人数不少,已经达成案门槛,未来可能要诉诸投票。有意思的是,此次发动罢免的核心人物来自教会;组织动员非常积极,且有教会力量支持。

虽说罢免是国家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基督徒身为公民当然有权行使罢免权。只不过素来教会的教导都是,个别基督徒虽然可以有自己的政治倾向跟政党偏好,但不宜使用教会组织的力量直接投入政治活动,更别说以教会组织的力量直接筹组政党。

虽然我们也知道,过去在欧美基督教国家的教会自己所坚守的伦理规范,到了台湾未必会被照样遵守,之前就已经有基督教会组织联合创办了政党,以教会的力量推出候选人投入选举。这类不成文的自我约束早已被打破,虽然让人觉得遗憾,但再有基督徒动员教会力量发动其他政治活动,也自然不会太令人感到意外。

恰巧是这些基督徒所属的教会在支持另一个政党执政时,热爱端出罗马书作为替地上不公义政权辩护的理由,却在换了另外一个自己不喜欢的政党执政后,立马否决了自己过去一直坚持的主张,决定投入政党活动,不再「接受」地上的政权,这种精神分裂式的选择性接受不公义政权的态度,明眼人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只是拿圣经当成支持自己主观立场的论证,并非真心服从圣经的教导。

罢免案成形之后,讨厌黄国昌的人自然拍手叫好,毕竟黄国昌立委的问政监督犀利,是不少利益团体的眼中钉;却也有不少乡民网友感到不解,为何问政算是认真的黄国昌,竟然会沦为被罢免的对象。明明有更多立委做得比黄国昌还要糟糕,却依然老神在在,没有被罢免?

于是开始有人回头去挖,试图了解发动罢免黄国昌背后的力量和动机理由,还有整个罢免的连署推动过程也都被人挖出来讨论。细节在此暂且不表,有兴趣的人可以自己上网查找并做出自己的判断。我只知道网路上有不少人替黄国昌委员抱屈,并且对于发动罢免的人背后的教会力量感到不满,认为这些发动罢免案的人是因为自己的私怨,而非为了拉下不认真的立法委员。

这是最让人感到忧心的事。

这些年,台湾某些教会组织因为跟社会公众再一些公共议题上的立场不同,选择了和社会舆论对抗而非沟通的方式,甚至不惜制造假见证和说谎也要攻击不同立场者。虽然教会的内团体自己说了很多圣战式语言自我强化,实际情况是让许多非基督徒对基督教会产生非常不好的负面印象,甚至将基督徒与反智主义画上等号。

最近发动罢免的核心人物频频上媒体,透过媒体公开对社会发言,而这些言论在许多人看来是荒谬而不合理的闹事借口,不是贯彻所谓的正义或监督。虽然我知道当事人绝对不接受这些舆论见解,但一如反对罢免的群众也不支持罢免者的说法一样。

在重视程序正义的民主国家里,当两造双方在同一件事情上没有办法取得交集时,就是以投票来决定最后的结果。罢免黄国昌一事看起来也是得诉诸投票,只不过,万一投票表决没能通过罢免案,发动者能够接受这个结果吗?又或者继续找其他方法拉下自己所不喜欢的立法委员,即便这个委员在与自己不认同的议题之外的其他议题再努力认真,其他委员再混再不认真都不重要?

(Photo credit: 绿鱼 / CC BY-NC-ND

23 意见

  1. 台湾的长老教会,在前任蓝政府执政时,便是以台独、反核、反服贸等政治主张,多次走上街头,甚至带领街头运动,毫无掩饰的站在执政当局对面,做另一种抗争,这也算”不接受”地上政权的一种表现吧!! 对比到现任绿政府荒腔走板的执政治国,教会声音似乎好像安静多了,顺服多了,这算不算”选择性接受不公义政权的态度”?

    黄国昌的立委评价,网路上正反两极。支持反对都可找到充足理由(当然,站在另一边者未必接受 )。罢免公投让同区赞成反对的选民都有公平表达意见的机会。基督徒透过公开,公平,合法的方式表达自己对国家、政治与社会上的不满与诉求,请问有何错误?

    至于其他比黄国昌表现还差的委员,就交给其他不满的选民来决定…

    • 抱歉啊,我完全看不到反对方有什么充足理由。更何况孙继正自己也臭不可闻。
      好的就给你们打成正反两极,这种泼粪手法大家都看很腻了。
      就算是你举例的长老教会,也从来都只是支持社会运动,而没有自己起头带领,更没像你们这群反智基督徒一样以教义之名行歧视与打压异己之实。没水准到去闹别人家,啊不就好崇高(白眼

    • 你要不要说说看,孙继正等人连续撒谎、公然教誜骚扰老弱妇儒,这些什么时候也成了「公开、公平、合法」的方式了?

    • 那么,既然要称基督徒言行是公开的,被检视不就正常的吗
      干嘛气急败坏的对着质疑者哭喊有何错误?

    • 是谁给你错误观念,基督徒可以被”闲人”检视?? 你以为基督徒是吃公家饭的民意代表,或是政府官员吗??

    • 不是检视所有基督徒,是检视那些照圣经字面意义来介入公共事务的基督徒,也就是护家盟、信望盟或安定力量之流。

    • 哇,原来基督徒这么伟大,公开言行不得检视、不得用相同量杯回量?(Bible 表示:
      不想被检视就龟回教会去囉,像关起门来的床第情事一般,不出来公共空间别出人命谁有空管你们?
      「教会欢迎任何人」早就没人当真了
      容公众再次提醒你们这种基督徒,公共空间不是教会,是真正的人人平等,包含基督徒、穆斯林、黑皮、女人、甲甲,以及未来可能出现的智慧异族生物
      想要唯独基督徒好伟大好神圣的空间,自己去建国吧

  2. 身为国家官员,其问政或施政应优先考虑国家为来发展,即远见,而非优先考虑民众好恶,更何况是推动有损国家未来之政策。而他上台至今,却大力推动同婚运动。敢问同婚制度,到底如何能让台湾越来越好,如何让本国国力提升,而目前看来已有同婚的国家,医疗负担、家庭问题变得更严重,试问同婚制度推行,除了造成更多的社会成本,能够带来甚么社会效益、国家利益吗?
    (可惜的是...目前台湾部分人民只看好恶,不看长远之益损)

    卢梭曾说过,民主,不是做想做的事情,而是做该做的事情。而该做的事情,即是指对大多数人"实质"有益之事,故政治需要的是见识与专业,而非民粹与认同。

    • 「已有同婚的国家,医疗负担、家庭问题变得更严重」
      哪来的讯息?教会媒体吗?

      ——
      「问同婚制度推行,除了造成更多的社会成本,能够带来甚么社会效益」
      我认为没有太大的损益。台湾主流民意对同婚议题大多漠不关心,因为对多数人而言无益也无害。大家真正关心的是薪水、税额、物价与国定假日,以及专业社群所关注的诸如国土利用、都市计画等议题。

      奇怪的是,部份教会社群似乎将其当成冲击社会甚巨的政策,令人好奇这样的社群文化究竟是与主流社会脱节;又或著是一种类似「专业本位主义」的意识形态作祟:难道婚家制度属基督教的专业领域?难道基督徒比不信者更有资格去谈论爱?谈论家庭吗?

    • 谎话连篇,说谎不打草稿,同婚增加负担?证据在哪里?所有通过的国家,荷兰17年了,结果是「没有任何变化」,没有更好也没有更坏,多查查资料好吗?危言耸听

  3. 谢谢本文作者,显出这些基督徒遭遇的是何等艰难挑战与困境。愿他们持守圣经真理,为主奋战,在各样的攻击与诬蔑下,仍能靠主站立得稳。

    • 「信仰本身就是非理性的,理性就得讲求证据与实事求是,就不会任意接受圣经里的种种矛盾论点。」
      然而法律却包括理性的层面。所以本着信仰参与公共事务,必须接受理性辩证的考验。

  4. 同样的标题也可以套用在部分长老教会成员与彭氏夫妇身上。众弟兄姊妹当谨记耶稣的话:「该撒的物当归给该撒;神的物当归给神。」不要用信仰服务政治,也不要让政治扭曲信仰。

  5. 这篇立论点也蛮让人不解的,如果作者觉得其他委员差劲,也可以发动自己的罢免啊,就此去批评他人行使正当政治权利的行为,也无益于事。

    不宜使用教会的力量介入政治?
    反对者大都是私怨或是利益团体?

    这是自己臆测,还是论断?

  6. 基督徒写文章,不要假公义之名偷渡各人好恶好吗?

    传扬论坛一大堆文章,看起来都很有道理;事实上以这些作者自己的标准来检视,恐怕也是甩自己巴掌最大力的,王干任正是其中的佼佼者。

    军公教年金改革只在少数、前瞻近九千亿似乎也距离一般人很遥远、同性婚姻这种事在作者这种所谓基督徒的眼中更不算什么,但是这几天劳基法的修正难道还没有感觉吗?当前执政的政权就是作者口中公义的政权吗?还是因为只靠一只烂笔著文维生,所以劳基法也仍然无感?但这难道不是文中所称同样的精神分裂吗?

    连某些立委问政的话术都看不懂,错误的资讯也无法分辨,那些避重就轻的做法更视而不见。只能以所谓普遍的乡民评价来衡量他的能力,用一句可以自己查找就忽略带过。靠这些模糊不清的资讯营造错误的氛围,对真正重要的问题避而不谈,难道就不是文中所称的反智主义吗?

    人家罢免的重点都写在网路上了,套一句本文的话大家也可以自己上网查找。但是叫别人查找自己却不去了解人家为什么罢免,反而用这些充满先入为主的词句来模糊罢免案真正的理由,为什么写文章可以这么忽略自己主张的重点吗?你看不惯自己选区的立委进去提起罢免啊!自己不动作、却用这种因为有更烂所以不能移除普通烂的谬论,掩饰自己偷渡的意识形态,基督徒可以无视真实到这种程度吗?

    反正人永远都可以有两套标准,以前某党当政的时候不惜动用公民不服从这种态度、身为公职研究员却整天坐在立法院也要阻挡议案;现在有合法权力坐在国会中了,面对这一大堆更乱七八糟的事情,却只是哭哭闹闹、甚至只坐在台下看同党立委上台表演,这样也可以被称为犀利问政,真的说什么都不意外了。

    双重标准你知我知,不用否认大家都知,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不要自己双重标准还指责别人双重标准,那就真的很恶心了。

    • 「以前某党当政的时候不惜动用公民不服从这种态度、身为公职研究员却整天坐在立法院也要阻挡议案;现在有合法权力坐在国会中了,面对这一大堆更乱七八糟的事情,却只是哭哭闹闹、甚至只坐在台下看同党立委上台表演」
      黄国昌是不是这样的人我不知道,但最近庆富案蛮红的,跟他好像有关系。
      即使你说的是对的,所有的立委之中真的只有黄国昌这样吗?

    • 「但是这几天劳基法的修正难道还没有感觉吗?当前执政的政权就是作者口中公义的政权吗?还是因为只靠一只烂笔著文维生,所以劳基法也仍然无感?但这难道不是文中所称同样的精神分裂吗?」
      你指的是?作者还是黄国昌?本文没有写说作者挺民进党吧?时力也是反对劳基法修恶的喔。

    • 不行,我真的看不懂:
      「身为公职研究员却整天坐在立法院也要阻挡议案」
      整天是几天?318也只有23天啊。他当研究员的时间不只这23天吧?

      「现在有合法权力坐在国会中了,面对这一大堆更乱七八糟的事情,却只是哭哭闹闹,甚至只坐在台下看同党立委上台表演」
      啊??黄没上台质询官员吗?哭哭闹闹又是什么奇怪的概念??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