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宗教改革背后二三事

2218

今年宗教改革500周年各项纪念活动已来到尾声,日前政论家胡忠信先生与纽约市立大学历史系荣休教授李弘祺曾分别于台北、台南筹办了「宗教改革与现代世界──马丁路德发动改教500周年纪念演讲座谈会」,其中台北大学历史系副教授伍碧雯在台南场中有一场精彩的发表,十分值得所有的基督徒共同省思,特别摘录其中重点与大家分享。

《九十五条论纲》没钉上威登堡教会大门

德国基督新教会从2008年起展开「路德10年」纪念活动,每一年都有不同的主题,例如路德与信仰、宗教改革与教育、宗教改革与自由等,今年不只有许多静态的展览,也有许多学术研讨会,特别是在历史学界的研讨会中几乎已经确定,在1517年10月31号的时候,路德并没有把《九十五条论纲》钉上威登堡教会的大门。

有一位历史学者形容的非常传神,「找不到槌子、找不到钉子、没有目击证人、路德一辈子没有提过这件事情。」最早关于此事片段的纪录,是路德的助手Georg Rörer在1541年以拉丁文写在路德翻译的圣经后面。但是因为存在这个浪漫的说法,许多大型的展览仍以槌子做为主要视觉设计异象,象征宗教改革冲撞与突破的力量。

女性地位及路德背后的女性

在宗教改革500年,德国第一公共电视台拍摄与路德太太Katharina von Bora 相关的影片,这是几百年来处理宗教改革非常忽略的问题,就是女性的地位,以及路德背后的女性。影片把路德的太太拍摄得坚毅而善于理财,买了许多土地。事实上路德并不穷,只是不善于生活,路德的太太帮他打理家务,甚至向来访的宾客收取餐费贴补支出,因此在来访的宾客中并不受欢迎。

民族主义及政治化的工具

1517年之后100年的德意志地区,已经可以看到路德宗教改革的木刻雕板,强调路德的行动凝聚了新教的势力;200年后德意志信仰新教的地区各自以欢庆的方式庆祝,强调路德摧毁了中古以来罗马教会提倡的迷信,所以路德是反教皇的英雄;在这个历史演变的过程中,路德逐渐成为一个民族主义化及政治化的工具。

19世纪是德意志民族主义积极发展的时候,1877年德意志帝国皇帝的御用画家,把路德描绘成雄赳赳气昂昂地对付天主教会及神圣罗马帝国,但是事实上路德并不是一开始就这么勇敢,然而此时路德就已被形容成一个爱国者。事实上路德的时代根本就没有德国,但路德被形容成一个民族文化的奠定者,因为之前法国拿破仑占领德国让德国人感受屈辱、打败教皇等同打败了信奉天主教的法国,因此在300多年后的宗教改革庆祝活动,强调路德在语言文化上带来自由启蒙的德意志民族,强调路德就是一个德意志的英雄。

1917年路德宗教改革400年时,发生第一次世界大战,无法有太多的庆祝,但仍强调了路德是德国精神的代表,德国绝对不会屈服;在1933年希特勒统治的时期,虽然碰不到宗教改革纪念,却运用了路德诞辰450周年,当时的标语即是「追随路德与希特勒,支持信仰与种族」,显见路德已经完全被后面的时代政治化、工具化。

1938年还发生「国家水晶之夜」,在路德455周年诞辰纪念期间,纳粹党呼吁大德国地区信徒,包含奥地利,一起砸毁所有的犹太会堂,这是公开的反犹活动,并宣称「路德在他的时代是最伟大的反犹者,对抗犹太人,保护德意志民族。」。

正面处理路德反犹问题

从1980年以来,德国的基督新教会非常正面的要处理马丁路德以及反犹论点的问题,这个问题花了非常长的时间讨论,不是短短两三年内就能解决,甚至一开始有点遮遮掩掩,一直到最近几年已经非常坦白的面对。

在今年500周年纪念活动中,德国主办单位让德国社会大众明确知道「路德是反犹的」。路德有其光明面、有其阴暗面,本来就不是一个圣人,路德是一个宗教人,然而在其他方面是盲目的。威登堡教堂上的「犹太母猪」雕像从1440年以前就存在,全德语地区至少有20个地点有类似的雕像。今年曾有英国新教徒发起撤下威登堡教堂犹太母猪连署活动,获得5000人连署支持,但最终德国基督新教会及市政府仍决定将雕像保留在原位。

在犹太母猪雕像下方,早在东德时期就已设立警示纪念碑,提醒后世记取教训。汉诺威有两位女传道师则在路德雕像的眼睛绑上红布条,象征路德盲目的反犹跟仇犹,是以上帝之名鼓吹暴力。

当代艺术与宗教改革

2013年Gilbert、George两位70岁的同志英籍义大利裔艺术家,从大学的时候就成为伴侣,至今50年。他们受到德国教会邀请在教堂内进行艺术展览。一系列巨幅作品使用拼贴等现代艺术方式呈现,这是一个仍在聚会的教堂,画作却以前卫手法展现对伊斯兰的恐惧、对多元文化的畏惧、高科技军事等。如果说路德当时希望要求教会高层的回应,这两位艺术家则是透过艺术表现要求跟教会对话,教会的功能应该处理当代的问题,请教会表达立场、一同感受、一同思考。

德国学术界对纪念活动的省思

德国是一个善于反省的民族,对于宗教改革500周年系列活动德国学术界提出反省:纪念活动太重视路德,却不太重视其他宗教改革的地区与人物。宗改500周年主视觉图形,刻意以黑红金三色为主,将宗教改革与德国国旗颜色相连,过度强化德国民族主义。忽视当时人文主义的重要性。

╳ ╳ ╳

伍碧雯在演讲结尾时提到,1517年只是一个开端,真正宗教分裂是在1520年路德被罗马高层逐出教会,而路德指控罗马教会反基督,双方已经无法恢复过去的关系。今年的宗教改革活动中,教宗并没有到威登堡参访,期盼2020年天主教会与基督新教会能有更好的和解。

1则评论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