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也會陷入「人以群分」的謬誤

2942

有一個問題,深植許多基督徒的心中,備感困惑,卻不知如何解答?那就是,為何同信一神的基督教國家彼此會廝殺?兩個都是由基督徒組成的隊伍且賽前都向神禱告求勝,最後往往只有一個隊伍勝出?如果對決的兩邊人馬都是基督徒且都向神求助時,神到底會幫助誰?

當然神學意義上有正確答案(這裡就姑且不說),只不過,日常生活中的基督徒又是如何面對這樣事情的結果?是覺得自己不夠虔敬?還是覺得對方使用骯髒的手段?抑或者有其他答案?

1954年,美國奧克拉荷馬大學的一個研究團隊,曾經找來22位出身新教家庭,不但家教好且智商高出一般水準的11歲的白人少年,這22名少年從來沒有偏差行為或犯罪紀錄,都是過去表現非常良好的孩子,並且虔信耶穌基督。

研究團隊將這群孩子分成兩組,讓他們參加為期三週的夏令營,研究人員則擔任營隊輔導,暗中觀察少年們的言行舉止。兩組少年分別居住在不同營地,彼此不知道對方的存在,第一週讓兩組少年各自熟識後,直到第二週才讓他們知道還有另外一個營隊在附近,並讓兩個營隊的少年進行棒球比賽。

結果,兩方人馬各自叫陣且都宣稱自己會贏,並且要打倒對方,最後自然有一隊贏過另外一隊。然則,此時出現了意料外的狀況,輸的那隊少年扯下贏的隊伍的旗幟並加以燒毀,輔導人員完全無法阻止其暴行。

不多久,兩隊人馬又比賽拔河,這次勝負關係逆轉,原本輸掉棒球比賽的隊伍贏了拔河比賽,而輸掉比賽的隊伍則趁夜晚偷襲贏的隊伍,破壞其營地設備,還偷了對方的少年的牛仔褲製作自己的隊旗。雙方的對決與衝突因而越演越烈,甚至隨時手持武器準備和對方對決。

兩隊後來第二次舉行棒球比賽,原先輸掉棒球比賽的隊伍這次贏了,有少年在回程路上對其他隊友說,「他覺得會贏是因為在賽前他有向神禱告」,另外一個隊友則認為,敵對隊伍的少年在比賽中不斷飆罵髒話才造成他們失敗,並且宣告此後自己團隊的成員絕對不可以罵髒話,並將對方視為飆罵髒話的團隊而自己則是虔誠祈禱的團隊。

如果說,基督徒隨時都可以分裂成敵對的團體,也難怪對付起意見跟自己不一樣的不信主外邦人時,仗勢自己有得救、赦免的特權,因而態度與行為之讓人看不下去之事也就不奇怪了。

雖然許多基督徒都會說,基督徒不過只是蒙恩的罪人,以此替自己或某些信主後仍然犯錯的基督徒說項,不過,另外一部分沒有說出口的是,有一些基督徒卻並不是用相同的標準看待非基督徒或自己不認可的基督徒群體,反而是高舉聖潔,將不同意見者打為魔鬼撒旦的一方,戮力審判那些他們覺得有罪的人。

想想近年來台灣一些教會推動反同婚、反性別平等教育,乃至拉下自己厭惡的政黨或政治人物的態度、嘴臉與作法之無所不用其極,違背十誡而毫不在乎,被惡所蒙蔽還以為自己在替天行道的態度,著實讓人害怕。

這種兩樣砝碼的心態,說穿了就是基督徒仍然深受人性中「人以群分」的想法制約。基督徒除非能夠看透看破這層迷障,不以立場選擇態度與作為,回歸基督信仰的愛人如己愛鄰舍愛敵人,否則當基督徒仗勢蒙恩得救,端著自己正義到處去傷害人而不自知的成為了惡的代言人與散播者。

(Photo by samballew / CC BY-NC-SA

1則評論

  1. 美國奧克拉荷馬大學的一個研究團隊,將22名少年從來沒有偏差行為或犯罪紀錄,都是過去表現非常良好的孩子,並且虔信耶穌基督,這群孩子分成兩組,研究團隊以比賽的方法作研究,結果兩組孩子都具有相同表現,就是打擊、壓倒對方,兩組等於只有一種性質,並不存在「正」、「偏」兩種可分析比較的情況,僅能證明人具有罪的本性與「人以群分」而已。
    人性中雖有「人以群分」現象,卻另有善群、惡群之分,信仰更有正、邪之別,而且是有絕對性的差別,對人而言就像食物與糞土,是能夠又容易分辨。
    本文以研究團隊之研究為例,比喻挺同與反同,並不恰當,因為挺同與反同並非比賽有輸贏,而是正、邪之爭議,反同的基督徒仗勢蒙恩得救,端著自己正義,挺同也可以仗勢蒙恩得救,端出自己的正義,來證明挺同是屬真理正義,光明與黑暗,正與邪,善與惡,在真理正義的領域是沒有模糊地帶。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