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真实的耶稣?

2751

还记得几年前香港有个基督教机构,宣称在土耳其发现了圣经所记载的「方舟」。这个机构不仅煞有其事的举办记者会公布他们的「发现」,还将这样的「发现」拍成纪录片,并向大众来募款举办布道会,期望以此来向世人传福音,见证圣经所说的是「真实」的。

只是,这样的宣称却在香港社会中引发各方的批评,有许多的专家学者直接指出,所谓「方舟」只是「谎舟」;该机构所提出的证据不但在考古科学上站不住脚,甚至连该机构在处理这样圣经考古的议题时,其神学和圣经的诠释立场也很有问题。

对讲求科学、理性和启蒙的现代社会而言,所谓「宗教」一直都是考古学上的重要课题;特别是以唯一「真理」自居的基督信仰,更是现代科学、考古学中,无论正方还是反方都十分关注的焦点。于是我们总是会时常在各样的报章杂志中看到许多对于圣经的「发现」和「再发现」的考古研究:因为不论是什么样立场的考古学家和圣经学者,总是期待着能在他们的研究当中去「证明」或「否定」某种圣经的「真实性」。

在这些对于圣经的考古研究中,耶稣的真实性无疑是最重要的议题。在12月的《国家地理杂志》,就以〈寻找真实的耶稣〉为题,按著福音书中的记载,实际走访从耶稣出生的伯利恒,到他上十字架的耶路撒冷;从这些所谓的「圣地」中,为读者「盘点」当代考古的发现。

既然是〈寻找真实的耶稣〉,那么对一本非基督教立场的杂志而言,该文的作者也必然提出这样一个尖锐的问题:「有没有可能,耶稣基督根本不存在,彩绘玻璃上的故事完全是虚构的?」(p.16)作者引用圣经考古学者的看法,认为「若是能找到2000年前〔特定人物〕的考古证据,那绝对是罕见而奇怪的事」(p.10)。然而,或许让信头能松一口气的是,该文也指出,即便两千多年前考古学上的证据如此稀少,但受访的学者们却也指出在主流的学界共识中,没有人会怀疑耶稣不是历史人物(p.12) 。

「历史的耶稣」与「神学的基督」,一直都是神学上关于基督论的重要议题。即便耶稣是历史上的人物,但是否福音书中所记载的就是他真正的事蹟,在19世纪以来便受到许多的质疑和挑战。1985年由200位学者组成的「耶稣研究会」(Jesus Seminar),就是这样一个以圣经批判为基础的非宗教性学术研究团体,对这些学者而言,他们认为福音书中对于耶稣的描述绝大部份都是不真且虚假的。他们也否认圣经中超自然的论述;并以历史与考古的方法来认定耶稣可能或不可能说过或作过的事情。

当然,有赞成的就有反对的,一个正常且良性的学术环境,本来就应该容许各式各样不同立场的意见。面对这些否定圣经中耶稣事蹟的质疑,也同样有许多的学者试图从不论是神学的、历史的,还是考古的各样的角度、证据,来证明和诠释圣经的可靠性。也因着这些对话与讨论,让今天的我们在研读圣经时能够去重视圣经当时候历史、社会和文化背景的重要性。知道只有将经文放在当时代的历史文化脉络中时,才能够较为准确地贴近经文的原义。

只是,虽然学术上已经有这样认识圣经的共识,但是对华人教会而言,对于各样不同的神学立场,似乎鲜少有讨论,甚至是接纳的空间。在我们的教会「传统」中,似乎有一种对「新」、对「自由」的恐惧。于是乎当在教会中,有不同的圣经诠释立场,或是以学术研究作为对信仰的重新认识时,常常被挂上「新派」、「自由派」的标签。不仅是贴标签,更是以各样不当的权力,例如不准出版、不准讨论的方式去压制这些不同的声音。

对于信仰的「真实」,我们似乎还是有某种的迷思和执著;我们所以为的「真实」,常常还是停留在「经验」和「实证」这样的科学立场上。我们期待着自己所认识的上帝,总是可以被触摸、被感觉、被验证且被经验的。然而,圣经并不是科学的教科书,也不全然是现代意义下的历史书;我们的上帝也不是可以随我们揉捏、操作且控制的上帝。

或许正如Walter Brueggemann在其《约柜流浪记》一书中所说的,教会在面对圣经的经文时,不要太把主要心思花费在「历史」上,也不要太把心思放在主流的「诠释」上,也不要太去注意那些传统的神学主张。圣经是上帝邀请我们进入与祂建立关系的剧场,我们这个人与我们的生命,在阅读经文的过程中也一举被重新阅读。

面对这个世界关于「真实」的挑战,我想教会的任务不是要指出圣经里面耶稣的事蹟,到底有多么符合这个世界所认定的「真实」。而是像Brueggemann说的,当我们重新被圣经所「阅读」时,我们也「被重写剧本」,在世界活出一个不同的生命。

※本文由《国家地理杂志》邀请撰写,提供「传扬论坛」12月号杂志供参,无收受稿酬。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