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作鹽發光的責任

1069

烏干達教會界與當局近來關係緊張。從1986年起擔任總統的穆塞維尼(Yoweri Museveni)為了繼續執政,在去年年底讓國會決定取消憲法對總統參選人年齡的上限(不得超過75歲)。如此一來,2021總統大選時已高齡77歲的穆塞維尼就可以爭取連任,如果身體健康又沒出意外,還可望能一路掌權到2031年(屆時87歲,統治烏干達將近半個世紀)。對此,烏干達天主教會、東正教會、聖公會沒有保持沉默,反而大加批判。

穆塞維尼總統元旦致詞時引用「登山寶訓」斥責教會界:「宗教領袖若能謹記耶穌於馬太福音5:5所教導的『溫柔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承受地土』,那就好了。有些宗教領袖充滿傲慢。」

天主教大主教樂萬家博士(Cyprian Kizito Lwanga)並沒有因總統是「在上掌權者」而採取順服的態度,反而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拿穆塞維尼總統當年剿滅該國強人阿敏(Idi Amin Dada)時所發起的「全國反抗運動」來回敬他。

樂萬家大主教/photo: YouTube

樂萬家大主教在新年證道時說:「穆塞維尼曾說全體烏干達人都屬於反抗運動,並解釋為何他會發起反抗運動。他說的是:『我希望人民反抗壞的政治。』我想,他講得有道理。為他鼓掌!讓我們來反抗壞政治吧!」

樂萬家大主教並且進一步引述烏干達憲法第29條反駁當局希望宗教領袖閉嘴的要求:「我們都有權說話。憲法第29條保障良心自由、表意自由、遷徙自由。這意味每個公民或每個個人都有言論與表意自由、思想的自由。」

樂萬家大主教說:「我們大家都應該明白,國家的命運並非少數幾個人的責任,而是舉國所有公民共同的社會責任。因此我要呼籲所有相關的政治人物乃至記者們,在對無辜之人——不管是宗教領袖、政客或其他人等——發表陳腔濫調之前,請閱讀並搞懂烏干達憲法。」

此等不卑不亢的態度值得我們反思與學習。教會並不是與世隔絕的方外之地,基督徒也並非不食人間煙火的出家人。「我不求你叫他們離開世界,只求你保守他們脫離那惡者(或作:脫離罪惡)」(約翰福音17:15)。

「你們是世上的鹽。鹽若失了味,怎能叫他再鹹呢?以後無用,不過丟在外面,被人踐踏了。你們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隱藏的。人點燈,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燈臺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們的光也當這樣照在人前,叫他們看見你們的好行為,便將榮耀歸給你們在天上的父。」(馬太福音5:13-16)鹽有防腐的功能,會使傷口刺痛。光與黑暗為敵,會照出醜惡。基督徒作鹽發光,本來就會與腐敗醜惡的權貴有所齟齬。

去年3月底委內瑞拉當局凍結國會時,該國天主教會主教團曾發表公開聲明表示,教會應該採取「公民不服從」的手段來面對這個惡質的政權。當時委內瑞拉大主教帕多隆(Diego Padron)在媒體上公開說,「如今面對掌權者的惡行,……教會如果沒有一種抵抗的態度,那就是沒有真正的屬靈。」這個精神我們也在烏干達看到。

值得省思的是,烏干達大主教引用的是該國總統自己的話,以及烏干達的憲法。正如使徒保羅當年遭到非法拘禁時的反應:「保羅卻說:我們是羅馬人,並沒有定罪,他們就在眾人面前打了我們,又把我們下在監裡,現在要私下攆我們出去嗎?這是不行的。叫他們自己來領我們出去吧!差役把這話回稟官長。官長聽見他們是羅馬人,就害怕了,於是來勸他們,領他們出來,請他們離開那城。」(使徒行傳16:37-39)他不是用聖經去對抗當局,而是用法律精神去對抗當局。

政府不可以違反法治精神。如果他們違反了法治精神,被統治者有正當的權利拒絕當局的要求,並且採取必要的措施,使法治精神得以恢復。

要做得到這點,就不能只窩在教會的舒適圈,以教會內的語言來自滿,而是必須能以民主法治社會的一員,來與各界對話。在這方面,台灣的教會界可能還得多多努力學習。

(封面相片來源:DFID – UK Department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 CC BY-SA;烏干達總統穆塞維尼。)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