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作盐发光的责任

1659

乌干达教会界与当局近来关系紧张。从1986年起担任总统的穆塞维尼(Yoweri Museveni)为了继续执政,在去年年底让国会决定取消宪法对总统参选人年龄的上限(不得超过75岁)。如此一来,2021总统大选时已高龄77岁的穆塞维尼就可以争取连任,如果身体健康又没出意外,还可望能一路掌权到2031年(届时87岁,统治乌干达将近半个世纪)。对此,乌干达天主教会、东正教会、圣公会没有保持沉默,反而大加批判。

穆塞维尼总统元旦致词时引用「登山宝训」斥责教会界:「宗教领袖若能谨记耶稣于马太福音5:5所教导的『温柔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承受地土』,那就好了。有些宗教领袖充满傲慢。」

天主教大主教乐万家博士(Cyprian Kizito Lwanga)并没有因总统是「在上掌权者」而采取顺服的态度,反而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拿穆塞维尼总统当年剿灭该国强人阿敏(Idi Amin Dada)时所发起的「全国反抗运动」来回敬他。

乐万家大主教/photo: YouTube

乐万家大主教在新年证道时说:「穆塞维尼曾说全体乌干达人都属于反抗运动,并解释为何他会发起反抗运动。他说的是:『我希望人民反抗坏的政治。』我想,他讲得有道理。为他鼓掌!让我们来反抗坏政治吧!」

乐万家大主教并且进一步引述乌干达宪法第29条反驳当局希望宗教领袖闭嘴的要求:「我们都有权说话。宪法第29条保障良心自由、表意自由、迁徙自由。这意味每个公民或每个个人都有言论与表意自由、思想的自由。」

乐万家大主教说:「我们大家都应该明白,国家的命运并非少数几个人的责任,而是举国所有公民共同的社会责任。因此我要呼吁所有相关的政治人物乃至记者们,在对无辜之人——不管是宗教领袖、政客或其他人等——发表陈腔滥调之前,请阅读并搞懂乌干达宪法。」

此等不卑不亢的态度值得我们反思与学习。教会并不是与世隔绝的方外之地,基督徒也并非不食人间烟火的出家人。「我不求你叫他们离开世界,只求你保守他们脱离那恶者(或作:脱离罪恶)」(约翰福音17:15)。

「你们是世上的盐。盐若失了味,怎能叫他再咸呢?以后无用,不过丢在外面,被人践踏了。你们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马太福音5:13-16)盐有防腐的功能,会使伤口刺痛。光与黑暗为敌,会照出丑恶。基督徒作盐发光,本来就会与腐败丑恶的权贵有所龃龉。

去年3月底委内瑞拉当局冻结国会时,该国天主教会主教团曾发表公开声明表示,教会应该采取「公民不服从」的手段来面对这个恶质的政权。当时委内瑞拉大主教帕多隆(Diego Padron)在媒体上公开说,「如今面对掌权者的恶行,……教会如果没有一种抵抗的态度,那就是没有真正的属灵。」这个精神我们也在乌干达看到。

值得省思的是,乌干达大主教引用的是该国总统自己的话,以及乌干达的宪法。正如使徒保罗当年遭到非法拘禁时的反应:「保罗却说:我们是罗马人,并没有定罪,他们就在众人面前打了我们,又把我们下在监里,现在要私下撵我们出去吗?这是不行的。叫他们自己来领我们出去吧!差役把这话回禀官长。官长听见他们是罗马人,就害怕了,于是来劝他们,领他们出来,请他们离开那城。」(使徒行传16:37-39)他不是用圣经去对抗当局,而是用法律精神去对抗当局。

政府不可以违反法治精神。如果他们违反了法治精神,被统治者有正当的权利拒绝当局的要求,并且采取必要的措施,使法治精神得以恢复。

要做得到这点,就不能只窝在教会的舒适圈,以教会内的语言来自满,而是必须能以民主法治社会的一员,来与各界对话。在这方面,台湾的教会界可能还得多多努力学习。

(封面相片来源:DFID – UK Department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 CC BY-SA;乌干达总统穆塞维尼。)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