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两相安

5167
赞助本文

日前,我在一场礼拜后匆匆忙忙的离开,赶往台北第二殡仪馆参加教会一个长辈的入木与火化礼拜。其实牧师在之前有向大家宣布,入木与火化礼拜是比较属于家人的场合,但我始终记得教会一位长老所说的,喜事不一定要到,因为一定有很多人在喜宴或是寿宴中跟着那家人一同开心;相反的,若是有兄姐家中有丧事,那就一定要到,因为能多一个人陪着丧家哀哭,那就是一份力量。

台北第二殡仪馆在近年有许多的改变,原本旧的礼仪厅多已拆除,取而代之的是一栋崭新的大楼。踏入礼仪厅,代化的设备,空调、布置,一扫过去简陋、临时的感觉。用一道罗马帘格出礼堂的前后,罗马帘后方就是传统台湾丧礼时所需要的一层层布置用的桌子,再后方就是遗体入殓后暂厝的空间。整体而言真是比过去清爽许多。

然而,在礼拜之初似乎已略略感受到家属有不少不是基督徒,他们非常木然的参加礼拜,就像我们基督徒在参加别的宗教的活动时的感受。也是辛苦牧师了,主理的牧师用着很简单的话在讲上帝的道,讲到了未来的盼望,也讲著自己对于亡者的不舍。最后,瞻仰遗容时,大家默默拭著泪与我们敬爱的长辈告别。排在我们后方的家属在进入布幔后震天的嚎啕大哭更让我确信我所嗅到的那种氛围,那种仪式性(没有负面意涵)的嚎哭谓之「哭灵」,虽不知道他们与长辈的关系远近,但是旁人仍能感受到他们的哀恸。

在出殡时,我与教会的执事走在后方,一些女性长辈拿出塑胶袋戴在头上,任风吹走,执事随手接住,想要归还,对方迅速的把执事手上的塑胶袋拍掉,他们跟执事说,这是道教礼仪。我笑笑的,台湾人对宗教的理解就是这样,混杂的可以,但又何妨?其实那是「隔孝」,俗语说有一就有二、无三不成礼,因为一年内亲族已有一人过世,再加上今天的亡者,希望能够不要再有第三人离世……。

步行出殡的路程总有终点,我们教会的兄姐停在火化场的大厅,至亲则跟着进入内室。随着棺木被起重设备缓缓举起,对准了火化炉要放入火化时,那群亲人小声的说著,「要紧走啊!」仿佛担心触犯亡者与家人的信仰,但又担心自己的亲人要在炉中受火烧之苦。那个当时,两个世界观的冲突到达了最高点。我在旁边看着、听着……。

我在旁边看着、听着,心头也同时揪著,那是个荒谬的情境,我心疼著那群不是基督徒的家人,他们的世界观中,若不大声的嚎哭则是不孝,塑胶袋不戴着家中将再有死亡的威胁,不大声喊「紧走喔!」死后的家人或许会在炉中受苦,他们无法好好抒发心中的悲痛。另一方面,我也心疼著丧家面对着亲人骤逝的难过,上帝对人的计画总是让人捉摸不定,基督宗教的仪式真能带给还在世的家属真正的平安吗?还是需要更多的心灵支持呢?

特别,宗教的冲突又在这场礼拜与送行的过程中上演,一场入木火化礼拜,生与死是否能两安,宗教师与送行者真的难为。

(Photo by shone / CC BY-NC-ND

传扬论坛期待透过每篇文章激发更多基督徒思考信仰与社会的关系,不断重新理解上主在这个世代的心意。 面对艰困的媒体环境与难以质疑、反省的教会文化,我们没有教派包袱,愿在各个公共议题上与大家一同反思。 为维持平台运作,传扬论坛每个月需要15万元经费,祈请兄姐关心代祷及奉献,与我们同行,并向更多人分享。

赞助本文
已赞助人数:0人
已赞助金额:0元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