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人處事:體諒與衝撞

2747

保羅說,「對甚麼樣的人,我就作甚麼樣的人。凡我所做的,都是為福音的緣故,為要與人共用這福音的好處。」(林前九22-23)這樣做人是忍辱負重,因為當事人要將自己立場和喜好放下。

例如,保羅是自由的,但為了猶太人,他願意被律法捆綁。然而,保羅的做法不等於他會受讚賞,反而他可能是兩面不是人,即猶太人和外邦人都不會接受他,因為他們都會質疑保羅的立場。從相反角度來看,有人質疑保羅的左右逢源是一名機會主義者,從不同陣營中賺取個人最大利益。事實上,我們可以在政界、辦公室,甚至宗教界找到這樣的人。在人面前說人話,在神面前說神話。如何分辨機會主義者和保羅的人格?

保羅解釋他之所以如此做是為福音緣故,讓人可以得著福音。那麼,這牽涉幾個問題?第一,甚麼是福音?第二,為何福音會令他有這樣選擇?第三,他這樣做真的可以讓人共用這福音的好處嗎?第四,在宣告上主國時,耶穌是否也像保羅一樣?

福音是耶穌的福音,其中包括1.上主國近了,人當悔改。這是一個救贖的審判,審判的救贖。2.耶穌是救贖者。人不需要倚靠甚麼來抵銷自己的惡,因為恩典是救贖的基礎。3.福音要求我們跟隨耶穌,成為他的門徒,並以基督的心為心生活。

然而,有些人因著自己視域,以致他們很難接受這福音。例如,有猶太人信徒很難接受食偶像之物(林前八),保羅就選擇從他們視域看信仰,就不食了。又保羅認為獨身是最好的,但若不能自制,保羅接納信徒可以結婚。寡婦守節是最好的,但若不能,保羅接納信徒再婚。(林前七)所以,保羅所講的「對甚麼樣的人,我就作甚麼樣的人」是為相對不明白基督徒自由的人而說,讓他們體驗上主恩典的豐盛,並按他們的處境,跟隨耶穌。

例如,一個沒有能力捐獻者仍是上主所愛,上主恩典沒有因此不臨到你的身上,更重要,你仍可以跟隨主。同樣,一個在生活上一團糟的人仍是上主所愛,上主恩典也臨到你的身上,更重要,你仍可以跟隨主。保羅的「對甚麼樣的人,我就作甚麼樣的人」的態度不僅關乎對弱者的扶持,更批評那些將福音僵化為律法的人。

然而,「對甚麼樣的人,我就作甚麼樣的人」這話可能會被濫用。第一,我們不能體諒那些有權力,並以此壓迫其他人的人。這些人在政治、社會、工作和家庭等都可以找到。例如,我們不可能選擇站在選舉主任視域看事物,而體諒他們無理無法DQ參選立法會選舉者的資格。「對甚麼樣的人,我就作甚麼樣的人」是要求我們為無權者和失語者說公道話。

可惜的是,太多人(包括政治人士,宗教人士)將保羅教導變成為對有權力者的體諒,卻沒有維護受欺壓者的尊嚴。第二,有些人以中立者和復和者出現,成為好好先生和小姐,甚至滿足成為花生友(即旁觀者),但他們帶來的和諧不但無助處理矛盾,更無助幫助人跟隨耶穌,因為惡沒有被揭露。

讓我分享一件事。我不會在一般的whatsapp組群主動表達我對社會事件的看法,因為我不認為這是一個討論的好平台。但若有人在組群發表對社會事件的意見時,我會回應那些錯誤的意見。例如,在一個組群,有人報導美國一批國會議員提名雙學三子和雨傘運動角逐諾貝爾和平獎。跟著他引用BBC報導,並說,「足以證明佔中運動是由外國勢力牽頭的有組織犯罪活動。」提名角逐諾貝爾和平獎一事是可討論的,但這與他指控的「外國勢力牽頭」是兩回事。我忍不住留言,

大公報,文匯報也常常有證據說佔中有海外勢力干預。問題是:報導是否準確?我讀完這篇報導得不出你的結論,「外國牽頭」。再者,這篇報導是2014年10月。當時運動正如火如荼,任何判斷都有偏差。所以,運動後的檢討才是最重要,但可惜的是,政府拒絕這樣做。為何政府拒絕?原因可能是,政府要將流言成為真話,偏見變為真理。事實是政府成功了。

在按送出這回應前,我問自己,「我的回應是否令他不高興?是否破壞這組群的人喜愛的和諧?我是否只表達支持佔中者觀點?」最後,我送出了回應,不但因為我不願意為了表面和諧,大家就要做花生友,更因為我不能接受不符事實的偏見成為真理。這與我對佔中立場無關。

事實上,保羅在說「對甚麼樣的人,我就作甚麼樣的人」前,他堅持對罪和惡的不妥協。當時哥林多教會的罪和惡是分黨分派(林前一、三)、淫亂(林前五)、彼此告狀(林前六)等。佔中一事是意見,不是真理。我們不應因此分裂,但為了支持自己看法而捏造事實就是惡。保羅的教導不是只有犧牲和寬容,更要有對惡的不讓步意志,甚至不害怕因不讓步而有的衝撞。

保羅說,「我雖然是自由的,不受人管轄,但我甘心作了眾人的僕人,為贏得更多的人。」(林前九19)這是我們基督徒待人的態度。我們要體諒不同人的信仰成長,並從他們的角度,跟隨耶穌,但與此同時,我們要有智慧,不要讓這待人態度成為對助紂為虐者的體諒,更不要因不和諧而害怕衝撞虛假的勇氣。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