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权力神学反省习近平集权

3273

这一个礼拜以来,国际媒体高度关注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将政治权力集中于他自己身上的后续发展。自从农历春节过后,中共的十九大二中全会和三中全会分别抛出了大幅的修宪建议。其中有两大重点:首先,废除宪法第79条当中对于国家主席和副主席的两届任期限制;其次,是要强化「党政合一」的政治体制,将中国共产党领导写入宪法本文。可以预期的是,作为中共橡皮图章的中国全国人大必然会通过这两项修宪建议。

习近平领导的中国共产党这种将政治权力集中于习近平一人,同时强化党国体制的作为,完全是在带领中国朝着反改革的路线前进。

首先,从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的角度来看,这项修正破坏了中国自从邓小平以来所废除的领导干部终身制。邓小平当年就是有鉴于毛泽东一人独裁为政治所带来的高度风险,于是在1982年的宪法当中,为国家层次的国家主席定下了任期限制;至于党的总书记和军委会主席,则以不成文规定的方式实行两任制。因此,从邓小平之后的中共领导人江泽民和胡锦涛,都分别在国家主席、中共总书记和军委会主席这三位一体的职位中当了两任,即交接给下一任。习近平此举无疑是回到了邓小平改革之前的领导终身制。

其次,从将中共领导写入宪法本文、强化党政合一这点来看,显然就是架空了国务院总理的权力。根据当年仍是中共党内民主派最重要杂志《炎黄春秋》于2011年的一篇文章〈关于党的领导:1982年宪法的重要修正〉指出,1982年制订宪法时没有将「共产党」写进宪法的本文当中,而只出现在宪法前言当中,就是当时的制宪者有意对比于毛泽东于1975年制订的宪法当中,在宪法本文中多次写入「中国共产党领导」。宪法前言的文字并不像宪法本文,具有强制规范性。因此,1982年宪法只将「中国共产党领导」写入前言,就是要淡化前一部宪法里中共领导的色彩。

尽管邓小平时代也从未实行党政分离,但国家主席和国务院总理双首长制的运行却是当时即已确定的。这次修宪试图将中国共产党领导写入宪法本文,无疑是架空现任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的权力,使得「习李体制」成了「习核心体制」。其实,这倾向在这一年来的中国政府运作就已经可见端倪,具体例证是:今年习近平取代了原本负责经济事务的李克强前往参加世界经济论坛,中国近日的重要经济事务都交由习近平的亲信刘鹤主导(包含访美)。

可以预见的是,在习近平高度集权于一身之后,其对内和对外都将展现出更大的自信与个人意志。他这几年高倡的「中国梦」就是一种强国梦,对外将在政治、经济和军事方面展现其主导世界、取代美国的企图心,对内则将持续以「维稳体制」,不断镇压公民社会的「维权」力量。

基督教信仰怎么看待当前习近平集权的现象呢?我想,绝非仅是「顺服掌权者」或「基督徒不谈政治」这种答案。

事实上,基督教信仰对于近代人类文明最大的贡献就在于它的权力神学,这套权力神学蕴藏着对人性幽暗面的深刻洞察力。

就人性的幽暗面来看,人的权力欲望是一种天生本能的心理趋动力。罗马帝国时代的神学家奥古斯丁(Augustine of Hippo)曾在《上帝之城》当中,描绘了两种国度中的人性:在「上帝之城」当中的人,「爱上帝到轻视自己的程度」。相对地,在「世俗之城」当中的人,「爱自己到轻视上帝的程度」,这样的人受到「欲望」(lust)的主宰,其中一项欲望就是:「统治或支配的欲望」(lust for mastery/domination),也就是人对权力的追求。(注1)

当代神学家尼布尔(Reinhold Niebuhr)则在《人的本性及命运》当中更精确描述了人类追求权力的两种可能情况。一种是因为人的自我往往无法意识到其存在的有限性和被决定性。另一种则是受到人类的不安全感所驱动。后面这种不安全感会驱动人们利用他人的生命去追寻足够的权力以保障他们的安全。尼布尔进一步指出,骄傲的君王和寡头统治者就是受到这种不安全感所驱使,利用对于他人的支配来展现他自己比这些人还要高等。(注2)

仔细思考当前世界政局中将权力集于一身的领导者,无一不是这种受到不安全感所驱使的「统治或支配的欲望」所支配。无论是俄罗斯的普亭总统、土耳其的爱尔多安总统、埃及的塞西总统、委内瑞拉的马杜罗总统,乃至于我们前面谈到的中国领导人习近平,都同时怀有一种害怕被政敌取而代之的深层恐惧。于是,以高压手法迫害公民社会的人权人士、以政治干预手段打压政敌就成了这些政治人物的拿手绝活。

这些具有独裁倾向的政治人物所享有不受制衡的无限权力,往往也是其所统治下黎民百姓痛苦的根源。在这几百年的人类历史当中,基督教信仰除了帮助人们洞察这些幽暗的人性之外,更发展出了制衡人性扩权倾向的宪政民主体制。这种体制虽非最好,但却足以将人类苦难的因素降至最低。是以,美国开国元勋麦迪逊(James Madison)在《联邦论》(The Federalist)第51篇当中那句经典名言,至今仍值得我们复颂:「野心必须以野心来加以制衡。……如果人们都是天使,那么就不需要有政府了。如果都是由天使来统治人们,那么就不需要对政府进行内部或外部的控制了。」

这世界没有永不死亡的领袖,也没有永不日落的帝国。一个领袖权力再大,终将臣服于生命法则;一个帝国再强盛,也终将合乎历史法则。唯有基于公义与爱的统治,得以进入人们永恒的历史记忆中。

  1. Augustine of Hippo. 1998. The City of God against the Pagans (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Book14, Chapter 28.
  2. Reinhold Niebuhr. 1949. The Nature and Destiny of Man: A Christian Interpretation (New York: Charles Scribner’s Sons), p.190-193.

Photo credit: booknews / CC BY-NC-ND

1则评论

  1. 有句政治名言:「权力使人腐化,绝对的权力使人绝对的腐化。」,不过绝对的权力与集中权力,在时间上是有很大的差异,绝对的权力如世袭,必然腐化,古今中外皆是,无一例外,但集中权力就不绝对会腐化,凡牵涉与改革有关之事务,特别是国家政治,绝无法一蹴可几,很难在五年十年间,就能从清创腐败,复健再造,到健壮。集中权力看似专制,不合乎简单民主,然而政治改革是绝对须要权力集中,发展至成功为止。故权力集中专制不是问题,滥用权力,权力世袭才是问题,现代民智大开,人权高涨,资讯通畅,要像古时皇帝一人随己意行万事,是很难,就是独裁的北韩,权力世袭金正恩,也来日不多。
    有比权力集中、专制独裁更可怕的就是“滥用权力”,不成熟的民主最容易产生的现象,有野心之人利用不成熟民主的简单选举,当上有任期的执政者,权力在握即可随己意行事,美国总统川普是一明显例子,陈水扁一句名言:「现在我当总统算我好运,不然你要怎样。」
    要管理13多亿人口,地域辽阔的中国,若无强势良善性的执政者,是很难治理有序,也很难不生大小贪腐的情行。现今习近平大力整肃贪腐,从老虎打起至苍蝇,号称零死角,无时限,正是强势的良善性执政的表现,加上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脱贫政策,以及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这已在实际面呈现,而非画饼充饥空口说白话,相信成为世界第一良善强国指日可待! 中国人加油! 天佑中国!
    基督信仰的教会,两千年来,不但有天使,更有圣灵,为何问题重重,不胜枚举:
    美国浸信会的牧师Jack Schaap与Jack Hyles牧师的性丑闻、滥用教会钱财;
    美国神召会布道家,原是全球最大福音传播网的总裁金贝克牧师(Jim Bakker)却因卷入一桩性丑闻案及被控贪污、渎职、欺诈等罪名,被判刑45年;
    新加坡康希牧师与城市丰收教会其他5名高级成员被指控涉嫌挪用教会约5060万美元;
    赵镛基牧师因涉嫌渎职及贪污而被判处3年有期徒刑,缓期5年执行,其子赵熙俊被判有期徒刑3年,当庭羁押。赵镛基父子将个人财产损失转嫁与教会,致使教会损失131亿韩元;
    新闻报导:台湾基督长老教会马偕医院董事长之争风波,总会与董事会双方对簿公堂,法院裁定刘伯恩胜诉,禁止新选任的蔡国明行使董座职权。台湾基督长老教会总会发出声明表示,依据相关规定,刘伯恩早丧失候选资格,当然解任马偕医院董事(长),蔡国明才是董事长。;
    然而教会强势掌权的好牧师,使教会中的基督徒灵命成长稳固也不少。
    自古至今教会常呼吁“合一”,但到现在教会“合一”还处于口号阶段,夺权现象不亚于国家政治界。教会没有优质榜样,对社会影响力薄弱,应多加反省力道,给外界看见基督的荣美,归顺于基督真理与国度。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