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大反击下的基督徒

1206

人类历史的发展从来不是直线前进,而是反反复复、交叉辩证。正如法国大革命推翻王室最后演变成拿破仑称帝、伊朗进步派拉下巴勒维国王后却迎来宗教最高领导人的专制,如今这个世界又再度面临大倒退。各国强人兴起、民主法治遭到蔑视。邻近的中国,在领导人的任期取消后已经形同帝制。

曾经在2011年促成「茉莉花革命」的脸书等社群媒体,如今也出现戒严的现象,连二二八当天张贴音乐家萧泰然的《一九四七序曲》都被列为「垃圾讯息」加以屏蔽,质问脸书是否姓「党」的po文更直接引来永久禁用的警告信。1990年「第三波民主化」的基业,已然出现动摇。

「民主」这个名词,固然对世界上许多的人而言都是耳熟能详,但在不同的脉络下其所指的内涵却大相迳庭。

不少人认为,民主就等同于选举。许多人被教科书的定义误导,以为政府由人民选举产生,定期举办改选,票票等值就是民主。殊不知希特勒就是在这种选举制度下掌权的;在第三波民主化之后,有许多国家号称民主,却空有民选制度却没有自由主义精神的买椟还珠现象。

从南美的秘鲁到西亚的巴勒斯坦,从西非的塞内加尔到东欧的斯洛凡尼亚,从南亚的巴基斯坦到东南亚的菲律宾,处处可见一些没有自由主义精神的民选政权无视于该国宪法对分权制衡的要求,甚至剥夺国民的基本权利的现象。事实是,民选的政府也会在不受节制的情形下变成专制政权,也就是「民选专制政权」(elected tyranny)。

而共产国家也号称「民主」。当年的东德,国号的全称就是「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对岸还将之简称为「民主德国」,以与西德的「联邦德国」相对。乍看之下,竟似东德比西德还要民主。而北韩的国号则为「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以前的北越国号则为「越南民主共和国」。标榜「民主」的程度,比起自由世界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曾经遇过有位来自对岸的交换学生在班上作报告时宣称,中国比台湾还要民主,引起全班哗然。不仅台湾学生讪笑,同样来自对岸的其他交换生也相觑咋舌。不过我们若知道连任13届人大代表、从来都按照共产党指示投票的申纪兰在2012年接受香港《凤凰卫视》采访时所说的:「我们是民主选举,我不和选民交流!」也就不难理解那位交换生同学为何敢在台湾同学面前信誓旦旦讲自己的国家更「民主」。对他们而言,既然共产党代表人民,那共产党的统治就是「民主」。

因为不知道民主的基本精神是人民(demo)治理(cracy),人民才是国家的主人,而政府必须向人民负责,所以中国的人大代表才敢大言不惭地说「我们是民主选举,我不和选民交流!」因为以为民主就等于选举,台湾才会有些有钱有势者敢说:「民主不能当饭吃。」

在民主国家,人民是主人。中华民国宪法第二条规定,「中华民国之主权属于全体国民。」只要拥有国民身分证,就是这个国家的主人;而这个国家上自总统下到里干事,都是「公仆」,翻译成圣经的语言就是「仆人」或「管家」。

圣经如何处理主人与管家的关系?耶稣曾指出,管家必须为自己手上经办的事向主人负责,做得不好就该被汰除:「耶稣又对门徒说:有一个财主的管家,别人向他主人告他浪费主人的财物。主人叫他来,对他说:我听见你这事怎么样呢?把你所经管的交代明白,因你不能再作我的管家。」(路加福音16:1-2)主仆不可倒置:「使地震动的有三样,连地担不起的共有四样:就是仆人作王…婢女接续主母。」(箴言30:21-23)

在局势逆转,价值错乱的时代,基督徒更应该坚持真理。在帝国的压力下,基督徒不可以和世人一样以为「强权就是公理」。昔日的亚述、巴比伦、希腊、罗马,哪一个不是大帝国?如今安在?征服欧亚大陆广大土地的蒙古帝国又在哪里?政权的兴灭都在 上帝手上,「他改变时候、日期,废王,立王。」(但以理书2:21a)「你们不要倚靠君王,不要倚靠世人;他一点不能帮助。他的气一断,就归回尘土;他所打算的,当日就消灭了。以雅各的神为帮助、仰望耶和华──他神的,这人便为有福!」(诗篇146:3-5)

昔日在希特勒掌权时,有很多教会选择顺服希特勒或保持沉默。战后面对不光彩的过去,便试图讲述一些当年曾经如何抵抗过纳粹政权的故事,但根据学者Matthew D. Hockenos的见解,这些故事其实大部分是虚构的。事实上,这些教会的基督徒,是有几次上街游行,但其动机是为了响应纳粹党人「民族主义、反共、反犹」的宣传。在如今这个帝国威势壮大,民主受到压抑的时代,基督徒可别目光短浅去附和威权,日后再来捏造些假故事自我安慰。

Photo credit: podoboq / CC BY-NC-SA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