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应当放弃抗争吗?

3674

香港崇基神学院前院长卢龙光在一次论坛中提到「信徒要敢于提出复和」和以「耶稣基督的十字架」来修补社会不同政见而产生的撕裂,以谦卑、不自义的态度,带来「复和」。这句话看似天衣无缝。然后,他口风一转,对那些「造成撕裂、破坏复合」的事件,如八九民运和雨伞运动提出严厉批判:「中央拟定《基本法》时本身没那么紧,但因为八九民运时,看见香港支持民运的力量,所以把《基本法》定得更紧;雨伞运动后,北京对香港管治也更紧,很多事都是愈斗愈输。」

我不敢相信,说以上这番的人,在1997年曾经发表过一番教会应当捍卫自由、平等价值的豪言壮语:「教会并非一个政治团体,但对社会却有一定的期望,因此对一个影响社会运作及人民生活的政治制度存有理想。简单来说,我们的信仰相信上帝造人赋予了人自由,在不侵犯别人的自由下有思想、信仰、表达、行动、择业等自由;也相信在上帝面前人与人的价值是相等的,在法律面前也是平等的。除了上帝之外,没有人可以拥有绝对的权力,政治权是上帝赋予,目的是为整个社会能有秩序地运作而使全体得到益处。政治权是属于全体的而非任何一小撮人的。」这「两个卢龙光」难道是同一个人吗?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不过,我看到梁振英在1989年六四屠城的时候也曾公开支持学生,也就释然了。六四屠杀30年来,香港沦陷20年来,变脸之人,如过江之鲫。多一个卢龙光,也不足为奇。

如果按照卢龙光观点,可以如此推理:犹太人被纳粹集体屠杀,是因为你们不愿顺服。本来希特勒只是要求你们在身上佩戴「大卫之星」的标识,你们却无知地选择反抗,结果你们被送进了集中营、走向了焚尸炉。如果不反抗,交出财产、谦卑祷告,大家至少可以相安无事啊。同样的逻辑也可以用来劝诫刘晓波:刘晓波被共产党监禁并虐杀,是因为你们搞了一份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零八宪章》。明明党让你可以在家中写作,只是偶尔被软禁而已,你却要组织303个知识分子「妄议中央」,结果就是自寻死路、活该倒霉。这样的思维方式如此畅快淋漓。难怪这些年来,卢前院长对习近平政权拆毁教堂和十字架、抓捕基督徒和人权律师的暴行不闻不问,反倒对一名官方“三自会”的高级官员高夀而死感到伤心欲绝。

基督徒以及所有热爱自由的公民都不应当放弃抗争。暴政及屠杀,绝对不是抗争的结果;而放弃抗争、束手就擒,从来无法避免暴政及屠杀。自由不会白白来临,惟有勇敢者、抗争者才配拥有自由。

香港记者谭蕙芸曾采访捷克异议作家、七七宪章的参与者克里玛。他们的对话让我深受感动。记者追问:「为何人要争取自由?」克里玛显然喜欢这个题目,他眼珠一转:「因为人类生来是自由的,但近代史却是对人类自由的不断践踏,人之为人就是要捍卫自由,若人不自由就像动物,好像猪,猪也活得快乐……直至牠被屠宰。」记者告诉克里玛,香港有一个「港猪」名词,形容一些不关心政治的快活人,克里玛扬眉一笑,觉得很有趣。

虽然没有到过香港,但克里玛对香港的处境感同身受。他说,在冷战时代,捷克和东欧多国,只能仰着苏联鼻息生存。他深深明白一个小地方面对强大邻舍的压力:「捷克很小,当时面对苏联的big power(他把手伸得高高),我们这个文人圈子只有百多人,也没有放弃过抗争;香港作为中国里仍然『自由的地方』,处境一定很困难,它的面积这么小,中国却是强大的力量,我希望香港人能够顶住。你们必须记住要捍卫自由,因为即使你这么小,也可倒过来影响比你大的邻舍。」关于螳臂当车、以卵击石、精卫填海式的反抗,以及反抗的价值,是克里玛说得对呢,还是卢龙光说得对?

无独有偶,香港冼丽婷也曾访谈普林斯顿大学荣休教授、史学大师余英时。余英时备受士林及各界尊重,不单单是因为他杰出的学术成就,更是因为他数十年如一日坚持不懈地反对、批判中共暴政。当无数华裔学者都争先恐后地回中国享受红地毯待遇时,余英时拒绝中共多次的邀请,并斩钉截铁地说,他根本不承认中共政权的合法性。谈及香港问题,对香港颇有感情的余英时指出,今天的香港得力于英国殖民者的自由环境。「我看英国人在香港是有功劳的,说老实话。当时是殖民地,被他割去一块,是个奇大耻辱,结果让中国开一个门户,开一个将西方学术、文化传进中国的门户。」

中共御用文人、《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翻墙出来上推特,嘲讽反共人士是「做无用功」,还跟大家「打赌」说:你们根本不可能在有生之年看到共产党垮台。胡锡进的「自信」就好像当年修筑柏林围墙的东德共产党总书记昂纳克:昂纳克信誓旦旦地宣称,围墙至少100年屹立不倒,结果话音刚落,柏林围墙就倒掉了──围墙再高也挡不住人们追求自由的愿望。因此,88岁高龄的余英时勉励香港人说,香港人惟有「尽量的反抗,不能有幻想」,「不能幻想他有一些心肠好了,给我们好东西了,给我们自由。」他赞扬那些反抗不止的香港学生说,「学生没有幻想,他们就是要自己去争取,所以他们不怕坐牢。……即便中共出重手,香港还是会反抗的,你不能把每个人都杀掉吧?」

因反抗,得自由,从旧约中的先知,到新约中的使徒,无不如此。而一旦下跪,就是自愿为奴,以及终身为奴。

Photo credit: ryanne lai / CC BY-NC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