掩耳盗铃

2452

《吕氏春秋‧自知》中有一个故事:在春秋时代晋国贵族范氏被灭之后,民众们都跑到他的家中拿东西,这种趁火打劫的事果然不是新闻。有人非常好运的拿了一口大钟,看来是能满载而归了!但,钟如此的大,也就无法一个人背走。那人看似聪明的用锤子砸,结果钟发出巨大声响,这事不妙!那人担心别人听到来抢,急中生智便遮著耳朵继续砸钟。而这个故事就是「掩耳盗铃」这句成语的由来。

这故事看似荒唐,但让我想到一个心理学的名词。掩耳盗铃其实就是人心中正常的事,将已发生的不愉快经验加以否定,即拒绝接受它们已发生或已存在的事实。这种心里自然产生的过程叫「防卫机转」(defense mechanism)。人类在面对挫折情境时,透过防卫机转的保护,可以防止或降低过大的焦虑与压力造成的心理伤害。而我们的教会也常做这样的事。

最近海埔教会一事在基督教界沸沸汤汤,海埔教会兴建于1953年的旧礼拜堂,在2003年6月底最后一次礼拜后就暂时关闭不再使用,门窗先以木板封存,想不到却在3月底被阵头冲入,宣称是由庙中供奉的「七王」大战「牛精」。当然,有人想导向宗教冲突,也有人认为是庙会阵头失控,也有人认为背后有利益等等的冲突。作为一个宗教社会学视野下的观察者,当然认为案情并不单纯。

但这不是本文的重点,其实这个事件对于教会而言不失为一件好事。在海埔教会历史上,教会与社区本身有很好的互动,包括旧礼拜堂就是由整个村庄的信徒与非信徒一同合力盖起的,是一个非常好的见证。然而在第三代礼拜堂完工后,旧教堂却闲置近20年。在事件发生后,海埔教会召集会友于3月25日礼拜后前往旧教堂整理环境,亦重新省思旧礼拜堂的活化与运用。

其实,常常有人问自己的教会有没有什么宣教的事工?我们会说:「有,但是因为我们教会环境特殊,所以宣教事工有点难做。」或是:「有拉有拉,但是厚……」也会有人问:「教会这几年发展都还好吧?」我们会说:「当然!很多事工上都有突破啊!」其实,我们扪心自问,真的是如此吗?还是,我们是佛系教会呢?

我并不认识海埔教会,虽属猜测,但以海埔教会为例,倒是看见了教会发展的良机。过去教会可能没有注意到旧堂潜在的危机,也没有注意到旧堂空间可以成为教会事工的帮助,久而久之就习惯了,不需掩耳,也就无视于它的存在。同样的故事,也有可能发生在任何一间教会当中,我们常常把资源握在手中,最后却也因此而安逸,优点变成劣势,将教会的资源浪费虚度。更糟的是我们姑息教会的缺点,掩耳盗铃,因为我们习惯现况,就用防卫机转保护着自己,也就让我们看不到自己的全貌,掩耳盗铃其他人就真的不会来抢钟吗?春秋中没有写到故事的后续,但结局我们可想而知。

一个阵头冲进了旧教堂,仿佛听到钟声也来抢钟的旁人,惊醒了那个掩耳敲钟的傻大个儿,所幸,他应该很有本钱,至少这值钱的钟是在他的手上。我们教会也是如此,应该共同学习面对教会是有缺点,团契是有不足的,而不是选择「不看」我们不足的地方,或是对于已拥有的一切恩典感到麻木而成了拖累。

正如保罗说:「我更喜欢夸自己的软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林后十二9b)也让我们来审视我们的教会,有什么样的缺点,而不是文饰这些不堪。我们有的恩典也不该埋没在荒烟漫草中。我们无须与这世界一样,只看美好的表象,漂亮的帐目,却只是空头公司。

(photo credit: 陈逸凡)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