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是为了福音,所以计较那么多

9485

在基督徒圈子里偶尔会听到一种言论,说的人自诩是「灵巧像蛇」,但颇觉刺耳,若说它们「似是而非」,恐怕还太轻估这些言论的后座力。

比方说吧,有个基督教机构在没通知版权所有人的情况下,自行集结多家出版社的文章出售,几年下来获利颇丰。然而,这种行为终究纸包不住火,被某家受害者发现了,才承认不告而取用他人文章。另有受害者要求该机构道歉,也为了表示道歉的诚意,将那数百万元「不法利益」拿出来赔偿给众家受害出版社。不料,受害者还没找律师,该机构的法律顾问就先出面对受害者说:「为了传福音,不要计较那么多。」

我可以理解法律顾问有为雇用单位开脱的责任,然而,「为了传福音,不要计较那么多」这种言词,从一位基督徒律师冲口而出时,真不知该如何评论她的法学与神学常识了。若是哪天这位律师上银行办理金融交易,发现银行帐户里的数百万存款不翼而飞,原来银行员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迳自将所有款项捐给海外宣教机构了。她质问时,银行员回复:「为了传福音,不要计较那么多。」我不知她会做何感想?

某个以基督教精神创办的大学为了传福音缘故,开办通识必修课程。立意良善,动机是好的,不少基督徒老师努力投入,也颇有好评。然而,实施的时候状况很多,师资良莠不齐,也是事实。譬如说,有的教师将课堂当教堂,整学期上课都在讲圣经多好、信耶稣多好,教导学生只要好好祷告,就会考试All Pass。期末作业呢?规定学生要参加教会的聚会。

有些人觉得这种借机传教的方式是可行的,「传福音嘛,不要计较那么多」,才会混淆了教师与牧师的身分。成效如何?的确有学生因此加入了教会,但更多学生的真实反映在网路都搜寻得到:反感得很,但为了能毕业,私下骂。读者可以试想,若有基督徒学生在非基督教大学就读,学校必修课中包括到佛堂打坐参禅,否则无法毕业。不知这些人作何感想?

另外,有些主内兄姐为了避免台湾陷入性解放之岛而到处奔波,在各地区联祷会中分享负担,推动某些连署行动。我必须承认,这些兄姐真的很有热心,然而,正如箴言所说的,有热心而无知识,是不好的。

就以笔者前一阵子参加一场牧者研习会中所亲自见识到的状况来说,议程中临时插入一场「分享」,希望众教会为了下一代的幸福要共同努力。这动机是好的。然而,来者所分享的内容,频繁使用战争语言,以二分法化约成「他们」「我们」,将政府推行的性平教育直接与「性解放」画等号,都是在败坏国家,那些支持性平教育者为「性别主流化」,而自己站在正义的一方,在推行「家庭主流化」,在挽救国家与下一代。结论就是「连署公投」,还当场播放影片示范如何填写,或到超商去列印,竟还有人当场分发连署书!

我实在很问这些热心人士问题:你所坚持的「家庭价值」,真的是「基督教价值」,还是儒家价值?还有,你到牧师的联祷会「分享」,到底以哪一个身分?是代表你的教会、某个福音机构,某协会,还是某政党呢?

基督教对于同婚不是只有两种立场,当下与国家前途、下一代的幸福相关的公投案也不少,这个联盟成员为什么不推通连署其他公投案,而是这项呢?我实在找不出圣经根据。

基督徒要支持什么党、要入哪个党都无妨,组织政党也可以,端看个人在上帝面前的良心。要从事政党政治动员也是每个人的权力,都应予以尊重,但是,请不要随意把威伯福斯抬出来,打着传福音、侍奉上帝的名义。以宣教之名,偷渡特定政党或其附随组织的政治议程,这是挂羊头卖狗肉的行为,不是在传福音,而是反福音,直接牴触基督教价值。「偷渡」政治议程的结果,就把教会的主体性抹煞,使之堕化成某政党的附随组织了。教会就是教会,它是圣洁的,就必须跟所有政党保持批判的距离。如此,才有立场为上帝发出先知性的声音。

关于传福音信息的传达,我以前所读过的口语沟通理论有个说法:语言的内容占三成、非语言的部分占七成。另一说法是:语言内容本身占一成,表情口气等肢体语言,二成,当下情境占七成。也就是说,「信息」的大部分是非语言的。这样,基督徒行事为人,不能只求达成目的,更要讲究一切过程的细节,都必须符合基督徒的诚信。为了传福音,不要计较那么多?不!作恶不能成就善,正是为了福音,所以才要计较那么多。

回到圣经来看,同性性行为与偶像崇拜,或是贪心相比,哪一件比较重大呢?当基督徒对于社会上不同事件发出不同的声音时,这样的行动向社会大众传讲了什么样的信息呢?见证了和么样的福音呢?

说到传福音,最重要的,是教会自己,因教会本身就是它的信息!且让我借用这几天又成为新闻媒体焦点的英国王室婚礼打个比方。教会,既然是基督的新妇,她的身分就不再根据自己原来的出身来历,而是根据基督的地位。若说基督是君王,那么教会就是王妃了。身为王妃,不只是服装、仪态,该与谁交往,什么时候应该在哪个场合出现,甚至该用什么语言用字说话,都必须合乎王室礼仪的规范,因为,她的身分独特:她是王妃!

这样,基督徒以什么动机、态度、如何参与社会议题,又是用多大的强度参与哪一类议题,不能与其他人相同,而必须用合乎自己身分的方式,以免羞辱了自己的主,亏缺了上帝的荣耀。因为他们言行所显明出来的,是基督教的整体见证。这才是基督徒应该最关切的事。

正是为了福音的缘故,所以要计较那么多。

Photo credit: jean louis mazieres / CC BY-NC-SA

2 意见

  1. 个人认为教会对「沟通、协商、谈判与口语表达」的修养还很差。很没常识,因此让不信的人对教会有一些负面的看法。
    例如不懂得沟通原则:
    1.尊重对方观点。
    2.对峙有损利益。
    3.持续推动合作。
    4.以不挑臖的方式面对强硬的交涉对象。
    5.要对方承诺。
    6.争取更多而不是争取一切。
    因为在沟通时,需要不一样的思维:
    a.冷静。
    b.做好准备。
    c.找到决策者。
    d.锁定目标。
    e.人际接触:人是一切的重点。
    f.肯定对方的地位和权力。
    我们常常未审先判。让不信的人很反感。我们又常常失落目标,只在芝麻细节上做文章。
    没有同理心、不以客为尊。不会动之以情,而因时因地制宜。不懂得循序渐进,不会交换各自认为有价值的东西。
    不去找出对方认定的标准。没有保持透明和建设性。但也不可操弄,要诚实。
    随时准备沟通,开诚布公,表述愿景。找出真正的问题,化问题为机会。接纳彼此的差异。做好准备、列出清单、事先练习。也要留意看不见的谈判技巧:
    a.谈判不是难事。
    b.技巧是无形的,隐藏于生活之中。例如先有个开场白:今天怎么样?它可以1.建立关系2.用问句3.焦点放在对方4.以闲聊自在的方式进行。
    c.找出共同的兴趣、共同的需求或共同的敌人。
    d.找出对方脑中的想法。
    因此给谈判一个新定义:从目标开始、以人为主,因时、因地制宜。
    而沟通有四个层级:
    1.迫使对方做你要他们做的事。
    2.让对方思考你希望他们思考的事。
    3.让对方理解你希望他们理解的事。
    4.让对方认同你希望他们采取的行动。
    其实,简单讲,就是警方办案、测谎的技巧。
    如果涉嫌人对警方的问题呼拢过去,那他的嫌疑很大。如果对方老实、钜细靡遗地说出事件的始末,那就大概不是犯案者。
    另一方面,华人对情绪、表情、感觉的研究很缺乏。因此,两人或夫妻之间,就容易猜疑对方不忠。例如:你问右撇仔问题,他如果向左下方偏头,那他是在想过去的事,是在回忆过去。如果他向右上方偏头,那他是在思考明天或未来要做的计画。左撇子反过来。
    再一方面,现在的牧者,比较是品学兼优的学者。因为过去现代化、平安时代的努力经营,吸引比较正派、受科学训练的科技人。多有博士学位、在大中学教书的背景。而现在是后现代:网路、虚拟、支付保的时代。需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的牧者(耶稣是最好的榜样),乖乖牌根本搞不清楚年轻人的空虚和痛苦。只有少数研经透彻、又有人饥己饥、人溺己溺丰富的认同感和想像力的人,才能在后现代胜任牧者的工作。

  2. 再同意不过了!某教派长达30多年支持党外运动,甚至公然在主日讲堂宣传某政党理念,带领弟兄姊妹参与政党抗议活动…。
    教会出版社、总会网站几乎成了政党布告栏,政党置入性行销明显到不行。甚至公然与另一个政党为敌,鼓励弟兄姊妹加入反对行列,还自以为是替天(上帝)行道。

    让全台湾民众不自觉的认定她就是某政党的附随组织。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