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事,心臟要強!

15482

都說「愈服事愈甘甜」,實際上,「burn out」的不少,怎麼回事?說穿了,就是「人言可畏」。服事神,當然甘甜。問題是,服事神的背後卻直接在服事人,這個問題就大了。人是非常複雜的,耶穌也體會過與他同桌吃飯的用腳踢他,但耶穌沒有怨言。這就是人生,每個人對自己的選擇與態度負責,沒什麼好說的,平平抱怨反而突顯自己準備不足。

問題是,我們不是耶穌啊。

我們太容易受到人的影響,大家看看身邊的牧師是怎麼陣亡的?固然有些是自己人品的瑕疵,但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通常還是會眾的評語。不只是牧師,只要在教會當同工都要面對這樣的壓力,沒有政治人物的權力卻跟政治人物一樣要接受公評,並不是每個人都準備好了。

牧會了幾十年,見得太多小白兔誤闖森林,帶著一顆單純服事主的心進來卻接受群眾殘酷的洗禮。有人就把它當修煉,全身而退卻也傷痕累累。有人受到太大的驚嚇,從此避之唯恐不及,甘願躲在人群中或是換教會,圖個清靜。本來嘛,只是不支薪的義工,心甘情願,何苦搞那麼複雜?

但是偏偏服事上帝強調的就是用心,一旦投入了感情就會產生主觀期待,更會投射複雜的過去,一場悲劇就這麼發生了。因為每個人都覺得有權利也有責任讓教會更好,所以各種立場都會出爐。若是現實的政治,至少還有選舉來讓爭論不休的派系塵埃落定,教會,很容易只剩下「一經各表」的分崩離析。

至於領錢的人,不管是牧師團隊或是傳道幹事,那就更尷尬了,領的錢不多是你自願的,坐上這個位置就等於是大家長或是會眾窗口,沒有壓力才怪,當數十、上百人都希望領袖依照他們的方式去做事情以及領導大家的時候,你就會理解以色列人為什麼到最後想拿石頭打死摩西,誰管你勞苦功高?

至於不願意領錢的人,千萬不要以為不領錢就沒聲音,唯一的差別在於,聽到聲音的時候自己的壓力或許可以小一點。群眾就是這樣,曾經的歌功頌德不等於日後不會翻臉走人。所以耶穌才用牧人與羊群比喻教會的服事。

既然當了領袖就要為羊捨命,不可能去跟羊爭論「你怎麼這麼幼稚?」更何況,有的時候確實是領袖幼稚。再加上,我們的文化背景跟威權的關係一向不好,不是背後論斷就是當面討好,要不然就是冷眼旁觀,最常見的則是敢怒不敢言。

所有這些文化都跟聖經對於教會的教導背道而馳,主因還是領袖性質不同,世界的領袖是皇帝,說是為民服務的民主實際上還是把人民放在鍋子裡煮,只是把投票當調味料而已,這樣過了幾千年,領袖跟會眾基本上是對立的,說你是領導,不滿意就把你弄下來,所以很多領袖也很討好會眾,最後裡外不是人。

聖經裡的領袖卻是洗腳工,是最基層的工作,要聞汗臭味還要被嫌,但洗腳也要專業,目的是清潔,不能變成腳底按摩讓人哇哇叫,也不能變成按摩讓人睡著。所以在教會服事一定要受盡委屈嗎?這件事有二個面向,首先,我們要知道教會的本質。

耶穌用「有病的人才用得著醫生」一語道盡「服事的本質就是陪伴尚未成熟的人」,保羅也說自己為了教會天天憂心,所以服事的本質並不輕鬆,這是每個在教會服事的人都應該有的心理準備。

然而另一方面,服事的心態是甜蜜喜樂的,看見一個人生命的改變自己有榮幸參與,我們甚至在其中成長,那是人與人之間從神而來最深的相交。

結論就是:有了良好的心理預備,服事就是挑戰,也是享受。

只不過我們畢竟是人不是機器,總有累的時候,強如以利亞,也會低潮。所以繁忙的服事者,一定要讓自己有安靜的時間,最好也有穩定的生活規律跟運動休息,就像耶穌退到山上,擁有自己的空間一樣。服事真正的陷阱不是困難而是過度忙碌。休息不夠就很難重新得力,任何一句有意無意的批評都會致命。服事的人太在乎別人的評價就是失去了自己,失去自己的人很難帶領別人。

其實聖經托付給領袖的責任非常明確,一就是真理教導,二就是牧養關懷與代禱,至於最後的結果,人家是會背起自己的十字架還是把你釘在十字架?只能學耶穌說那一句「倘若可行,叫這杯離開我,但不要照我的意思而是照祢的意思」。萬一經歷這種事只能再補一句「他們所做的,他們不知道」。

信仰是一個漫長的過程,回想我們自己或許也曾經是「迷羊」,如今卻被設立為領袖,焉知道,今天傷害領袖的糊塗羊,哪天也因著神的恩成了領袖?耶穌升天前明白指示:「那人如何,與你何干?你只管跟從我吧。」

登山變相的時候,我們學到「不見一人,只見耶穌」。耶穌也曾對門徒說「你們的心如何,你們自己不知道。」可見,「學習真正認識自己並且對自己負責」永遠是基督信仰的核心價值。人,往往是矛盾,不一致的,是善變懦弱的,是表裡不一的,你我都可能有這個部分,我們也很會用信仰滿足自己的私心與野心。

但我們都在錯誤中前進,不是嗎?祈求主的恩典夠我們用!

Photo credit: Clerk of the Privy Council / CC BY-NC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