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建基督教信仰中新好男人的形象

3006

妇女新知基金会是老字号的本土妇运组织,理监事全是清一色由妇女组成,至今没有出过什么男性代表。男人可以是女性主义者,也可以支持参与妇运,但妇女运动,就像黑人运动或原住民族运动或身心障碍运动一样,强调身分的觉醒与认同,因而典型政治正确的作法,是让妇女出来为自己的权益发声!

究竟男人在妇女运动中该或能扮演什么样的角色?这件事情因着妇女新知基金会最近推出的#WeToo募款餐会的影片,和相关的宣传文章,再次引起社会注目。在〈生理男性们,从来就不会有「女权过度高涨」的一天〉刊登在关键评论网的文章中,提纲契领地点出,「『霸权』不一定要是积极的压迫,也可能是消极地拥有既得利益……『我不需要被担心,但是你要』也是一种霸权。霸权看似主动,这样的词汇却容易忽略『隐性』的利益与阶层关系」。在世新大学社会发展研究所的副教授陈政亮,特意为#WeToo拍摄了一个宣导短片,主张男人也需要支持女性主义,因为要搞清楚自己是不是还是有救的,「特别对有男子气概的男性而言,非常重要,因为这样他才能够找到自己成长解放的道路。」

基督教的信仰传统或圣经人物中,也有这类敏感于自己的「隐性」性别红利,刻意回避,甚至走出男子气概迷思的新好男人吗?

排第一名的当然是耶稣。女性主义神学家每每强调生理男性的耶稣具有阴阳二性的性别特质,并且拒绝社会向父权倾斜的、以男性中心的性别常规。女性主义神学家认为,是这样一位耶稣,得以体现上帝国不分男女的性别公义,成为不只救赎男性也可以拯救妇女的基督。

确实,翻开圣经,不难发现一位踰越性别体制的耶稣。他同情饱受性污名而为社会所贱斥的娼妓,公开与他们坐席,甚至不惜为此遭受侧目非议。他不赞成男性独享任意休妻权利却动辄以死刑来惩戒通奸妇女的恶习。他还勇于打破性别分工下的拉比教育成规,捍卫马利亚坐在门徒的位置听道,而不必去厨房帮忙马大。甚至,在空坟墓前,他特别向抹大拉的马利亚显现,差派她成为第一个传报复活信息的「使徒中的使徒」。

不过,太快将耶稣的言行与基督论思想作连结,往往遮蔽了另一位在教会历史中的新好男人 ⸺约瑟。

只有马太和路加福音记载了约瑟的事迹。而他作为耶稣开场的小配角,委实委曲,方才出现,便下台一鞠躬了。相较于路加,马太给了较多的篇幅来叙述他个人参与上帝救赎计划的信仰历程,提到他如何在得知马利亚怀孕,自己戴了绿帽后,不愿意行使权利公开羞辱她,或直接把她拖出家门用石头打死,只是打算私下取消婚约,直到天使在梦中向他显现,告诉他马利亚是从圣灵受孕,要去把她娶回家。不过,这件事情到底有多隐秘,不得而知,马可福音6章3节提到耶稣首次在家乡传道时,被人轻视,唤他作「马利亚的儿子」。《革命份子耶稣》的作者阿斯兰就直白地表示,这在当时是对一个男人极大的污辱,等于是说他「父不详」。

不单福音书,在天主教的神学中,作为养父的约瑟,在圣家庭里的身分其实也很是尴尬!为了耶稣作为基督,他得放弃了初夜,之后,为了马利亚作为圣母,他更是甘心成为鳏夫,从未与妻子行房,终身弃绝成为丈夫和父亲的权利。所以,在圣像画的传统中,他如同马利亚一样,是以纯洁的百合花作为象征的。

可是,在父权社会中,男人守贞,是笑话,即便被封为圣人,即便给他戴绿帽的是上帝,他的男子气概也受了无与伦比的重创,经历了数世纪的揶揄和嘲讽!早期他经常在耶稣诞生图中被绘成是外人,居于画布的边缘,只占一点点位置,牧羊人、天使、其他来贺喜的三姑六婆都比他得到更多的瞩目。诚如16世纪的义大利画家Guido Renig所言,约瑟在圣像画中的任务就是「站到一旁去,让他的妻子为众人所膜拜」。

画像中的他通常是个上了年纪的老人,有一说是因为他在耶稣30岁出来传道前便过世。但过世未必跟老有关,也可以是病,或出了意外,把他画得如此之老,不免令人生疑这十有八九跟性无能这档事有关。而且他不是满脸忧思,就是在做一些家庭活儿,铺床,准备喂食,大多时候,连单独抱着婴孩耶稣的机会都没有。更为嘲讽的,甚至会安排他在背景洗尿布去。

无怪乎,虽然从8世纪开始,就有视他为圣人的崇拜,不过,连向他祈求的信徒,都敢对他没大没小!有的相信可以做一些事来强迫他帮忙,像是把他的雕像头下脚上埋在土里,或是把婴孩耶稣从他的雕像旁拿走,直到愿望实现。

一直到17世纪,这样的情况才有所改观。约瑟不再背对着画家的视角,或龟缩在一隅,画作中出现他只手抱着婴孩耶稣,甚至教导孩童耶稣学习木工,或在旁一边做木工边陪着马利亚和耶稣的圣家庭构图。根据Charlene Villaseñor Black的说法,这是意味着,「艺术家开始重新视约瑟为重要的角色,将他描绘成年青、身强体壮,圣家庭勤奋的一家之主。」

基督新教不相信圣母论,自然主张约瑟跟马利亚在耶稣出生后有一般夫妻的生活,耶稣的众兄弟们是他们爱的结晶,不是前妻的孩子,也不是堂兄弟。可惜的是,跨过性禁忌的同时,新教却未能正视约瑟的作为如何打破了男子气概的性别框架,仍旧坚持保罗的教导「丈夫是妻子的头」。

要建构基督信仰中符合性别公义的新好男人形象,或许,正正需要男性别随便站上受害者的位置,勇于挑战中世纪基督教传统加诸于约瑟这个新好男人的诸多嘲讽。毕竟,洗尿布,是什么大不了的事!那些圣像画作中的轻蔑,岂不正是女性主义者男性眼中的荣冠?

马利亚的尊主颂这样说,「因为上主顾念他卑微的婢女。从今以后,万民将称我有福,因为大能的主为我成全了大事」,其实,不单马利亚是受选召的,约瑟也是!次经圣雅各福音书(Protevangelium of St. James)描绘了约瑟蒙选召的故事,圣殿祭司为马利亚择婿,让大卫的后裔把各人用的手杖带来,放在祭坛前,3天后,独独约瑟的那枝,枯木逢春,百合花绽开,且有鸽子落在他的肩头上。

上主选召了约瑟这样一个男人,来守护耶稣,这位打破性别藩篱的救主,难道还不够清楚显明,在基督信仰里,男人自我成长的解放之路与世俗社会并无二致,不在争权夺利,而在懂得牺牲奉献,好打造一个平等的社会?!

(Photo credit: Waiting For The Word /CC BY

1则评论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