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世足賽談起:為什麼別人能,我們不能?

993

4年一度的國際體壇盛事世界盃足球賽已於本月14日正式開戰,雖然臺灣的世界排名只有123名,但從臉書等社交網路仍能感受到濃烈的世足熱。當葡萄牙名將C羅演出「帽子戲法」(單場踢進3球),使得葡萄牙和西班牙戲劇性地戰成平手,即便在夜深人靜的時刻依舊讓人覺得血脈噴張。一些平常並不特別熱愛足球,甚至不知「越位」為何物的觀眾,仍或多或少會收看賽事轉播。

本屆球賽到目前為止的諸多重大新聞中,其一就是首度踢進世界盃足球賽、全國只有35萬人口的冰島,靠著門將哈爾多松(Hannes Þór Halldórsson)擋下阿根廷球星梅西非常關鍵的12碼罰球,終場以1比1逼和阿根廷,拿到「爆冷」的1分積分,引發臺灣輿論的熱烈討論。

這對「一日球迷」或許是一則不可思議的新聞,但早在2016年的歐洲國家盃,冰島就曾以2比1的比數讓足球祖國英格蘭灰頭土臉,更不用說在先前的資格賽兩度擊敗足球強國荷蘭。

不知道從何處何時開始,媒體開始謠傳,冰島隊的國腳幾乎都是來自各行各業的「業餘球員」,平常的正職是「牙醫、導演、製鹽工人……」,一堆人不負責任亂寫也就罷了,連清大社會所的教授都加入了「作文」的行列,但其實只要上網Google一下關鍵字「Iceland football」,第一筆就會跳出冰島國家隊隊員的姓名與基本資料。

很多臺灣媒體說冰島守門員哈爾多松的主業是導演,是一位業餘球員,但事實上,哈爾多松效力於丹麥足球超級聯賽的Randers俱樂部,是一位不折不扣的職業選手,人家一點也不「業餘」。不單單是哈爾多松,其他冰島國腳平常效力於英國、德國、俄羅斯、北歐等地的職業俱樂部。謠傳多日後,最後冰島駐中國的大使古士賢忍不住出來指正,他說,「冰島國家足球隊都是由職業球員組成,並沒有業餘球員。」

足球球評石明謹先生針對此嘲諷:冰島球員一點也不業餘,臺灣媒體才是「業餘」。說實在話,我自己平常寫評論文章時必服用Google搜索,在網路發達的這個世代,假新聞雖然滿天飛,但若要查證真偽,比起從前沒有網路的時代要容易多了!沒錯,Google一下,花個幾分鐘確認,並不是太難的事。

臺灣輿論想鋪的梗其實顯而易見──人家冰島比起臺灣更加小國寡民,為什麼人家冰島可以,臺灣卻不行?早在2002年,陳水扁總統就喊出2018年要讓臺灣踢進世足會內賽,2006年又在《阿扁總統電子報》中倡議,「由政府出資200萬美金送20位小朋友到巴西足球學校訓練10年,他並訂下2018年台灣打進全球32強的目標。」馬英九總統也曾提出「大足球計畫」的想法。然而,16年過去了,臺灣的世界排名還停在123名,發展足球始終只是政治人物隨口亂開的政治支票而已!

先將世足熱放到一邊,基督徒要怎麼省思假新聞,以及「為什麼別人能,我們卻不能」的議題呢?

近幾年臺灣教會界積極針對許多社會議題發表看法的同時,我們常在臉書、Line的群組看到許多假新聞流傳,我對其中一則印象深刻,曾在某某牧長的臉書看到,如果同性婚姻通過的話,身分證背後的家庭稱謂都會修改,夫妻的關係將改稱「配偶」。但事實上,任何人只要拿出現有的身分證就會發現,身分證本來就是用「配偶」兩字,這根本已經是無腦等級的造謠。可悲的是,教會界想站出來發表不同看法,卻少把教義證據拿出來直球對決,低IQ的長輩圖看多了,連非基督徒都會在網路上嘲諷,為了反同,基督徒可以作假見證嗎?

陳前總統說要送20位小朋友去巴西足球學校訓練10年,2018年就可打進會內賽,此種言論顯示出他對足球運動與足球青訓系統的無知。試問,如果當年真的送20位小朋友出國,10年後這20位能有幾個人成為頂尖足球員?如果我們送20位10歲的小朋友去美國的學校打棒球,長大後能有幾位可以上到大聯盟?很可能一個都沒有!想踢進會內賽不可能靠如此功利、速食的方式達成。

臺灣教會界這些年來也很熱衷派人去韓國學習,也很常聽見教會界在討論為什麼人家韓國能,我們卻不能?為什麼韓國基督新教加上天主教徒能夠占人口比例高達28%?韓國有不少超大型教會,這很可能和他們的民族性,甚至是和韓國比臺灣更明顯的儒家威權特性有關,直接摹仿韓國教會的成長模式,在臺灣未必合適。

回到世足熱的話題,體育署宣布自今年起啟動「足球6年計畫」,並將在3年的前瞻計畫投入高達24億的經費,興建或改建6座足球發展預定地,6年總計花費新台幣40億元,目標是6年後讓臺灣的足球世界排名擠進100名內。

這究竟是一張隨口亂開的政治支票?或是我們終於可以看見政府與企業對體育發展中長期的委身?我雖然有些悲觀,但讓我們拭目以待!

(Photo credit: crobart / CC BY-NC-SA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