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世足赛谈起:为什么别人能,我们不能?

1614

4年一度的国际体坛盛事世界杯足球赛已于本月14日正式开战,虽然台湾的世界排名只有123名,但从脸书等社交网路仍能感受到浓烈的世足热。当葡萄牙名将C罗演出「帽子戏法」(单场踢进3球),使得葡萄牙和西班牙戏剧性地战成平手,即便在夜深人静的时刻依旧让人觉得血脉喷张。一些平常并不特别热爱足球,甚至不知「越位」为何物的观众,仍或多或少会收看赛事转播。

本届球赛到目前为止的诸多重大新闻中,其一就是首度踢进世界杯足球赛、全国只有35万人口的冰岛,靠着门将哈尔多松(Hannes Þór Halldórsson)挡下阿根廷球星梅西非常关键的12码罚球,终场以1比1逼和阿根廷,拿到「爆冷」的1分积分,引发台湾舆论的热烈讨论。

这对「一日球迷」或许是一则不可思议的新闻,但早在2016年的欧洲国家杯,冰岛就曾以2比1的比数让足球祖国英格兰灰头土脸,更不用说在先前的资格赛两度击败足球强国荷兰。

不知道从何处何时开始,媒体开始谣传,冰岛队的国脚几乎都是来自各行各业的「业余球员」,平常的正职是「牙医、导演、制盐工人……」,一堆人不负责任乱写也就罢了,连清大社会所的教授都加入了「作文」的行列,但其实只要上网Google一下关键字「Iceland football」,第一笔就会跳出冰岛国家队队员的姓名与基本资料。

很多台湾媒体说冰岛守门员哈尔多松的主业是导演,是一位业余球员,但事实上,哈尔多松效力于丹麦足球超级联赛的Randers俱乐部,是一位不折不扣的职业选手,人家一点也不「业余」。不单单是哈尔多松,其他冰岛国脚平常效力于英国、德国、俄罗斯、北欧等地的职业俱乐部。谣传多日后,最后冰岛驻中国的大使古士贤忍不住出来指正,他说,「冰岛国家足球队都是由职业球员组成,并没有业余球员。」

足球球评石明谨先生针对此嘲讽:冰岛球员一点也不业余,台湾媒体才是「业余」。说实在话,我自己平常写评论文章时必服用Google搜索,在网路发达的这个世代,假新闻虽然满天飞,但若要查证真伪,比起从前没有网路的时代要容易多了!没错,Google一下,花个几分钟确认,并不是太难的事。

台湾舆论想铺的梗其实显而易见──人家冰岛比起台湾更加小国寡民,为什么人家冰岛可以,台湾却不行?早在2002年,陈水扁总统就喊出2018年要让台湾踢进世足会内赛,2006年又在《阿扁总统电子报》中倡议,「由政府出资200万美金送20位小朋友到巴西足球学校训练10年,他并订下2018年台湾打进全球32强的目标。」马英九总统也曾提出「大足球计画」的想法。然而,16年过去了,台湾的世界排名还停在123名,发展足球始终只是政治人物随口乱开的政治支票而已!

先将世足热放到一边,基督徒要怎么省思假新闻,以及「为什么别人能,我们却不能」的议题呢?

近几年台湾教会界积极针对许多社会议题发表看法的同时,我们常在脸书、Line的群组看到许多假新闻流传,我对其中一则印象深刻,曾在某某牧长的脸书看到,如果同性婚姻通过的话,身分证背后的家庭称谓都会修改,夫妻的关系将改称「配偶」。但事实上,任何人只要拿出现有的身分证就会发现,身分证本来就是用「配偶」两字,这根本已经是无脑等级的造谣。可悲的是,教会界想站出来发表不同看法,却少把教义证据拿出来直球对决,低IQ的长辈图看多了,连非基督徒都会在网路上嘲讽,为了反同,基督徒可以作假见证吗?

陈前总统说要送20位小朋友去巴西足球学校训练10年,2018年就可打进会内赛,此种言论显示出他对足球运动与足球青训系统的无知。试问,如果当年真的送20位小朋友出国,10年后这20位能有几个人成为顶尖足球员?如果我们送20位10岁的小朋友去美国的学校打棒球,长大后能有几位可以上到大联盟?很可能一个都没有!想踢进会内赛不可能靠如此功利、速食的方式达成。

台湾教会界这些年来也很热衷派人去韩国学习,也很常听见教会界在讨论为什么人家韩国能,我们却不能?为什么韩国基督新教加上天主教徒能够占人口比例高达28%?韩国有不少超大型教会,这很可能和他们的民族性,甚至是和韩国比台湾更明显的儒家威权特性有关,直接摹仿韩国教会的成长模式,在台湾未必合适。

回到世足热的话题,体育署宣布自今年起启动「足球6年计画」,并将在3年的前瞻计画投入高达24亿的经费,兴建或改建6座足球发展预定地,6年总计花费新台币40亿元,目标是6年后让台湾的足球世界排名挤进100名内。

这究竟是一张随口乱开的政治支票?或是我们终于可以看见政府与企业对体育发展中长期的委身?我虽然有些悲观,但让我们拭目以待!

(Photo credit: crobart / CC BY-NC-SA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